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09章 箭雨、兄弟

    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当出现锦囊的时候,张知节心里就已经有了警醒,特别是看到齐彦名的脸色大变,张知节心思电转,事情有变!

    张知节的脸色凝重了起来,看起来齐彦名也是被蒙在了鼓里,虽然看起来对面不过是十几个人,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未知的,才是更难防备的!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张知节心里已经有了退意!

    就在此时,葫芦沟深处,三百名好手已经将弓箭搭在了弓弦上。旁边的人提醒刘七道:“大哥,午时三刻已经到了!”

    杨虎和刘七支起身子眺望,已经看到齐彦名打开了锦囊!此时齐彦名看了锦囊应当就会明白,当退留出空档来才是!

    但是齐彦名竟然仍然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退的意思!相反,张知节一行人却已经有了退意!

    刘七脸色凝重道:“不能再等了!张知节已经起了疑心了!”

    杨虎豁然变色道:“但是,齐大哥还在那里!”

    刘七一脸凝重的沉声道:“顾不得那么多了!机会稍纵即逝,事关两万弟兄的性命!况且,齐大哥武艺高强,定会没事的!”

    杨虎面露挣扎之色,还带要说,刘七已经低声下令道:“准备!”杨虎只能无奈的下令自己的手下道:“准备!”

    三百张硬弓瞬间被开至满月,箭头直指人群中的张知节,杀机一触即!

    葫芦沟气氛瞬间凝重了起来,就在张知节产生了退意,待要下令的时候,白玉兰突然耳朵一动,脸色豁然大变,这是张弓的声音,是几百人张弓的声音!

    “敌袭!保护大人!退!”白玉兰人影一闪已经到了张知节跟前,周围的锦衣卫吃惊之下刚刚抽出腰中的绣春刀,还没有来得及上前将提督大人护卫起来,嗡嗡声响起,箭雨,满天的箭雨,带着凌厉的尖啸声,倏然而至!

    一瞬间平静的葫芦沟已经弥漫了森寒的杀意,好个白玉兰,长刀出鞘,人已经扑在了张知节前面,雪亮的刀光已经化为一团看不见的影子。

    叮叮当当之声响起,白玉兰只感觉手上一沉,饶是他武功登峰造极,此时也禁不住胳膊一阵麻,盖因射箭的无一不是好手!

    让白玉兰心里更沉的是,周围不断响起的惨叫声!一阵猝不及防的箭雨袭击,带来的好手,一瞬间已经倒下了一半!

    然而站在张知节前面的齐彦名心里更是吃惊,看了锦囊的他还没有后退,箭雨竟然已经来了,竟然丝毫没有顾忌他!那可都是他的兄弟啊!

    齐彦名豁然转身,单刀如飞披散了十几支箭,但是他带来的十几个兄弟已经一多半倒在了血泊中,这让齐彦名悲愤莫名!

    正在此时两声凌厉的尖啸声传来,这两支箭像是两支死神之箭,极其刁钻的向张知节****而来。白玉兰毕竟单刀难支,面对这两支箭,禁不住心里一沉,这两只箭皆出自高手之手!

    但是场中的齐彦名却似有所觉,杨虎、刘七!这两只箭来自杨虎和刘七!白玉兰凝神一刀接了杨虎的一箭,却已经顾不上另一箭!齐彦名后撤一步,竟一下子挡在了张知节的空挡上,面对刘七的倾力一箭,他也丝毫不敢含糊,运气凝神,倾力一刀劈出!

    齐彦名毕竟不及白玉兰功力高深,接完之后禁不住手掌一麻,几支箭随后倏然而至,齐彦名勉强劈开了几支,只觉得胸口一疼,一支箭已经插在了胸口上!

    回过神来的张知节掏出身上的火箭,放了出去,这才看着齐彦名,目光一凝,自嘲道:“你们到底是要杀我,还是要救我?”

    齐彦名苦笑的扯了扯嘴角,拨开了几支箭,沉声道:“留在霸州的老弱妇幼是无辜的,还请放他们一条生路!”

    自从齐彦名挡在了空挡上,远在葫芦沟深处的伏兵明显迟疑了一下,齐彦名毕竟有很高的威望,就是杨虎也有了几分迟疑!

    但是刘七见到齐彦名不但没有闪开,还为张知节挡了箭,眼神变得凌厉了起来,对自己身边的亲信使了眼色,一起搭箭射了出去!

    但是刘七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箭头竟是对着齐彦名,嗡的一声,箭已经带着凌厉的尖啸声离了弓弦。

    齐彦名脸色一沉,接连劈向几支朝着自己射来的箭支,一直更加凌厉的箭支却恰在此时对着的他的胸口一闪而至。

    箭是刘七的箭!箭就是奔着自己来的!几十年得兄弟啊!齐彦名已经来不及回手了!齐彦名心头闪过一丝心灰意冷,罢了,罢了!

    这一箭出自高手刘七的倾力一箭,箭支深深的插在了齐彦名的胸口上,透体而过!

    张知节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齐彦名?”

    齐彦名嘴角回头苦笑道:“还请放过楚楚和四娘!”说罢回过头来远远的眺望了一眼葫芦沟的深处,嘴角略带一丝讥讽道:“兄弟啊,兄弟!”

    又有两支箭噌噌的插在了齐彦名身上,齐彦名向后踉跄了两步,缓缓倒下!

    “停!停!齐大哥中箭了!”杨虎吓了一跳,连忙招呼道。

    “不能停!继续射!不能把张知节放走了!”刘七赶紧吩咐道。

    “刘七,是你射的箭,你的箭就是向着齐大哥去的!”杨虎怒声道。

    “事急从权!咱们不能功亏一篑!你忘了你那些死在得胜淀的兄弟们了吗?齐彦名已经不是以前的齐彦名了!他心里只想着投靠朝廷!”刘六阴沉着脸道。

    齐彦名死了,这个义气深重的汉子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葫芦沟深处的骚动让箭雨稍歇,白玉兰敏锐的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已经只剩下十几个弟兄了,白玉兰身影一闪,一把抓住了张知节,厉喝道:“走!”身影一闪,人已经提着张知节向葫芦沟外掠去!

    仅剩的十几个锦衣卫赶紧跟在白玉兰的后面向葫芦沟外掠去!白玉兰内力激荡,虽然手上提着张知节,竟是比后面的锦衣卫还要快上几分!

    眼见张知节已经被带着要离开了,刘七顾不得再和杨虎争辩,赶紧大喝道:“张知节要逃了,射,快射!”

    葫芦沟深处一把把硬弓又重新被开至满月!

    (本章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