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62章 愁苦

    其实正德皇帝也知道自己的这位首辅大学士一定能听得懂自己的话,事实上,正德皇帝并没有想到李东阳会反对,因为当时宣宗皇帝本欲遣一良将领兵平叛,最终还是内阁大学士杨荣建议宣宗皇帝御驾亲征的!

    这与今天的情形何其相似!同样是亲王造反,自己同样是和当年的宣宗皇帝一样打算择一良将领兵平叛!但是和宣宗皇帝不同的是,自己没有大学士建议自己御驾亲征!

    所以正德皇帝还得自己出言暗示,所以说完之后的正德皇帝就在等着李东阳听明白自己的暗示之后,像当年的大学士杨荣建议宣宗皇帝那样,建议自己领御驾亲征!

    但是正德皇帝并没有等来李东阳的建议,反而发现李东阳的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变得十分难看!

    这让正德皇帝有些纳闷,大学士到底是听出来了还是没有听出来啊?就在正德皇帝纳闷的时候,李东阳沉声道:“皇上若是心慕宣宗皇帝,那可真是天下黎民百姓的幸事,江山社稷的洪福!”

    咦,大学士这不是明白了自己的暗示了吗?这就开始建议自己御驾亲征了吗?真是好激动啊!正德皇帝聚精会神的听着李东阳的话。

    “当年宣宗皇帝勤于政事,赏罚分明,任用贤臣,最重要的是宣宗皇帝善于纳谏!若是皇上真的心慕宣宗皇帝,那真是大明之福了!”

    听到这里原本一副十分满意的表情的正德皇帝,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这李东阳到底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但是不管李东阳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他刚刚所说的宣宗皇帝勤于政事、赏罚分明、任用贤臣、善于纳谏分明就是指责自己不勤于政事,不善罚分明,不任用贤臣,不善于纳谏!

    越想心里越是有气,但是正德皇帝最终还是忍了,直截了当开门见山的说道:“当年汉王意图不轨,拥兵造反,宣宗皇帝御驾亲征,不战而屈人之兵,让汉王望风而降!大学士可知此事?”

    皇上果然是想着御驾亲征!

    “当年英宗皇帝被阉贼王振怂恿御驾亲征,发生了土木堡之变,文臣武将死伤无数,朝廷的精锐大军更是毁于一旦,甚至英宗皇帝都被瓦刺的也先所俘!这简直就是血一般的教训啊!皇上可知此事?”李东阳痛心疾首道。

    土木堡之变影响何其深远,正德皇帝又怎么会不知!但是听闻李东阳话里话外都是在把自己比作英宗皇帝,正德皇帝心里难免不喜!

    况且这根本就不是一码事!当年宣宗皇帝讨伐的是造反的亲王,而英宗皇帝却是征讨瓦刺,这其中自然有很大的差别!

    而且英宗皇帝本身不懂兵法韬略这才让王振乱来,但是自己可是从小就熟读兵法!而英宗皇帝盲目信任一个毫无能力的太监,自己身边又没有盲目信任的太监!

    额,这个曾经的刘瑾不知道算不算自己盲目信任的太监,不过这个不重要了,因为自己已经看穿了刘瑾的真面目并且将他杀了!

    所以正德皇帝毫不心虚,面对李东阳的诘问,正德皇帝沉声道:“朕自然知道土木堡之变!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前的情形与英宗皇帝并无任何相似之处,相反,与宣宗的皇帝倒是大有相似之处!”

    “首先,朕并非不通兵法韬略!其次,朕身边也没有盲目信任的太监!相反,朕会带着王守仁一同平叛,对于王守仁的能力,你们不是都相当的推崇吗?”

    “只需择一良将就能平定叛乱,何劳皇上亲身犯险?还请皇上三思!”李东阳沉声道。

    “朕早就已经三思过了!自朕登基以来,常有奸人意图不轨,屡屡兴风作浪,让天下不得安宁!所以朕才想着御驾亲征,这样才能震慑屑小之辈!”正德皇帝沉声道。

    不得不说,正德皇帝所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若是没有土木堡之变的前车之鉴,李东阳说不得还真觉得这事皇上御驾亲征也不失为一条上策!

    但是有了土木堡之变的前车之鉴,特别是孝宗皇帝又只有正德皇帝一个儿子,而正德皇帝又没有子嗣,所以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后果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所以思前想后,李东阳还是觉得皇上不应该御驾亲征,所以李东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语重心长劝道:“皇上,您乃是国之根本,实在是不宜亲身犯险!况且红衣教本就疯狂残暴,曾经行刺过皇上,皇上当居于深宫主持大局才是!”

    “阁老,宁王不过是一个闲散王爷,朕亲帅大军生擒他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至于红衣教,也不过是藏头露尾之辈!况且如今红衣教教主已经被张知节锁定了,现在正在满天下的通缉她!朕带着数万精兵,又何惧些江湖草莽!”正德皇帝慨然说到。

    李东阳还要待说什么,正德皇帝已经摆手道:“朕意已决,如今宁王已然造反,大军当及时开拔,阁老还是回去重新起草诏书吧!”

    李东阳还不打算放弃,但是正德皇帝说完之后已经转身去了!李东阳这才无奈的起身,脸上皱起了深深的眉头,一脸苦色!

    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将御案上的起草诏书奉给了李东阳,李东阳带着诏书一脸愁苦的远去了!

    文渊阁的值房里,大学士杨廷和正在和兵部尚书、礼部尚书、户部尚书商议出兵的繁琐之事!他们本就没有对李东阳进呈起草的诏书一事有什么担心!

    但是出乎他们的预料的是,他们竟然见到李东阳捧着起草的诏书回来了,而且是一脸的愁苦之色!这可不像是李东阳的作风!李东阳大学士入朝四十年,柄国十几年,什么样的风风雨雨没有见过,早就练就了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本事!

    但是现在李东阳大学士的脸色却极为愁苦,这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愁苦!可见李东阳大学士是真的遇到了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