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71章 谁这么大本事啊?

    硬木杖下的又快又狠,打在夏臣的腚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周围的管事家丁都已经骇然失色,因为夏臣已经连呜呜的声音都没有了!

    夏臣只是一动不动的趴在板凳上,硬木杖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打在一块烂肉上,没有任何反应!

    周围的管事家丁这下子是真的慌了,眼看夏臣已经快没有声息了,再打下去,夏臣可就真的被活活打死了!

    偏偏管事的硬着头皮劝了几次,老爷也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一副铁了心要把夏臣活活打死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为了防止有人到内院报信,老爷已经让人把二进门的门都锁了,就是想去报信也进不去啊!

    就在众管事心惊胆战的时候,二进门的地方出现了一阵喧哗,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肯定是终于被内院觉察到了,夫人知道了!

    也是这夏臣命不该绝,先前他在挨板子之前故意的大声嚷嚷和老爷子争辩,正好被一个路过二进门的丫鬟听了去了,这丫鬟听到了之后特地到二进门的地方看了看,发现门竟然已经锁了,顿时意识到不妙,这才跑去报信去了!

    虽然夏臣不争气老是闯祸,但是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夏夫人虽然有时候也恨不得狠狠的打他一顿,但是真的听到老爷要请家法教训他,心里又舍不得!

    虽然不知道夏臣又惹了什么祸事,但是能让老爷动用家法,那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老爷的火一上来没轻没重的,可别把人给打坏了!

    所以夏夫人听到丫鬟来报了信儿之后,就连忙火急火燎的带着丫鬟婆子赶往前院!

    夏老爷让人把二进门从里面锁了,管事的叫不开,但是夏夫人却叫的开。出了院门转过大厅,就看到老爷正在抡着硬木杖狠命的打着。

    场面十分寂静,只有硬木杖打在夏臣身上那种沉闷的声音在回响,没有夏臣的惨叫声,只有硬木杖上的血迹淋漓,这样的场景才更加可怖!

    硬木凳上的夏臣已经没了动静,没了声息,莫不是已经打死了?夏夫人见此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尖叫道:“老爷!”

    听到了后面的声响,知道是自己夫人来了,但是夏老爷还是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受到了惊吓的夏夫人尖叫一声飞快的冲了上来,一下子扑倒在了夏臣的身上,将夏臣抱了起来,哭道:“我的儿啊!你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眼看硬木杖就要打在了夫人身上,夏老爷这才生生停了下来,喝道:“你起开!”

    夏夫人哭道:“老爷,臣儿毕竟也是你的骨肉,犯了错教训一下也就罢了!老爷要是再打下去,他会被活活打死的!”

    夏儒听了怒道:“我今天就是要活活打死他!这个孽障,留着他早晚要被他害的家破人亡!还不如早点打死了事!”

    夏夫人哭道:“他要是犯了错,教训一番让他改了就是!老爷若是执意要打死他,那就把我们娘俩一块打死吧!”

    夏儒听了气的扬了扬硬木杖,最终叹息一声摔在了地上,转身气冲冲去了!夏夫人这才哭着吩咐道:“还不快去抬个软榻过来,快去打发人请郎中!”

    夏家一番鸡飞狗跳的折腾已经到了夜间时分。这个时候马永成正好坐着马车赶到了豹房。

    今天发生的事情在京城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东厂提督的马永成又怎么会不知道!况且白玉兰还曾向东厂打过招呼,虽然只是白玉兰打的招呼,但是白玉兰可是小侯爷的亲信,若不是小侯爷的意思,白玉兰也不敢擅专!

    一个皇后娘娘的娘家人,一个是太后娘娘的娘家人,一个是无权无势的皇亲国戚,一个是大权在握的皇帝心腹,一个是毫不相识的陌生人,一个是曾经并肩作战的老朋友,所以这根本就不是选择!

    况且作为宫里数得着的大太监,皇上大婚之夜拂袖而去,到如今都没有宠幸过皇后,这事情根本瞒不过马永成!所以皇后娘娘对宫里来说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若是皇后的娘家真的不自量力的和小侯爷磕起来,哼哼,小侯爷的手段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的!既然小侯爷能参与到皇后的决定当中,就不能鼓动皇帝废掉皇后吗?

    况且今天小侯爷这万两白银、千两黄金砸进去,就够夏家喝一壶的!看上去小侯爷是一副好脾气,可是若是真的惹到了他,出手可是十分狠辣!

    到了豹房,马永成才知道皇上竟然在批阅奏折!马永成到了豹房特设的小御膳房让人准备了一碗参茶,这才捧着来见皇上。

    “皇上夙兴夜寐,如此勤勉的批阅奏折,就是三皇五帝也不过如此贤明!”马永成奉上参茶,笑呵呵的拍马屁。

    “哈哈,三皇五帝可不敢比,朕批阅了一会儿就有些累了!”正德皇帝看着还有一摞高高的奏折要批阅,忍不住有点犯愁。

    “皇上要保重龙体啊!这奏折哪里有批阅完的时候!皇上也当适当歇息一下才好!”马永成笑着奉承道。

    正德皇帝和了两口参茶,感觉舒坦多了,懒洋洋道:“是有些累了!”

    马永成目光一转笑道:‘皇上,老奴今天还听了一件新鲜事儿,是关于小侯爷的,要不老奴将给皇上听听解解乏?”

    正德皇帝听了顿时来了精神,笑道:“张知节吗?他怎么了?”

    马永成呵呵笑道:“听说啊,小侯爷今天可是破财了!”

    正德皇帝听了笑道:“朕当是什么呢?他今天护送清宁郡主去上香为太后祈福了,破财也是应当的,这也是他对太后的孝心!”

    马永成呵呵笑道:“皇上说的是,为太后尽孝自然是小侯爷应该做的!老奴说的也不是这个,老奴说的新鲜事儿是,小侯爷今天在街上被人生生敲走了万两白银、千两黄金!这可不是破财了吗?”

    正德皇帝听了吃了一惊,万两白银、千两黄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正德皇帝眼神一凝,疑惑道:“这可真是新鲜事儿,谁这么大本事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