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04 章 短兵相接

    刘瑾恨恨看了一眼张知节,这厮安静的站在那里,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膈应人。

    看到正德皇帝愤愤的样子,刘瑾出声劝慰道:“皇上,锦衣卫向来对皇上忠心耿耿,钱宁身为锦衣卫镇抚使,为皇上尽心办事,怎么会和逆贼有勾结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张知节笑吟吟道:“刘公公一直盛赞钱宁,似乎对他很了解,是不是也和钱宁关系甚密啊?”

    听到张知节开口,刘瑾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他可不会认为张知节会好心好意,张知节的话里一定有坑!

    刘瑾十分谨慎道:“小侯爷说笑了,咱家每天忙得脚底打转,连吃饭的空都不得闲,和钱宁也不过是认识而已。不过倒是觉得此人忠厚老实,为人十分勤恳!”

    正德皇帝冷哼道:“都已经铁证如山了,哪还有什么误会!逆贼红衣教的护法就是钱宁的情妇!”

    刘瑾听了之后感到一头雾水,红衣教是什么鬼?从哪里冒出来了什么红衣教逆贼?

    张知节看到刘瑾迷惑的样子,呵呵笑道:“公公有所不知,这红衣教与当年的刺杀案有关,也正是这红衣教策划了南京的谋刺案!本督昨夜抓的就是红衣教逆贼!她和钱宁关系甚密,这是铁证如山的!”

    刘瑾顿时脸色大变,他不知道这红衣教到底是真有其事,还是虚构陷害,但是张知节既然笃定铁证如山,并使皇上确信了,那就真的是铁证如山了!

    刘瑾心里禁不住大骂,张知节这厮小小年纪就这么奸猾,好好说个话,还非得挖个坑,多亏咱家警醒!

    正德皇帝冷哼道:“这镇抚使都如此了,那北镇抚司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指挥使石文义也有失察之罪!”

    刘瑾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皇上这是要把锦衣卫大换血了,顿时心里大急,虽然钱宁做镇抚使自己一直用的十分顺手,但是此时已经无力挽回了!

    虽说锦衣卫不如东厂显赫,但是锦衣卫却是东厂、西厂的根基所在,而且原则上只有北镇抚司才有大狱刑讯之权,刘瑾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

    就在刘瑾思考自己的心腹,谁可以接任的的时候,正德皇帝已经开口道:“原南镇抚司镇抚使宋存忠心用事升指挥使,南镇抚司镇抚使由千户赵阳接任,令千户高勇升北镇抚司镇抚掌诏狱事!”

    “皇上,不可!”刘瑾听到这里,急得眼睛都红了!诏狱是一定要抓在手里的!若是没了刑讯之权,东厂也废了一半,他以后还如何钳制百官!

    由不得刘瑾不急,宋存高勇这些人都是张知节的铁杆心腹,他是绝对不可能拉来自己阵营的!而且有着张知节给他们撑腰,要想整垮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听到刘瑾这激烈的大喊,正德皇帝怔道:“有何不可?”

    刘瑾心思电转,急声道:“这,这宋存等人几年前不过是个百户,现在让他们执掌锦衣卫,怕是会误了皇上的大事!”

    正德皇帝点头道:“朕也曾考虑过,不过他们这几年随着知节屡立功勋,确实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当然,朕也确实还有一丝担心,所以朕授命知节提督锦衣卫!有知节提点他们,朕就可以放心了!”

    什么?!张知节提督锦衣卫?!皇上倒是放心了!咱家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刘瑾急声道:“皇上,这……”

    刘瑾话未说完,正德皇帝已经摆手坚决道:“此事朕意已决!”

    刘瑾还未出口的话,被生生的噎了回去,心里不由十分沮丧!今天被张知节抢了先机,已经提前说通了皇上,自己仓促之下,果然败下阵来!

    最重要的是,自己真的不知道红衣教这事!张知节在南京遇刺,自己还幸灾乐祸了好一阵子,根本就没想到张知节会秘密查出这么多东西来!

    正德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魏彬,沉声道:“魏彬,你可知罪?”

    魏彬此时还是一头雾水,刘瑾在那里和张知节争锋的时候,魏彬就一直跪在那里苦苦思索,豹房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但是还是没有想出来。

    此时,听到皇上发问,魏彬十分懵逼,知罪?知什么罪啊?我特么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魏彬心里严重怀疑是因为自己和刘瑾走的太近了,张知节借故在打击报复自己!眼见张知节轻松的拿下了锦衣卫,刘瑾虽是奋力反击,但是仍然失掉重要一城,魏彬心里十分惶恐!

    魏彬赶紧磕头道:“回皇上,老奴知罪!”

    正德皇帝听到魏彬的话之后,正等着下文呢,结果,魏彬说完之后,就一直跪在那里竟然不再开口了!

    正德皇帝本来还觉得魏彬挺诚恳的,此时顿时大怒,一拍桌子怒道:“你倒是说啊!”

    魏彬跪在那里吓得身体一个哆嗦,心里几乎要吐血,说什么啊?!我还什么事都不知道呢?!

    魏彬抬头看了一眼,见正德皇帝脸色气的有些发青,心里更是害怕,期期艾艾道:“皇上,老奴,老奴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正德皇帝本来看到魏彬跪在那里不说话就有些生气,现在听到魏彬一开口,直接气乐了:“魏彬,豹房里的馨儿和柔儿是红衣教逆贼,潜伏到朕的身边意图不轨!你可知罪?”

    听了这话,魏彬简直如同五雷轰顶,心里震惊之余更加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呢?馨儿和柔儿入豹房都已经几个月了,一直都十分讨皇上的欢心,根本就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啊?怎么就突然变成逆贼了呢?

    豹房虽不及宫中严密,但是豹房内也是太监宫女侍卫层层罗列,若是想要行不轨之举,根本就是难如登天,这怎么可能呢?

    一定是张知节这厮打击报复,此时的魏彬心里生出了几分后悔之心,自己就不应该和刘瑾走的这么近才是,这下竟成了张知节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直接对上张知节,魏彬经过这些日子的琢磨,已经明白了,自己是远远比不上张知节的!此时面对张知节的杀招,唯有指望刘瑾能够拉自己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