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93章 宁王府

    眼前的这两个人器宇轩昂,不像是等闲之辈,而且穿着也十分华贵。毕竟刚刚替自己说话了,夏臣笑道:“刚才还要多谢两位仗义执言,哼,这酒楼真是十分不地道,竟然还不承认,我岂是缺那几两银子的人?”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公子器宇轩昂,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贵不可言啊!岂会做那种没品的事情,我也不过是不想公子被人误解而已!”那两人自然心里吐槽,但是面上还是笑语盈盈!

    人中龙凤,贵不可言这几个字着实挠到了夏臣的心窝里,夏臣听的喜不自胜,连连自谦,虽是自谦却带着一丝自得之色。

    “我们来自南方,是宁王府中人,跟着世子刚刚入京,正想结识一些朋友,在下刘解,这位是曹宾,不知道公子是?”刘解拱手道。

    “哦,在下夏臣!”既然人家都已经自报家门了,况且也来历不小,夏臣也不再遮掩,痛快的报了出来。

    刘解听了豁然变色道:“公子姓夏?不知和皇后娘娘……”

    夏臣自矜道:“不瞒兄台,在下正是皇后娘娘同母同父的兄长!”

    刘解听了长施一礼道:“竟是国舅爷,失敬,失敬!我说怎么一见公子就觉得公子贵不可言!”

    夏臣摆手自嘲道:“什么贵不可言?说起来,一言难尽啊!我刚刚做了件糊涂事,皇上一怒之下把对我的封赏撤了!我这都快成了笑柄了!”

    曹宾笑道:“国舅爷不可妄自菲薄,一点点的挫折而已,不过是暂时的,有皇后娘娘坐镇后宫,国舅爷早晚都要飞黄腾达!”

    夏臣听了也毫不客气的点头道:“那倒也是!不过就是等的时间也很熬人啊!”

    “且不管这些烦心事,今日能够偶遇国舅爷实在是我们兄弟俩三生有幸,,我们兄弟俩对京城的飘香院早就心向往之,今天还请国舅爷赏脸,一起同游飘香院才是!”刘解哈哈笑道。

    飘香院乃是京中数得着的几座青楼之一,夏臣自己也是心向往之,只是奈何囊中羞涩!夏臣干笑道:“正好今天还有点事情,改日一定在飘香楼设宴,答谢两位刚才仗义相助!”

    夏臣只想着现在赶紧溜了,至于改日之说不过是托词而已!但是刘解却有些不满道:“怎么能让国舅爷破费?国舅爷莫不是瞧不起我们宁王府?咱们兄弟能请动国舅爷那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要是国舅爷还想着自己破费,那就是瞧不起我们宁王府了!”

    夏臣听了刘解的话只觉得心花怒放,但是面上却矜持道:“绝对没有看不起宁王府的意思!这样吧,既然两位兄台如此盛情邀请,那我就将事情推了吧,今晚定会陪两位兄台玩个尽心!”

    就在夏臣心花怒放的时候,张知节却在皱眉苦思。若说藩王遣子入京祭拜先帝也算说的过去,宁王爷就是用的这个名号,所以宁王爷上了奏章之后,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

    但是现在宁王爷的儿子入京了,大家这才有点懵逼,原来宁王爷的儿子竟然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奶娃娃。货真价实的奶娃娃,还得带着四个乳母喝奶!

    所以张知节也觉得蹊跷,藩王无召不得入京,若是宁王感念先帝,想要祭拜陵寝,遣王府长史代劳也是可以的。但是宁王却遣了自己只有四岁的儿子来了,这算怎么回事?

    十四岁的话入京代为祭拜还能说得过去,遣四岁的孩子入京那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张知节苦思冥想也没能想明白,一个四岁的孩子能干什么!

    张知节让锦衣卫留意着跟着入京的宁王府中人都在干什么。却现宁王府中人开始大肆的送礼,给高官显贵,皇亲国戚挨个送大礼。

    张知节回府的时候,侯府也收到了宁王府送来的大礼,张知节看着箱子里珍贵的珠玉古玩也得赞一声好大的手笔!关键是,宁王不止送了自己一家,而是满京城送着呢!

    这礼物收也不是,退也退不掉,张知节让人封存了,且走一步看一步吧,狐狸的尾巴总会露出来的!

    张知节去豹房的时候,正直正德皇帝高兴的时候,见到张知节来了,连忙招呼道:“这是宁王送来的蝈蝈,果真是蝈蝈中的极品,极为神勇无敌!”

    宁王既然满京城里送礼,自然不会错过宫里的贵人,送的东西都是投其所好,送给正德皇帝的自然都是些玩物。

    张知节笑道;“宁王爷倒是有心,对了,宁王世子呢?”

    “在宫里呢!那小子倒是极为好玩,太后和皇后都非常喜欢,把他留在宫里了!有了他在,小红豆也算是有了个玩伴了!”正德皇帝毫不在乎道。

    小红豆?张知节突然眼前一亮,小红豆被皇上收为义女封为永和公主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若是有心的话,很多人都能打听到。

    莫不是宁王爷是打的这个主意?想着让年仅四岁的儿子入京,祭拜先帝是幌子,其实真实的用意是想着博得宫里太后、皇后的喜欢,然后效仿小红豆?

    正德皇帝虽然喜欢小红豆,但是收她为义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小红豆是自己的闺女,是太后的侄孙女!宁王的儿子要想走正德皇帝的路线怕是行不通!

    除非是宫里头太后或者皇后有意,若想走通太后的门路,那就一定要疏通好自己家和二叔家!但是事实上,虽然宁王给自己家送了重礼,但是也没有热情深入结交的意思!

    这就有意思了,不是走太后的门路,难道是走皇后的门路?要想走皇后的门路的话,毫无疑问,宁王府一定会重礼砸下夏家!

    这个只要让锦衣卫留意一番就能印证自己的想法了,只是宁王费尽心力的想让自己的儿子被皇后收为义子,有什么好处呢?

    没有任何好处,皇帝的亲儿子若不是太子也只是受封亲王罢了,而宁王的嫡子本就是会继承亲王位,又何必大费周章,多此一举?

    (本章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