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03章 双腿尽断

    自从被刘解抛弃了之后,夏臣就一直愤愤不平的待在院子里哪都没去!没人请他去,他自己又没多少银子,吃惯了山珍海味,清粥小菜他还不愿意!

    虽然待在了院子里,但是夏臣也没和往常一样抱着丫鬟们胡闹。一是这些丫鬟们他已经看不上眼了,二是,他真的是累坏了。

    所以此时的夏臣老实的躺在床上,动都不愿动一下,几个丫鬟围着给他捏腿捶背,轻了重了的还免不了被夏臣又打又拧的!

    就在夏臣悠哉悠哉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剧烈的脚步声,这让夏臣十分不悦!他倒是没有想到会是他老爹,因为他老爹从来不来他这里,要收拾他也都是将他叫过去收拾!

    当然也不会是他娘,因为庆阳伯夫人那是知礼之人,可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夏臣待要开口喝骂,夏儒已经风风火火面沉似水的进来了。

    夏臣这才知道进来的人是他老爹,夏臣忍不住吓得一哆嗦,更让他害怕的是他老爹身上的那股寒气,让人不寒而栗。虽然夏臣自忖没有干过什么错事,但是还是心里惊惧不已!

    然后夏臣就看到了他老爹身后跟着五六个小厮,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一根硬木杖,硬木杖上血迹斑斑,这个他熟悉的很!这才更让他惊惧,这是又要行家法吗?

    为什么啊?我这就几天就是逛了逛青楼,还没花府里的钱,都是人家请的,难不成这也有错了吗?

    夏儒进来就看到了这个孽子悠哉悠哉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闯下了弥天大祸,将整个夏府都牵扯进了巨大的风险之中,竟然还不自知,还在这里悠哉悠哉!

    丫鬟们见到老爷来了全都赶紧站起来福身行礼,夏臣也吓得一个打滚下了床,站了起来,紧张道:“爹,我,我什么都没干啊!”

    “你跟宁王府的人一起去逛了青楼,还在账上署了名是吗?”夏儒沉声道。

    夏臣听了心里一沉,叫屈道:“爹,这又不是我敲诈勒索,是他们主动请我去的!他们只是想要交我这个朋友,这总没有错吧?”

    看来那郭青说的是句句属实了,夏儒点了点头,沉声吩咐道:“把他给我摁在床上摁住了!”

    后面的小厮听了顿时一拥而上,将夏臣向床榻上按去,夏臣急了,这好不容易好了没几天终于能下床了,他可不想再遭罪了!

    夏臣一边剧烈的挣扎,一边高声喊叫:“爹,你不能打我!我没犯错!娘,快来救我啊!爹要打死我了!你们这些没眼力劲儿的东西,还不快去禀报夫人去!”

    虽然夏臣剧烈的挣扎,但是他那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被死死的摁在了床上!

    见到夏臣已经被摁死了,这次夏儒也不再废话了,直接接过了硬木杖就高高的扬了起来。

    夏臣见此已经绝望了,这一顿家法看来是免不了了,只能希望夫人能来的快一些!夏臣使劲绷着腚上的肉,等待硬木杖落下来!

    但是腚上始终没有感觉,反而小腿上传来了“咔嚓”一声,接着钻心的剧痛从腿上传来!不用看他也知道,他的腿断了!夏臣开始声嘶力竭的惨叫了起来!

    但是夏儒却对这凄惨的叫声不为所动,又扬起了硬木杖朝着夏臣的另一条腿落了下来,咔嚓一声,夏臣的另一条腿也断了!

    夏臣不停的惨叫,面色青白,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夏儒将硬木杖靠在一边,冷声道:“我会让人来给你治伤,你死不了的,不过,这辈子你就躺在床上过吧!省得出去惹是生非!只要夏家能够延续,就会一直养着你,直到你死!也算尽了我这个当父亲的责任!”

    说罢夏儒就头也不回的去了,只留下夏臣在床上不断的惨叫!

    当夏臣因为断了双腿而在床上不断的惨叫的时候,张知节正好和徐佳颖一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这一路上徐佳颖也是在想三想四。

    服侍着张知节梳洗完了,到了床上之后,徐佳颖这才开始迫不及待的开始问道:“你怎么会觉得皇后会产生收世子爷为义子的打算?”

    张知节叹了口气道:“猜的!”

    徐佳颖听了瞬间睁大了双眼,啊哈,猜的?这么郑重的和太太说了,竟然是你自己猜的?

    张知节笑着解释道:“也不是凭空猜测,只是没有切实的证据而已,但是很多事情的表象都指向这个!若是真发生了这事的话,也能印证一件事情!”

    但是徐佳颖还是疑惑道:“就算是有人怂恿,皇后也不大可能同意吧,这件事情对她又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产生麻烦!况且庆阳伯也是个精明人!”

    这也不是什么机密,张知节笑着解释道:“宁王府应该是事先给夏家下了套!这些日子,宁王府的人一直带着夏臣花天酒地,花了足足八九万两银子,还十分阴损的让夏臣都在账上署了名字!”

    八九万两银子?!即便是徐佳颖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即便是富贵如他们寿宁侯府,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况且是刚刚发迹的庆阳伯府,估计是绝对凑不出来的!

    徐佳颖蹙着眉头道:“这么说,宁王府就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处心积虑了,细思极恐啊!”

    张知节点头道:“是啊,细思极恐啊,你也跟着太太入宫去吧,看看到底什么情形,回来跟我说一下!”

    徐佳颖听了沉静的点了点头,既然知道了那她一定会随着太太入宫的,这关系到家族荣辱兴衰,她与张知节已是富贵一体,自然不可能袖手!

    虽然她年轻识浅,但是毕竟是张知节的妻子,妻凭夫贵,可不像一般的小辈一般,即便是在宫里也是能说的上话的,她和太太一起劝太后娘娘也能出一点力!

    看到徐佳颖忧心忡忡的样子,张知节禁不住笑道:“你不用太紧张,这事可大可小,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给皇上敲了边鼓,皇上当不至于糊涂!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