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98章 卿本佳人

    这些赌坊里的赌徒们虽然安静下来了,也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什么慌张的样子。

    毕竟高升赌坊的名声在这里,这几年来证明了高声赌坊的神秘莫测和莫大的能耐。

    相比赌徒们莫名的自信,赌坊里看场子的则是由衷的自信,因为他们隐隐知道,自家赌坊的后台就是锦衣卫里的大人物。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大人物,也许是个千户大人也说不定呢!

    在他们眼里,锦衣卫千户那已经是只手能遮天的存在了。所以这些看场子的丝毫不惧,虽然进来了那么多锦衣卫,但是他们依然腰杆挺得很直。

    一直待在角落里的虎哥,见此情形慢慢的走了出来,他是赌场的老资历了,也是这些看场子的头儿,自然知道更深处的东西。

    他知道赌坊的后台是谁,他也更加知道京城的水很深,深的都能淹死这赌坊的后台。

    之所以这赌坊能一直风平浪静,就是因为这只是一家赌坊而已!他走上前来,刚要说话,这个时候宋存已经进来了,高声喊道:“所有人,抱头蹲下!”

    进来的锦衣卫立即四下散去,吆喝着赌徒们抱头蹲下,但有迟疑的,立即捞起刀柄来就打!

    虎哥见此眼睛一凝,就要上前理论,这个时候自门口进来了一个一脸笑意的年轻少年,并一个满面红光的中年太监。

    进来的锦衣卫如此嚣张,赌坊看场子的都十分气愤,此时见到虎哥出来了,都纷纷涌到了虎哥身后,准备跟着虎哥上去阻拦。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却发现他们的虎哥已经愣在了那里。

    他们的虎哥之所以愣在那里,是因为看到了进来的那一脸笑意的少年。哪怕是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间,但是他仍然不会忘记这位少年!

    当时这位少年还十分青涩,籍籍无名,但是却一举镇住了这赌坊的后台,当时的锦衣卫千户钱宁。

    几年过去了,钱宁已非昔日的钱宁!但是眼前的少年又岂是当年那青涩无名的少年!

    宋存已经发现了那边聚集起来了一大帮子人,领头的是一个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壮汉,宋存带着人上前喝道:“蹲下!立即抱头蹲下!”

    让那些赌徒们抱头蹲下也就罢了!竟然还让他们这些看场子的抱头蹲下!他们可是赌坊的人!这些锦衣卫难道不知道,这赌坊是锦衣卫的大人物罩着吗?

    这些看场子的当即愤愤起来,但是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虎哥竟然低喝道:“蹲下!快蹲下!”说完竟然直接就抱头蹲下了!

    虎哥后面看场子几乎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以这么怂?!这还是威风凛凛的虎哥吗?!

    若是虎哥知道了后面这些小弟的心声,一定会觉得委屈,你们这些傻叉知道进来的那少年是谁吗?你们虎哥就是再威风凛凛遇到了这种大人物也得秒变小猫!

    宋存带着的锦衣卫可不管这些,他们都是锦衣卫精挑细选的好手,一下子扑了上去,要么抱头蹲下,要么就倒在地上吧!

    张知节和马永成进来刚走了几步,整个赌场里除了锦衣卫已经没有人站着了,张知节对自己手下的办事效率很满意。

    “把人都给本督看实了,若是有人想走,”张知节环顾四周,微笑道:“就把他的两条腿打断!”

    张知节从虎哥的身边走过,后边跟着亦步亦趋的白玉兰,既然来找的人是红衣教的护法,白玉兰不敢大意!

    虎哥虽然认出了张知节,但是张知节又怎么会记得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呢。张知节径直带着人手登上了二楼的楼梯。

    刚登上几步楼梯,幽香袭人,张知节抬眼看去,入眼处就是一片波涛汹涌!正是一身红衣的红姐,此时的她一身慵懒的风情,似乎小睡刚起,再加上那珠圆玉润的身姿,当真是十分勾人。

    但是更勾人的是她那如秋水般的如丝媚眼,还有红润的嘴角上那一抹娇媚的浅笑。红姐见是张知节,十分诧异的娇声道:“原来是同知大人驾临,奴家还诧异楼下怎么这般大的动静呢!”

    “怎么?不欢迎吗?”张知节笑道。

    “欢迎!怎么不欢迎?!奴家还以为大人用了人家一次,就把人家抛之脑后了呢!”红姐嗲声道,特别是在那个“用”字上,拉着娇媚的长音,引人遐想。

    张知节听了也觉得有些脸红,好像自己曾经对这红姐干过什么一样。张知节不知道的是,跟在后面的马永成听了红姐的话,就想起了张知节那个曾经让他毛骨悚然的动作。

    此时似乎得到了印证,原来小侯爷和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还有不得不说的故事!

    虽然这个女人年纪大了点,但是确实是风骚入骨十分撩人,连他这个太监都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痒,更何况年少慕艾的小侯爷,一时把持不住,也是人之常情!

    红姐看着张知节的有些发红的俊脸,吃吃的笑了起来,然后转过身来,袅袅的上楼而去,丰美的后翘扭得比平日里更加风骚撩人。

    张知节看到她那魅惑的身影上楼而去,这才准备继续上楼,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一套,真的是魅惑之力十足,连马永成这个太监都受到了影响。

    在场的只有一个人没有受到,那就是白玉兰!张知节刚欲动身,白玉兰已经贴了过来,低声道:“大人,这个女人不会武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

    张知节听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红衣教的护法啊,怎么可能没有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呢?但是他深信白玉兰的眼力,毕竟白玉兰放在江湖中,绝对是顶尖的高手。

    马永成听到了白玉兰的话,心里也有些存疑,他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但是张知节心里仍然信心十足,因为那一抹相似的幽香做不了假!

    登上了二楼之后,这里仍然和以前一般模样,除了红姐并没有别人。虽然确定了这女人不会武功,但是白玉兰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张知节身后。

    “几年不见大人风采更胜往昔,真是难得大人还记得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