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94章 耍大牌

    第294章耍大牌

    刘瑾迟迟没有到场,不只张知节面上无光,在场的所有人都面上无光。刘瑾这个样子不仅是不将张知节放在眼里,是将所有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此时听到张知节幽幽的说了这话,其余的人面上还是笑吟吟的,但是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像谷大用,虽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还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中名列第一位的,兼着东厂提督,也最受刘瑾的防备。

    实际上谷大用只是挂了个秉笔太监之命,在司礼监中丝毫插不上手。完全变成了单纯的东厂提督,刘瑾还经常直接越过谷大用插手东厂!

    魏彬就不用说了,别说比起刘瑾了,比起张永、谷大用都要逊色的多,若不是靠督建豹房讨得了正德皇帝的欢心,都入不了刘瑾的眼了!

    马永成就更不用说了,连魏彬都比不上,若不是张知节扶他上马成为了西厂提督,都快成为宫里的普通管事太监了!

    众人各自怔然,张永咧嘴一笑道:“虽然都是东宫时的老伙计,但是人家刘公公,早就今非昔比喽!”

    “人家刘公公一手遮天,咱们都得指望着刘公公的指缝能露出点油水来过日子!”

    众人听了各自默然,张知节往椅子上躺了躺,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笑道:“刘公公国事繁忙,看来一时是顾不上咱们了!”

    众人都没了谈笑的心思,各自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知多久,宋存疾步上楼,沉声禀道:“大人,刘公公来了!”

    众人听了神情各异,张知节点了点头,淡淡道:“哦!”高勇见提督大人只是冷淡的应了一声,仍然坐在那里没动静,心里诧异,只能行了一礼就退了下去!

    张知节仍然安坐在那里没有动,张永自然懒得动,他虽然是来赔罪的,但是那只是场面上做给正德皇帝看的,又不是真的指望着能和刘瑾冰释前嫌。

    马永成自是以张知节为马首是瞻,只是安坐在那里没动,唯有魏彬听到刘瑾来了就要站起来,但是看到在场的几人都没有动,又有些脸红的坐了下来。

    他可以理解张知节、张永、马永成不动,但是他有些不理解谷大用为什么也不动。

    按道理张知节设宴他是应该下去迎客的,但是被刘瑾如此落面子,张知节觉得没必要下去迎客了!

    就这样,在座的都没有人下去迎客,这完全出乎了刘瑾的意料!刘瑾为何来的这么迟,当然不是什么国事繁忙,他就是想着挣面子!

    他费尽心机的打压张永,想要把张永排挤出京城,搞得声势浩大,甚至自己都被张永在御前殴打,结果呢,最终竟然让张永成功翻身了!

    虽然最后张永要向自己斟酒赔罪,但是刘瑾还是觉得自己丢面子了!

    特别是还有张知节这厮,一回京城就成功的打乱了自己的计划,让自己辛苦筹谋全部落空,大大的落了自己的面子!

    他知道现在的一石居已经成了全京城的焦点,所以他要在这里挣回面子!所以他故意来的很晚,让全京城的人看着,哪怕自己来的再晚,他们也得老老实实的等着自己!

    不但会乖乖的等着自己,而且自己来的时候,他们都会下楼来迎接自己,要让全京城的人都看看,自己是如何被众星捧月的!

    为什么刘瑾会如此笃定呢,因为张知节是一个谦和守礼的人,既然是张知节设宴,那他一定会下来的,既然张知节下来了,那没道理张永和马永成不跟着下来!之于谷大用和魏彬,那还用想吗?

    事实上张知节的确是一个谦和有礼的人,前面的客人张知节都是在门口迎接的!但是再谦和有礼的人也是有脾气的!

    所以当马车停了下来,刘瑾笑眯眯挑起窗帘看向外面的时候,他直接傻眼了,他正想着矜持的探出头来跟他们打个招呼呢,结果除了密密麻麻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根本就没有别人!

    刘瑾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重重的放下了帘子。但是刘瑾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想着等一等,就这样进去的话,他有些不甘心!

    也许上面得人刚得到消息也说不定呢?刘瑾内心有些焦灼,就算张知节不下来,难道谷大用和魏彬就无动于衷吗?

    事实上刘瑾想多了,他的马车还没有到一石居的时候,早就被锦衣卫知晓了,所以张知节他们早就得到消息了!

    宋存上来禀报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刘瑾还是没有上来,张知节不由嘴角微翘,他和刘瑾也是老相识了,又怎么会猜不出刘瑾的心思呢?

    岂止是张知节能猜出来,在座的谁又猜不出来呢?不就是等着他们去迎接他吗?

    张知节似笑非笑的仍然安坐在那里,众人都没有起身的心思,只有魏彬有些坐立不安了!因为他不像谷大用那样有底气,又不像马永成他们一样已经和刘瑾对立了!

    但是众人都不动,他实在是拉不下脸站起来下去迎接刘瑾,毕竟当时在东宫时都是平起平坐的!

    刘瑾等了一会儿,仍然没有人下来,他心里终于确定了,楼上的人是没打算下来!

    刘瑾脸色变得很阴沉,他今天是来挣面子的,这个样子不但没有挣到面子,还有些丢面子!

    他心里不认为是自己来的太迟了,只是愤怒的觉得这些人竟然这么轻视自己了!就因为自己没有成功的整垮张永,这些人就有恃无恐了吗?

    刘瑾真的很想掉头回府,但是他不能,因为张知节是一个十分难缠的人,而此事又是正德皇帝关心的!

    刘瑾使劲攥了攥拳头,这才敛去脸上阴沉的表情,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下了马车。

    一路上南镇抚司的锦衣卫无动于衷,但是东厂的番子一个个的赶紧行礼,刘瑾目不斜视,直直的进了一石居。

    张知节听着楼梯上传来的重重的脚步声,终于来了,没有人迎接不是也上来了吗?真是惯的!

    张知节站起身来,露出了和煦的笑容,笑道:“看来是刘公公上来了,咱们应当迎接一下才是!”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