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86章 佳人佐酒

    原来不是抄家啊!这是门房上的第一反应!竟然还有人敢上门?那些东厂番子不拦着吗?

    门房侧着身子瞅了瞅,咦,那些东厂番子竟然不见了!门房不可置信的四下瞅了瞅,真的不见了!

    那些东厂番子撤走了!这简直就是绝处逢生的喜悦啊!门房上的人脸色一下子从雪白变成了紫红。

    那门房上的人,顾不得其他了,怪叫一声,拔腿就跑,一边向府里跑,一边大喊:“东厂番子撤走了!东厂番子撤走了!”

    宋存见此情景不由目瞪口呆,什么情况这是,这门房的人都就这么噔噔噔的跑了!

    宋存不由十分无语,他们大人何等身份啊,去谁家也不敢就这么把提督大人晾在外面啊!这算什么事儿啊!

    宋存无辜的看向张知节,张知节笑道:“看来老张是被吓惨了,走吧,也不是头回来了,咱们自个儿进去吧!”

    张知节带着十几名亲信锦衣卫直接进了张府,慢腾腾的向张永迎客的大厅走去。

    张永虽然喝了半夜的酒,但是早晨还是早早的就醒来了,愁肠百转,连睡觉的心思都没有了!

    大早晨得却没有用早膳的念头,开了一坛御酒就喝了起来,喝着酒还不过瘾,喊来两名绝美的侍妾来,虽然不能真的干什么,但是左拥右抱也能佐酒。

    满腹心事的张永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手上在佳人身上没轻没重的摸着,疼的那两名侍妾直皱眉头,却咬着牙不敢出声!

    那会儿一时没忍住疼的叫出了声,被张永一巴掌扇倒在地上,现在脸上还有红红的掌印没有消下去!

    那几个门房上的人,一路喊着径直跑着进了后院。张永喝了一口酒,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而来一阵喧闹声,不由皱起了眉头,心里的火直往上冒!

    那门房上的人一直到了张永的房门前,开始惊喜的喊起来:“老爷!老爷!围着咱们府的东厂番子都撤走了!”

    原本张永还一肚子火来着,此时听到门外的喊声,心里的火顿时熄灭了!什么?那些东厂番狗已经撤走了?

    难道是事情又有了转机?张永的心里一时之间充满了无限的渴望,急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还不快滚进来说!’

    听到老爷的话,门房上的人呼啦啦推开了门都进来了,迎面就看见两个府上绝美的如夫人正坐在老爷怀里,老爷两只大手还覆在如夫人那美妙的高耸之上。

    两名姬妾被下人看到这一幕自然极为羞愤,但是心情激荡的张永哪里会在意这个!

    好在那门房上的人深深的看了一眼之后也不敢再看,连忙都低着头跪了下来。

    领头的门房赶紧开始禀报:“老爷,刚刚有人来叫门,小的们打开门这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东厂番子竟然一个也不见了!”

    东厂的番子竟然真的都撤走了!难道是皇上还是念着自己的旧情,没有随了刘瑾那厮的意愿?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

    张永心里十分激动,这才想起来,有人叫门?张永关心道:“是谁在叫门?”

    这些门房上的人发现东厂的番子撤走了,只顾着激动的来报信了,还没问清楚到底是谁来叫门呢!

    领头的门房只好含糊道:“回老爷,是一个提督大人!”

    提督?什么提督!张永有些疑惑,他没有想到是张知节,毕竟他一直以为张知节还远在千里之外,等张知节收到消息,再赶回京城,早就晚了!

    况且还不知道张知节到底有没有法子能够救自己!

    张永问道:“什么提督?长什么样子?”

    领头的门房头皮有些发麻,只顾着注意外面的东厂番子了,还真没注意所谓的提督!

    这个时候跟在后面的一个年纪小些的门房,却是期期艾艾道:“小的好像看到了,是曾经来到咱们府上做客的小侯爷!”

    原来别的门房只是看到了宋存,然后就只顾着查探东厂番子了,没有注意到被锦衣卫围在里面的张知节。

    而这个年纪小些的门房挤不过那些人,看不到四下的情况,只能从门缝里向外看,就看到了宋存后面端坐在马上的张知节。

    什么?!小侯爷?!张永听了之后惊喜的差点跳了起来,之所以没有跳起来是因为腿上还坐着两个美丽的侍妾。

    不过虽然没能跳起来,但是张永也是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怀里的两个侍妾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掀翻在地上。

    看的门房都心疼不已,多么美艳的小娘们儿呀!那两个侍妾现在经历了性情大变的张永后也不敢抱怨,只能默默的站到一边去。

    张永早就顾不得别的了,兴奋的差点手舞足蹈起来,张知节竟然回京了,再联想到东厂番子们撤走了,这绝对是个好兆头啊!又怎能不欣喜若狂呢?!

    张永兴奋的连声问道:“人呢?人呢?小侯爷人呢?”

    看到自己老爷这么高兴的样子,他们忽然明白过来了,看来这个什么提督了不得啊,只是他们这些门房一溜烟的都跑来了,把客人晾在门外了!

    领头的门房期期艾艾道:“好像,好像还在门外!”

    张永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侯爷何等尊贵的身份,你们这些不长眼的竟然还把贵客留在门外了!

    张永气的上去就是一个窝心脚,怒道:“你们这些白痴!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大开中门迎客!咱家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些废物!”

    那领头的门房挨了一个窝心脚,看到老爷暴跳如雷的样子,哪里还敢耽搁,和其余几个门房连忙爬起来一溜烟去了!

    本来他们这么呼啦啦不落人后的都跑来,是想着这是个好消息,说不准老爷一高兴,开口就是赏个字。毕竟老爷权势显赫家底厚实,从来不是个抠门的主子。

    哪里想到今天不好使,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是也办错了事,不但没有赏,还挨了窝心脚!

    看到下人们屁滚尿流的的跑去准备了,张永兴奋地抬步就要走,他要去迎接张知节去,平常就不能怠慢了他,更何况现在这个时节。

    侍立在一边的两个美貌的侍妾,其中一个就是秋娘,她听到是张知节,不由美目连闪,看到张永就要走了,忍不住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