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65章 给爷倒杯茶

    千刀万剐,想想都觉得恐怖!这个词经常成了骂人的一个词,和下十八层地狱一样,成为了人们语言上恶毒的攻击!

    下十八层地狱这个刘瑾最终能不能体会到不得而知,但是千刀万剐他是一定能体会得到了!

    听到行刑开始了,老刽子手的神情变的肃穆了起来,嘴里对两个徒弟郑重道:“这凌迟啊,按刀数,例该三千三百五十七刀,每十刀一歇,一吆喝。每一刀啊都有讲究,不能让犯人提前死了,要让犯人在最后一刀的时候方能咽气!”

    老刽子手教完徒弟开始行刑,在刘瑾的左右胸口开始下刀,如大指甲片,每十刀一吆喝,每次吆喝下面的人都爆发出震天响的叫好声!

    开始动刀的时候,血不断的流出来,几刀割完就不再有血流出来了。这是因为犯人受惊,血都汇聚到了小腹小腿肚,一直到剐完开膛得时候,血才会喷涌而出!

    虽然没有血腥,但是场面看起来仍然十分残忍!刘瑾刚开始的时候竟然还能咬牙忍不住不叫唤,连见多识广的老刽子心下都十分惊异。

    但是这凌迟毕竟是极为残酷的酷刑,待挨完几刀之后,刘瑾也忍耐不住了,开始凄惨的痛呼起来!

    场面非常残忍,惨叫声亦是十分凄厉,虽是大中午的阳气正盛时刻,还是又一股阴寒之气生了出来。哪怕如此,在场的人们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没有一个人舍得离去!

    万人空巷,引人瞩目的刘瑾被千刀万剐,张知节并没有亲去刑场观刑。虽然知道刘瑾罪行累累,凌迟也不为过,但是张知节心里对刘瑾并没有什么恨意!

    张知节并没有在刘瑾的手上吃过什么亏,唯一的一次就是离京南下,还是张知节本身就想动身去南京钓鱼!

    之于刘瑾祸国殃民,造成无数人家家破人亡,张知节虽有耳闻,心里也十分叹息,但是毕竟未曾亲身经历。

    所以张知节对刘瑾的恨意还真没多少,所以自然不愿去亲见那种残酷的场面!

    此时的张知节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徐佳颖亲自捧了杯热茶出来,笑道:“到底是冬天,虽然日头正好,院子里还有几分寒意,爷不进屋来?”

    “午时三刻了吧?”张知节眯着眼睛道。

    徐佳颖知道今天刘瑾受刑,正是午时三刻行刑,自然极为关注,低声道:“爷,已经过了午时三刻了!”

    “已经过了啊,这么说已经开始了?看来是没有变数了!”张知节喃喃道。

    皇宫,乾清宫,正德皇帝翻了两本奏折,也无心批阅,怔了一会儿问道:“什么时辰了?”

    谷大用闻言低声道:“皇上,刚过午时三刻!”言罢偷偷打量起正德皇帝的脸色来。

    正德皇帝叹了口气道:“原来已经过了午时三刻了!这么说已经开始了!”

    正德皇帝深深的叹了口气,当初十分气愤,恨不得将刘瑾千刀万剐,但是当真的到了行刑的时候,心里到底还是生出了几分不落忍!

    虽没有亲见那种残忍的场面,不能体验那种痛苦之万一,但还是能想象几分!

    谷大用见到正德皇帝的脸上出现了复杂的神色,眼珠子转动,低声道:“皇上,要不叫几位宫女进来陪陪皇上?”

    且不说这是乾清宫不是豹房,此时此刻的他哪能有那个兴致!正德皇帝略有几分不悦,不得不说,谷大用、张永比起刘瑾来,确实要逊色几分!

    只是可惜了刘瑾,正德皇帝在这里思绪纷乱,突然想起来了,咦,还有张知节啊,张知节呢?

    正德皇帝这两天一直沉浸在愤愤不平的情绪里,周围都是谷大用、张永他们陪着,一时没注意到张知节不见了。

    此时想起来了,竟是分外的想念,连忙问道:“知节呢?这两天怎么没见他?”

    谷大用怔了怔,张知节的行踪他倒是也知道几分,连忙道:“小侯爷这两天要么在锦衣卫,要么就在家里待着!今天听张永说,小侯爷倒是没出门,连锦衣卫都没去!”

    “朕心里烦的很,他倒是会躲清静!”正德皇帝来回踱了两步,吩咐道:“走,去瞧瞧他去!”

    谷大用听了心里是千肯万肯的,今天让他陪着皇上,真是压力山大啊!皇上本就心情不好,他得陪着一万个小心不说,还得防备着皇上有什么反复!

    但是现在皇上要去见张知节,谷大用莫名就松了口气,他心里觉得吧,天塌了有个儿高的顶着,这时候自然也要能力高的顶着!

    要是搁在以前,侯府的下人还真不认识微服的正德皇帝,但是张知节大婚的时候,正德皇帝来混了一天,下人们也都对正德皇帝有了个脸熟。

    所以正德皇帝驾临侯府的时候,门房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皇帝了,但是还是吓了一跳。

    不过已经没有第一次的惊惧了,赶紧上来就要跪下,正德皇帝摆手道:“朕微服出巡,不必行大礼!知节呢?”

    上次来侯府的时候正德皇帝看起来确实比较平易近人,门房大着胆子没有行大礼,作揖道:“我们二爷在家呢。皇上您老人家里面请,小的们这就去通报去!”

    正德皇帝心里好奇张知节窝在家里干什么,眼睛一转道:“不用了,朕自己进去就是!”上次来侯府待了一天,正德皇帝已经熟的很了!

    那门房听了有些懵,那可是内院啊,就让皇帝这么闯进去行吗?会不会被二爷打板子啊?但是若是忤逆了皇上可就不是打板子了!

    两害取其轻,门房没敢吱声,眼看着皇帝将随行的侍卫留在了门外,只带着谷大用就摇摇晃晃的进了府。门房转了转眼睛,一溜烟去上房报信去了!

    正德皇帝直直的向里走,丫鬟仆妇们或跪下行礼,或远远躲开了,没一个敢拦的。

    进了院子,这才发现张知节正在躺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十分自在。正德皇帝悄悄的围着转了一圈,张知节感觉到了有人在自己旁边转悠,以为是自己的丫鬟,眯着眼睛吩咐道:“去,给爷倒杯茶!”

    请记住本书域名:。言情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