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63章 临刑

    刘瑾自从被气昏了之后,一直被抬回了诏狱里才醒了过来。从没有人跟他说起过,所以他并不知情。

    现在听了张知节的话禁不住神情微变,没有想到张永这厮竟然如此狠毒!他想着将张永千刀万剐,没想到张永竟然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但是刘瑾心里只是冷笑,他到现在都还不相信皇上会杀他,更何况将他凌迟处死,他是绝对不信皇上会同意的!

    张知节看到刘瑾脸色微微一变就淡定下来了,知道他还不死心,笑道:“皇上已经准了!”

    刘瑾听了这才脸色大变,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他不知道的是,这两天谷大用、张永、邱聚、马永成围绕着皇上不断的说他的坏话,正所谓众口铄金,再加上张永最后关头的添油加醋,使得正德皇帝下定了决心。

    现在的刘瑾就如同落水之人,他与皇上十几年的情分就是他最后的一根稻草。他这种贪生怕死之辈,自然看的格外的重要。

    现在听了皇上竟然同意将他凌迟处死,大惊之下心里还是难以相信,抬头看着张知节嘴角还有这淡淡的笑意,刘瑾忍不住开始设想起来,会不会是张知节这厮在吓唬自己?

    张知节见刘瑾神色几经变幻,心里暗暗叹息,这厮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

    张知节叹道:“刘公公有什么想吃的就跟他们说一声吧,本督会吩咐他们尽量满足你的!”

    张知节说完之后就出了牢房远去了。刘瑾挣扎了一番,自言自语道:“你以为咱家会相信吗?”

    “肯定是皇上不想把咱家怎么样,你们奈何不了咱家了,编出谎话来吓唬咱家!凌迟?好恐怖啊!你以为咱家会吓得受不住自己寻个痛快吗?”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也不想想,大明朝开国百年之久,有几人受过凌迟之刑,咱家有和皇上十几年的情分在呢!哼哼!”

    “皇上一定会来看我的!一定会的!也许,也许晚间就会来的!到时候看到我这么凄惨,一定会赦免我的,一定会的!”

    刘瑾在牢房里自言自语,越说眼睛越亮,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说到后来,刘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咱家要喝上好的金华酒,要吃一品鲜的鱼,一石居的水晶肘子,水井街的烤乳猪!”

    正德皇帝并没有和刘瑾想的那样,晚间会来看刘瑾。张永、马永成、谷大用、邱聚现在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撂下了,只陪在皇上身边。

    刘瑾不死谁都不会大意,谁都放不下心来干别的!现在朝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刘瑾的身上了。

    刑部和锦衣卫两个衙门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刘瑾既然都已经判了凌迟处死,刘瑾的重要党羽以及内厂为非作歹恶迹斑斑的走狗自然都会得到清算。

    原来耀武扬威的内厂番子,已经成了惶惶不可终日的丧家之犬。以前那些市井无赖都恨不得与内厂拉上关系,现在却唯恐避之不及!

    很多市井无赖当时争先恐后的加入内厂,想着从此飞黄腾达,虽然确实过了一阵子横行无忌的日子,但是为之付出的将是惨重的代价,有的甚至为之人头落地。

    随着内厂被清算,整个京城都洋溢着一股节日般得气氛,无数人争先恐后的到刑部衙门揭发举报,当然去锦衣卫举报的人还是少一些。

    刑部和锦衣卫为此变得分外的忙碌,还会继续忙碌一阵子。当然更让期待的还是即将要到来的千刀万剐之刑!

    天不亮的菜市口就已经人满为患了,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虽然知道凌迟是要在午时,但是很多人还是按耐不住心情早早的来到了。

    刘瑾当权的这几年时间里,京城家家户户哪个没有沾亲带故的死于刘瑾之手?好不容易盼来了苍天开眼的一天,有什么事情放不下错过这解恨的一刻?

    别说等个半天了,就是等上个三天三夜也心甘情愿!菜市口挤不下,从菜市口到北镇抚司的街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人!

    刘瑾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到正德皇帝的到来,心里的焦虑让他一夜都不曾睡着。早晨的狱卒送来了丰盛的早餐,这让刘瑾有些意外,但是此时的并没有食欲,因为皇上迟迟都没有来看他!

    狱卒来取碗筷的时候见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动,不由摇头道:“再不吃可就没机会吃了!”

    刘瑾听了怒目而视,心道你个小小狱卒竟也敢来吓唬咱家!刘瑾毕竟曾经是权势滔天的人物,这一瞪之下倒也气势凛然,那狱卒被吓了一跳!

    蹬蹬后退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他都是一个马上就要被凌迟处死的人了,有什么好怕的?

    狱卒有些恼羞成怒,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唾骂,骂骂咧咧道:“都要被千刀万剐了,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啊!”

    刘瑾听了之后,心里勃然大怒,张知节来恐吓咱家也就罢了,你不过就是个臭水沟里的老鼠,也敢吓唬咱家?

    但是很快门外传来的密集的脚步声打断了刘瑾的愤怒,刘瑾的脸色变了变,一脸的狂喜之色,是,是皇上来了吗?

    刘瑾满怀期待的眼巴巴的看着外面,一大群人渐渐的走近了。很快满怀期待的刘瑾眼中尽是失望之色,来人竟是高勇带着大批的锦衣卫。

    刘瑾脸色难看道:“你来干什么?”

    高勇笑呵呵道:“自然是来护送公公上路的!”

    刘瑾脸色微微一变,道:“上路?去哪里?”

    高勇惊讶道:“公公还不知道吗?提督大人没有告诉你?自然是送公公去刑场了!皇上可是御笔亲批,凌迟!”

    一直到了此时刘瑾的脸色才变得雪白,心里才回想起来昨天张知节说的话,难不成张知节说的竟是真的?皇上真的同意将他凌迟了吗?

    这怎么可能啊?咱家可是跟了皇上十几年啊,精心伺候了皇上十几年啊!皇上对自己的感情绝不是假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大权在握如此风光!

    皇上怎么会舍得杀了咱家呢?这一定不是真的!可是这些阵仗看起来又不像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