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87章 正德回宫

    正德皇帝终于回宫了,大婚了这么久这竟然是皇帝和皇后的第三次见面,不得不说这对夏皇后来说确实有些委屈!

    正德皇帝都已经快要忘了自己的皇后长的什么样子了,见到皇后觉得真是好陌生啊!不过让正德皇帝有些诧异的是,皇后一举一动竟然看上去俏皮灵动了不少!

    这让正德皇帝有些拿不准,记忆中的皇后可不是这个样子的,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比较顺眼的嘛!

    正德皇帝先是去了慈宁宫给太后问安,又被太后说教了一番,不过好在太后此时也不敢说过了,若是说过火了,皇上一气之下再去了豹房这可就难办了!

    出了慈宁宫已经天色渐暗了,张永连忙问道:“皇上,御驾歇往何处?”

    跟在后面的夏皇后听了之后极为紧张,好在正德皇帝直接了当道:“去坤宁宫吧!”

    跟在后面的夏皇后听了心里头泛起了阵阵惊喜,袖子里的粉拳握的紧紧的,自己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啊!

    到了坤宁宫之后,夏皇后收起了自己皇后的架子,开始按照自己的娘亲的教导撩拨正德皇帝!不得不说,庆阳伯夫人确实很有一套,怪不得庆阳伯听了自己夫人已经对女儿倾囊相授之后放心了不少。

    正德皇帝在豹房里虽然也能临幸宫女,但是那些宫女更加不堪,一个个的吓得就跟木头人一样,只知道老老实实的摆开姿势,任由正德皇帝施为,一个个就跟木偶一般。

    现在的夏皇后终于有了灵动之意,学着开始撩拨起来,虽然十分生涩,比起那两名扬州瘦马来差的远了,但是比起宫女来要强的多了!

    正德皇帝回宫本就想着宿在坤宁宫,省得最后会生出些留言出来,这下子一拍即合干柴烈火,正德皇帝竟是也情动了起来。

    见到皇上竟然真的被自己撩拨的情动了,夏皇后羞涩之余,也心里窃喜,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如此有用,当下趁热打铁开始继续撩拨。

    没多久正德皇帝就已经情动了,毫不客气的抱着夏皇后一边上下其手,一边啃起来!夏皇后被正德皇帝抱着开始侵犯起来,心里头又委屈又是高兴,自己的处子之身在今夜终于算是要结束了!

    见到这法子有效,夏皇后禁不住想起了自己娘亲的殷殷教导,女人在床笫之间一定要骚一些,浪一些,一定要有诱惑性!

    没错这就是庆阳伯夫人对夏皇后说的,当时徐佳颖虽然听了张知节的总结,但是可没有直接把让皇后骚一些浪一些这种话说出来,而是说的非常委婉。

    但是庆阳伯夫人毕竟是过来人,很容易就领会了,所以对夏皇后说的时候就没有顾忌什么,而是直接了当的说了!

    当时的夏皇后听到娘亲让自己骚一些,浪一些,真是羞的满脸通红!入宫以来的教导都是贞静贤惠、遵规守矩,哪里会有这些教导!所以当时的夏皇后十分不好意思,但是现在见到娘亲的教导真的管用了,夏皇后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

    要骚一些,要浪一些,夏皇后的心里不断地默念,想着那些填鸭子似的教导,夏皇后终于开窍了,娇柔的身子在正德皇帝的身上纠缠,悦耳的声音带着一丝媚意响了起来。

    正德如闻仙音,顿时激动了起来,一下子就将夏皇后摁在了凤床上,见到效果这么明显,夏皇后更是起劲了!

    这下子正德皇帝终于难得的体验了一把真正鱼水之欢的滋味,甚至一次不够,兴致高昂的正德皇帝准备梅开二度!

    虽然夏皇后身下难掩疼痛,但是见皇上仍然兴致高昂,心里不免也有几分窃喜,强忍着疼痛开始再次取悦正德皇帝。

    回府之后,张知节就发现徐佳颖斜倚在软踏上,眼睛还有些红肿!张知节笑道:“怎么了这是?”

    徐佳颖不好意思道:“偶然间听到说沈氏曾经救过二爷,妾身这才找瑞根打听了一番,才知道原来二爷在霸州的时候竟然如此凶险!”说到最后,徐佳颖忍不住眼睛又开始红了!

    徐佳颖到现在想起来都还十分后怕,张知节握着她的手笑道:“都过去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吗?战场之上,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儿!”

    徐佳颖有些责怪道:“二爷也是,回来就轻描淡写的提了提,也不和妾身说!”

    张知节笑着安慰道:“反正都已经过去了,跟你们说了也徒然让你们担心受怕!放心吧,你夫君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徐佳颖有些嗔怪道:“那也不成,听瑞根说是多亏是沈小姐带着药材,这才救了二爷!沈小姐可是咱们侯府的大恩人,可得好好谢谢人家才是,咱们这不声不响的,人家岂不是怪咱们没礼数!”

    张知节听的有些耳热,讪笑道:“其实我已经谢过了!回京的第二天,我就去她府上专门谢过了!”

    “这么大的恩情,二爷亲自登门致谢也是应当的,以前是妾身不知道,现在妾身知道了,自然不能装作不知道,还得备上重礼好好谢谢沈小姐才是!”徐佳颖笑道。

    听徐佳颖的意思是要登门拜谢沈氏,这可让张知节吃了一惊。虽然徐佳颖看上去脸上一片笑容,但是让徐佳颖去见沈氏,张知节总觉得心里好别扭啊!

    张知节含糊道:“反正我都已经谢过了,而且我和她也算关系匪浅,虽然是救命的莫大恩情,但是也不必太过见外,我去谢过了就好了!就不用你再亲自去登门亲自致谢了!”

    “况且前些日子她的贴身丫环惹了庆阳伯府就是我出的面,这里面因因果果的很多,也说不上谁欠谁的,你就不用刻意去道谢了!”

    听着听着徐佳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抿嘴笑道:“二爷好像很怕妾身去见沈氏啊?”

    张知节干咳道:“怕?我怕什么?我哪有什么好怕的啊?只是我觉得你再去道谢有些太过兴师动众,多此一举了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