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59章 你是来搞笑的吧?

    张知节带着锦衣卫亲卫将清宁郡主送回了宫里,这才带着亲卫回府,反正时间还早,张知节一路慢悠悠的逛着。

    突然前方爆出了一阵骚乱,伴随着一阵尖叫声,骚乱更大了。张知节听到了那一声尖叫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那一声尖叫声明显是女声,张知节听着还有些耳熟。

    能让张知节有些耳熟的女声可真不多,所以张知节立即带着亲卫信步走了过去。周围已经围起来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显然都是看热闹的!

    还没走过去已经听到了一阵高亢的对话声。

    “小娘皮,你哪里跑?大爷的这身衣裳可是宫里的贡品丝绸做的?贡品你懂吗?你这小娘皮见识过贡品吗?那可是千金难换的好东西!既然给大爷弄脏了,就得陪!大爷也不多要,一千两黄金!”一个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千两黄金?你抢啊!况且衣裳是你自己弄脏的,关我何事?”一个气冲冲的女声反驳道。

    “想走?没门!赔大爷我一千两黄金!不过看你也不过是个丫鬟模样,赔不起的话,就把人赔给我吧!哈哈哈!”

    “你放手!根本就不是我弄脏的,是你自己将酒撒到了身上,我根本就没碰到你!”

    “你没碰到我,大爷我怎么可能自己将酒撒到了身上!少废话,估计你也赔不起,还是快随大爷我走吧!大爷我不但不追究你了,还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哈哈!”说到最后龌龊的心思昭然若揭。

    “你放开我!要不然我报官了!”女声变得愈愤怒起来!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知道大爷我是谁吗?还报官,哈哈哈,真是笑话!”听到这少女说要报官,这人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人也是一阵吵吵嚷嚷,很明显这个蛮不讲理的人身上穿着贡品丝绸做的衣裳,肯定来历不凡,若是报了官,这少女肯定吃大亏!自古官官相护嘛!

    这少女听到这里也知道此人肯定出身显贵了,只能拿出了杀手锏道:“你别乱来啊,我可认识张知节!”少女觉得以张知节响彻京城的大名,应当十分好使才对!

    “噗,你认识张知节?看到大爷身上的贡品丝绸了吗?大爷我还认识皇上呢!”那人觉得哈哈笑道,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还认识张知节?真是笑话!

    听到这里,张知节已经听出是谁的声音来了。这是紫烟的声音,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和人生了冲突。

    张知节快步上前,跟随张知节的锦衣卫亲卫赶紧上前将人群分出了一条道。他们今日护送清宁郡主前往长春观祈福,所以身着便装,但是还是靠着一身好身手,轻易的挤出了一条道儿来。

    张知节轻松的走进了人群的圈子里头,果然看到人群中正是紫烟,此时的她被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儿紧紧的拉住了胳膊,紫烟虽然使劲挣扎,但是仍然没能挣脱出来。

    见此情形张知节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还没等张知节说话,白玉兰已经人影一闪就到了锦衣青年跟前,手轻轻的一按,锦衣青年就已经松开了。

    白玉兰这可不是自作主张,他清楚提督大人的性子,且不说以往的事情,这紫烟姑娘可是随着沈氏赶到霸州大营救了提督大人的性命,此事提督大人岂会不管不问?

    没看提督大人的眉头都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吗?当然了,在没有弄清楚这锦衣青年的身份之前,没有提督大人的示意之前,白玉兰并没有弄伤这锦衣青年!

    紫烟连忙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了来人竟然是白玉兰,既然白玉兰来了,那张知节还会远吗?紫烟侧头一看,果不其然张知节正在皱着眉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看到张知节来了,紫烟禁不住委屈的泫然欲泣,太好了,身后的靠山来了,一直强装坚强的紫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几步来到了张知节身边,张知节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张知节倒是没有将锦衣青年放在眼里,因为张知节现他根本就不认识这锦衣青年!

    京城里凡是能上的了台面的年轻人,张知节都认识,就算是他们见了张知节也得矮一头。所以眼前这个张知节根本就不认识的年轻人,张知节一点儿都没放在心上,他只想弄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他可是讲道理的!

    紫烟连忙解释道:“小姐想要吃鱼,我就来了一品鲜。经过这个人的身旁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碰到他,他却硬要说是我碰到他了,使他把酒洒在衣裳上!让我赔一千两金子!”

    那边的锦衣青年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的了,突然间手臂被人一捏就酸软无力了,然后就见到美人儿挣脱了他,快步逃向了一边。

    那锦衣青年先是一怔,然后才明白过来了,小美人找到熟人了。锦衣青年睁着略有些迷离的醉眼,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眼前的来人。

    这人被一大群大汉簇拥着,显然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若是以前这锦衣青年肯定会忌惮,但是现在嘛,这锦衣青年有恃无恐起来!

    锦衣青年听了紫烟急声对那少年解释了一遍,嗤笑道:“一个贱婢说的话能信吗?大爷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告官了,就是告到皇上那里,也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大的口气!张知节都不敢放这大话,这人是什么鬼?紫衣听了脸色顿时变的十分羞愤,被人口口声声骂着贱婢,任谁也会羞愤的,同时心里也有几分惶恐,这人的口气真的是好大啊!

    张知节皱眉道:“这么说,你承认是你自己洒的酒,跟这位姑娘没关系了?”

    “你谁啊?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奉劝你一句,这京城的水,深着呢!一不小心会淹死人的!”锦衣青年斜眯着眼,阴声道。

    张知节听了十分无语,京城的水是很深,但是张知节现在是什么地位?就是京城的水再深也淹不到他啊!

    白玉兰等一众亲卫也觉得十分无语,这哥们不会是来搞笑的吧?

    (本章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