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375章 难看的吃相

    这个瘦瘦高高的黝黑汉子就是王守仁,他虽然被内厂追杀,不过王守仁毕竟智力过人,不但早有预料还将计就计来了个金蝉脱壳,让内厂和刘瑾都以为他真的死了从而逃过了一劫。

    本来既然成功的摆脱了内厂的追杀,就应该立即远走高飞才是,当然了高飞没这个本事,远走偏偏又被乱民拦住了去路。

    为了避免暴露了身份,王守仁只好带着书童和家仆躲了起来,所以还不知道刘瑾已经伏法了。

    但是王守仁虽然看起来古板木讷,但是确实智力过人,他百般推算之下都觉得刘瑾应该已经完蛋了才是。

    霸州民乱愈演愈烈,有的人兴高采烈想着投效干一番事业,有的人畏之如虎想着背井离乡保存己身,所以这原来熙熙攘攘的武清城也变得冷清了。

    王守仁的老仆成伯悄悄的出来打听了一番,终于喜形于色,没想到刘瑾竟然真的已经伏诛了,而且是千刀万剐而亡!

    成伯还是有些不可置信,怀着忐忑又惊喜的心情多方打听之下,终于确定了,刘瑾确实死了,内厂也烟消云散了。

    既然刘瑾死了,内厂也被裁撤了,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了?成伯兴高采烈的回去报信去了,却不知道他的行藏已经暴露了。

    成伯一时高兴也失去了警醒,而论起缉查的手艺来锦衣卫能甩内厂的地痞流氓几条街,所以被派来武清的锦衣卫很快就将目标锁定了!

    没想到王守仁竟然没死,而且就藏在武清城,带头的百户激动的脸色潮红,这可是提督大人发的急令,马上大功就要到手了。

    不只百户心里激动,他的手下们也一个个的激动不已,百户嘿嘿笑道:“小的们,打起精神来,可别跟内厂那些蠢货们一般,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成伯急匆匆的回到了藏身的破败民居,一向稳重的他也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实在是刘瑾和内厂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他们身上。

    “少爷,您真是神了!刘瑾真的死了,被千刀万剐死的!”成伯激动道。

    王守仁因为本身就笃定刘瑾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所以倒还不怎么惊讶,瑞安听了成伯的话已经蹦了起来,高声道:“真的啊?刘瑾真的死了?那咱们不是可以回京城了吗?少爷去求李大学士,咱们不就不用去那劳什子龙场了吗?”

    瑞安激动的跳了几下,突然停下来关切道:“成伯,那内厂呢?咱们不会还在内厂里挂着名儿吧?”

    成伯激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些,笑呵呵道:“哪还有什么内厂!内厂已经被裁撤了!”

    瑞安顿时高兴的叫了起来,高声叫道:“少爷,咱们回京吧!咱们现在就回京吧!”浑然已经忘了刚才是谁说少爷发烧的!

    但是很快瑞安的激动的叫声就戛然而止,因为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快点,围起来,别把人给老子放跑了!”

    瑞安和成伯不由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个情况?瑞安眼里尽是怀疑之色,但是成伯却是确定刘瑾已经死了,总不会那么巧那么多人都在骗他玩吧?

    成伯看着眉头紧锁的王守仁,惊疑道:“少爷,不会是乱民打过来了吧?”

    王守仁皱眉摇头道:“不会的,不可能这么快的!”

    瑞安惊恐道:“不是内厂,也不是乱民,那还能是谁?”

    下一刻,瑞安没有等到回答就明白了,因为外面的人已经闯进来了,他们腰间挂着的绣春刀十分醒目!

    来人竟然是锦衣卫!难道内厂被裁撤了,却将要杀他们的差事移交给了锦衣卫?瑞安的心里惊恐万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没躲过这一刀。

    王守仁却不这样想,刘瑾既然死了,锦衣卫也没有理由杀他们,虽然他心里也疑惑锦衣卫为什么寻他们,但是至少锦衣卫不会杀他们,这点他还是能肯定的。

    所以王守仁十分沉静,十分坦然的站在那里。带头的百户虽然看到王守仁的样子就已经确定了,但是还是拿出画卷来确定了一下。

    “你就是前兵部主事王守仁是吧?”百户沉声问道。

    “不错,正是本官!”王守仁沉静道。

    “好!随我们走一趟吧!”百户面露喜色道。

    “因为何事?本官还要赴贵州龙场上任呢!”王守仁疑惑道。

    因为何事?我倒是也想知道因为何事!百户心里虽然诽谤,嘴上却不客气道:“那么多废话!赶紧跟我们回京!”

    张知节自然不知道因为他在锦衣卫的威信,使得锦衣卫对他的命令十分尽心,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效率,一举找到了活着的王守仁。

    两位大学士对皇上的劝谏并未起到什么作用,提督军务的人选就这么定了下来,以张知节为首、陆完为辅共同提督军务前往霸州剿匪。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引起了无数人的错愕,若不是提督军务的人选里还有兵部侍郎陆完,多数人就这次出兵根本就完全不看好。

    虽说张知节这几年也立下了累累功勋,博得了偌大的威名,但是领兵打仗毕竟非同一般,张知节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实在是很难让人产生信任的感觉。

    这个时候两位大学士并兵部尚书正在一起殷殷嘱咐陆完,李东阳沉声道:“总而言之,这次出兵只能胜不能败,你可以把张知节当成一个跟着去混功劳的二世祖就行了!制定方略,指挥作战你一定要多费心,不要怕得罪他,我们三个一定会保着你的!”

    兵部尚书刘宇点头道:“只要是为了打赢仗,一切都好说,自有本官和两位大学士为你担着!你只管考虑怎么打赢仗就好了!”

    兵部侍郎陆完是个干巴的小老头儿,在兵部待了十几年了,对军务也非常了解,自然觉得此次出征舍我其谁!

    至于张知节,还真不放在他眼里,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能济得了什么事?所以知道了张知节为正,他为副之后,心里十分不痛快。

    即便是想跟着混功劳,做个副手也就罢了,还偏偏抢着做老大,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