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69章 狡辩

    夏家的这位大少爷还不知道自己干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传遍了京城,更不知道已经引得京城物议纷纷,当然了,即便是他知道了也只会觉得自己让张知节服软的威名已经传遍京城!

    且说夏臣被绑起来塞进了马车里,一路颠簸向府里行去。已经离开了翠花楼,夏臣的羞愤之情减轻了一些。他对于老爷子为什么发这么大火有些莫名其妙,难不成就因为自己妹妹成为了皇后,自己就不能逛青楼了?

    不能啊!皇亲国戚逛青楼的多了去了,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至于别的自己最近也没干什么啊?夏臣始终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上面,一是因为他觉得这事没那么快传到老爷子耳朵里!

    二来呢,他觉得自己这事是做的对的!既捞到了大笔的钱财,又打出了夏府的威名,他这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啊!

    所以夏臣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忍不住开口问道:“胡管事,老爷子为什么绑我回去?我最近可是老老实实的,没犯什么事儿!总不能就因为我逛个青楼吧?”

    其实胡管事心里也十分纳闷,最近因为皇上大婚的缘故,大少爷确实挺安分的,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胡管事也觉得不可能是因为大少爷逛青楼的事儿,一来呢,当时老爷也不知道大少爷在青楼里,要不然也不会列出了几个地方找了!

    二来呢,对于大少爷来说,逛青楼真不算什么出格的事儿!要是大少爷只是逛个青楼,不惹别的事儿的话,估计府上都是烧高香了!

    胡管事疑惑道:“小的也不知道老爷为何如此生气,不过听说,是因为有锦衣卫上门送了十匹贡品丝绸,老爷这才发火的!”

    锦衣卫上门送了十匹贡品丝绸?没想到这张知节的动作这么快,看来他还真是一言九鼎,不错不错!夏臣听了心里一喜,这么说府里就又多了十匹贡品丝绸了!

    这可是他自己弄来的,他一定要多做几身衣裳,这贡品丝绸做的衣裳穿在身上就是舒坦,就是爽!更爽的是穿着贡品丝绸做的衣裳装逼的时候那种感觉!

    不过夏臣心里微微得意了一下,随即疑惑道:“这十匹贡品丝绸可是张知节送给我的,老爷子生什么气?”

    胡管事听了心里一怔,寿宁侯府的张知节小侯爷?他送给大少爷的?虽说大少爷的身份比之寿宁侯府的小侯爷差的远了,但是毕竟大少爷是皇后的兄长,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夏臣见胡管事有些怔了,当即得意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夏臣只顾着说,没有注意到胡管事已经听得脸色发白,直冒冷汗了!

    胡管事总算知道了为什么老爷这么生气了,没想到大少爷竟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无怪乎老爷声称要把大少爷绑回去活活打死,老爷很可能不只是说说!

    夏臣说完之后,仍然得意洋洋道:“怎么样?连张知节都认怂了,这可是我为府上挣来的好处!老爷子若是知道了,难不成还会为难我不成?所以说你们根本就无需绑着我回去!”

    胡管事咽了口唾沫,紧声道:“大少爷,您还是自求多福吧!”夏臣见了胡管事的样子,禁不住有些狐疑。

    不过马上夏臣就不狐疑了,因为已经到家了!胡管事让家丁抬着被五花大绑的夏臣急匆匆进了府里。

    夏儒已经请出了家法,一条加长的硬板凳,一根血迹斑斑的硬木杖!见到夏臣被抬了进来,夏儒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胸口剧烈的起伏,高声喝道:“快,把这个孽障给我摁在板凳上!我今天非得打死这个孽障!”

    夏臣进了角门就见到前院大厅前的那条长板凳,还有一旁家丁手里拿着的硬木杖,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竟然动用了家法,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是要来真的了!

    这宗家法他只挨过一次,至今记忆犹新,被打了三十杖整整三个月没下床!起因是他强上了府里的一个丫鬟,一件他认为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府里的丫鬟而已,看上她那时她的福分,竟然还不愿意!真是岂有此理!虽然心里对强上个丫鬟不以为然,但是自从被老爷子用家法教训了之后也就再也没有做过这种事,他就开始流连青楼妓馆。

    虽然逛青楼这事也引得老爷子几次想要动用家法,不过都被夫人哭哭啼啼的拦了下来,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不是!

    但是现在竟然又请出家法了!夏臣一下子慌了,连忙开口道:“爹,您先消消气!儿子这阵子一直老老实实的,可是什么都没有做!”

    夏儒冷笑道:“什么都没做?我问你,今天锦衣卫上门来送了十匹贡品绸缎,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夏臣听了这才明白,原来真是为了这事儿啊,吓了他一跳,他还以为因为别的事儿呢,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夏臣赶紧解释道:“爹!这事我可没做错什么!就是我在酒楼吃饭,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被一个丫鬟碰了一下,酒洒在了衣裳上!爹,这可是贡品做的衣裳,我还是头一天穿呢,心里自然十分气愤,就想着让丫鬟赔偿!”

    对于避重就轻颠倒黑白,夏臣已经十分熟练了,自然是开口就来!不过夏儒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德性,暂不追究他话里的真假,而是直接冷笑道:“然后呢?你要人家怎么赔偿?”

    夏臣也知道自己索要一千两黄金的事情瞒不过,连忙开口道:“爹,我当时十分气愤,所以说让她赔偿一千两黄金,但是,那只是我吓唬她的,她一个丫鬟怎么可能有一千两黄金?我就是吓吓她!”

    “不过后来,张知节正巧路过,正巧认识这个丫鬟,就想着替她赔偿!我想着,这衣裳料子毕竟是妹妹大婚时皇上的赏赐,不但是宫里的贡品而且其意义非比寻常,千金难换,所以,所以我就收下了!”

    夏儒冷笑道:“那一万两银子还有十匹贡品丝绸又怎么说?”夏臣听到老爷子一直问下去,心里觉得有门,当下更加卖力的解释道:“那是张知节非要给的!妹妹做了皇后,来咱们家送礼的多了去了,张知节无非也是报着这个心态!”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