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89章 两美相见

    还要好好准备一番,准备什么?准备上演全武行吗?沈氏有些无语,就冲自己在霸州救了张知节的性命,寿宁侯府就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沈氏为难的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而不是别的什么,可不像紫烟担心的那样!

    看到小姐丝毫没有要准备什么的意思,紫烟小声道:“小姐,要不要先安排好人,事有不对就让人去通知小侯爷!”

    沈氏嗔道:“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不会生什么的!她要来登门拜谢,小侯爷岂会不知道,肯定是心里有数的!”

    紫烟听了觉得小姐说的倒也有道理,接下来两个人就为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饰开始为难起来。

    一直到了下午,侯府的马车才慢慢停在了沈家的大门前,沈家大开中门将徐佳颖迎了进去。徐佳颖下了马车一眼就看到了盈盈而立的沈氏,穿着打扮十分肃静雅致,站在那里如同一朵绽放的兰花随风摇曳,任是谁见了都得赞一声好一个标致的美人!

    当真是我见犹怜啊!徐佳颖心里头兴起了几分惊艳,沈氏有何尝不是,看到明眸皓齿国色天香的徐佳颖款款的下了马车,沈氏立即迎了上来!

    沈氏还未开口,站定的徐佳颖已经笑道:“沈姐姐,冒昧打扰,还望沈姐姐不要怪罪!”

    “少夫人真是太客气了,欢迎还来不及呢,哪里有什么打扰?”沈氏走上前来笑语盈盈道。

    “什么少夫人不少夫人的,若是沈姐姐不嫌弃就叫我妹妹就是了!”徐佳颖笑道。

    没想到前来拜访的徐佳颖竟然姿态放的这么低,沈氏松了一口气道:“那我就托大喊一声妹妹了!妹妹快里面请!”

    沈氏和徐佳颖手拉着手就像是两个姐妹一般向客厅走去。分宾主坐下之后,徐佳颖笑道:“久闻沈姐姐的大名,一直以来都帮了我们家二爷不少忙,只是一直未曾谋面!”

    沈氏笑道:“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反倒是麻烦了小侯爷不少事情!”

    “本应该早就来登门的,只是我直到昨日才知道霸州之事的详情,这才知道原来我们家二爷是得蒙沈姐姐所救,阖府上下真是感激不尽!”

    “谈不上什么救命之恩,不过就是些药材而已,不值什么!”沈氏温和的笑道。

    沈氏和徐佳颖笑语盈盈的聊着,张知节其实心里也极为挂念,还特地让人盯着点沈家,只是传回来的消息一切正常,这让张知节的心放了下来!

    其实今天又岂止是张知节的心放了下来,还有人的心也彻底的放了下来,那就是庆阳伯和庆阳伯夫人!自从知道了昨天正德皇帝回宫了之后,庆阳伯和庆阳伯夫人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第二天一大早庆阳伯夫人就早早的进宫了,在坤宁宫见到了一脸红晕的皇后娘娘,虽然还没有细问,但是庆阳伯夫人已经知道了,皇后终于被皇上临幸了!

    见到自己娘亲一脸急色,皇后立即遣退了宫女太监,庆阳伯夫人见到宫女太监都下去了,立即紧声问道:“怎么样?昨夜皇上是宿在坤宁宫吗?”

    夏皇后红着脸点了点头,庆阳伯夫人见了脸上一脸喜色,夏皇后小声道:“皇上要了我两次,现在还有点疼!”

    庆阳伯夫人听了脸上喜色更盛,小声笑道:“是因为头一晚的原因,以后就不会了,就算一夜三次四次都不会痛的!”说罢,庆阳伯夫人和夏皇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没过多久,庆阳伯夫人就一脸喜气的离开了皇宫,回到府上,庆阳伯正在书房里来回转圈。

    见到自己夫人终于回来了,庆阳伯急声道:“怎么样了?怎么样子了?”

    庆阳伯夫人喜上眉梢道:“好!好着呢!皇上一连要了两次,这下老爷可放心了吧!”

    庆阳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喜道:“这可都是夫人的功劳!”自己的夫人对床笫之道极有悟性,哪怕是老夫老妻了庆阳伯都还对老妻极有兴致!没想到自己的夫人精通这个,不但能把自己伺候的舒舒坦坦,还能指点女儿坐稳皇后之位!

    庆阳伯夫人自然知道老爷的意思,红着脸啐道:“你个老不羞!”这些日子庆阳伯日夜悬心,心里头十分焦躁,彻夜难眠,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了心情大好之下,看着老妻红着脸,半老徐娘的样子十分撩人,禁不住小腹一热!

    这些日子庆阳伯确实顾不得床笫之事,心事尽去反而生出了几分兴致,虽然是在白天的书房里,但是未他的允许向来没人敢进他的书房,所以庆阳伯十分大胆的就凑了上来。

    都老夫老妻了,庆阳伯夫人哪里不知道老爷的意思,就顺着老爷的心意开始伺候起来。

    不过到底是年纪大了,没一会儿庆阳伯就气喘如牛的伏在庆阳伯夫人身上不动了。庆阳伯夫人温柔的给老爷擦着汗,小声道:“看这个情形,皇上是十分喜乐皇后了!臣儿的封赏总悬着也不是个事儿,不论是府上还是皇后脸上都没有光彩!”

    听到夫人提起了那个只知道闯祸的孽子,庆阳伯脸上显出了一丝不耐之色,皱眉道:“提他作甚?没有封赏更好,有了封赏还不知道要膨胀到什么程度!”

    庆阳伯夫人到底是心疼儿子,细声道:“这毕竟关系着府里的脸面,也关系到皇后的脸面!是不是让皇后吹吹枕头风?”

    庆阳伯听了神情一凛,沉声道:“你可不要胡来!谁说皇后的后宫之位稳了,不过是有了个好的开端而已!你不要鼓动着她做傻事,平白失去了圣宠!”

    “夏臣是得罪了张知节,张知节的能量你也看到了,这次的事情全是他一个人的谋划。正是因为他的帮助,皇后这才能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你想想,若是再得罪了张知节,他要是针对我们的话怎么办?不说别的,宫里头还有两个嫔妃呢!”

    是啊,要是张知节真的起了帮助那两位嫔妃的心思,那可真是麻烦了!庆阳伯夫人心里十分犹豫!

    (本章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