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64章 暴烈

    虽说整个京城的官场都躁动了起来,但是最躁动的还是都察院!因为都察院本就是御史,言官嘛,劝谏皇上这本就是他们的职责!

    现在皇上竟然要御驾亲征,这事真是太糊涂太不靠谱了,知道消息之后,整个都察院的御史们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都察院的御史们脸红脖子粗的嚎叫着议论了一番,一个御史叫道:“各位还等什么,赶紧写奏折上书皇上,一定要劝谏皇上打消御驾亲征的念头!”

    “对,必须要陈述一番当年土木堡之变的惨剧,让皇上意识到这御驾亲征是多么的危险!对江山社稷是多么大的危害!”

    周围的御史们听了纷纷应声,都摩拳擦掌准备回去写折子!这个时候一个一直都有些沉默的御史沉声道:“宁王造反,军情紧急,如今朝廷马上就要出兵了!咱们上折子实在是太慢了!会误了大事的!”

    “这,倒也是,难不成还不写折子了吗?这倒也是,那怎么办?”

    那位御史一脸沉重一字一顿道:“午门跪谏!”

    这几个字如同有一种魔力,让整个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午门跪谏,这是最暴烈的劝谏皇上的手段!上一次午门跪谏发生在正德元年,群臣于午门跪谏,请诛八虎!

    但是最终的结局并不好,不但让八虎成功翻盘,还让八虎因此窃居高位,刘瑾更是因此坐上了司礼监掌印太监,从此开启了权阉之路!祸国殃民无恶不作,并且开始大肆血腥报复朝臣!

    “怎么你们都怕了?御史乃国之诤骨,国家养士,仗义死节,此乃御史的本分!值此国家危亡之际,死亦如何,死得其所!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那名御史慷慨道。

    “好一个国家养士,仗义死节,死得其所!午门跪谏,算我一个!”又一个御史慨然道。

    于是更多的御史纷纷跟着附和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御史开始应声,即便是本来就不愿冒险的御史也不得不应声。

    都察院的御史们最先浩浩荡荡的开往午门,其余的衙门纷纷得到消息,最先鼓噪的是六部给事中,他们与都察院的御史一样都是言官,并称科道言官。如今见都察院已经率先行动了起来,六部给事中自然不甘落于御史之后!

    于是这些给事中都纷纷鼓动六部的官员,在都察院的御史们来到了午门之后,各个衙门的官员也陆续纷纷赶来,加入到午门跪谏的队伍之中!

    乌泱泱的官员跪在午门之前,声势极为骇人,还有官员陆续赶来加入。午门的守卫个个都变得极为紧张,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这些官员因何而来,但是显然这是在跪谏。

    这是最为暴烈的手段,几乎在拿性命向皇上谏言。上一次大规模午门跪谏还是名震京师的请诛八虎事件,那一次不知道有多少官员被刘瑾杖死杖残,又不知道有多少官员冤死与诏狱之中!

    总之一旦发生了午门跪谏,那一定是震惊朝野的大事件!所以这些守卫虽然知道这些文官不可能冲击宫门,还是感到莫名的紧张起来!整个午门的气氛变得极为凝重,像极了暴雨将来黑云压城的那种压抑窒息感!

    文渊阁值房里的重臣还不知道即将要来的狂风暴雨,他们还在想着怎么劝谏皇上回心转意,打消御驾亲征的念头!

    他们都是朝廷的重臣,身居高位多年,宫里宫外都有路子!况且宫里本就像个巨大的筛子,很难保住什么秘密!几位重臣通过各自的渠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不是张知节在捣鬼!竟然只是一个太监!而且还不是张永、马永成、谷大用等大太监,只是一个新进乾清宫的低级太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这阉货真是好大的狗胆!竟然不知轻重的怂恿皇上御驾亲征,这简直就是活脱脱的王振,此等奸人实在该杀,怎么能留在皇上身边?”兵部尚书脾气火爆,怒骂道。

    还好,还好,这真是最好的情形了,既不是张知节怂恿的皇上,也不是张永等几个大太监怂恿的皇上,也不是皇上自己生出了这种心思!

    兵部尚书率先站起来沉声道:“走吧,咱们一起去劝一劝皇上!”

    两位大学士带着三位尚书出了值房,刚走了没两步,只见吏部尚书、刑部尚书、工部尚书等正在面沉似水的大步走来,脸上的神色极为凝重。

    李东阳当先开口道:“你们也知道消息了?”

    “阁老,皇上果真打算御驾亲征吗?”吏部尚书沉声问道,他的心里还带着一丝侥幸心理!

    “不错!皇上亲口对我说的!我苦劝皇上,怎奈,唉!我等正要再去劝谏皇上,你们也一起来吧?”李东阳沉声道。

    “不止是我们知道了,早就传的人尽皆知了,如今情势早就失控了!”都察院左都御使叹道。

    李东阳心里一沉,沉声道:“怎么失控了?”

    “午门跪谏!”吏部尚书叹道。

    这是这些重臣们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因为这是最让皇帝反感的手段!在他们还没有尝试之前,实在不愿看到这种最暴烈的手段!因为这会激怒皇帝,让皇帝觉得所有人都在与皇帝作对!

    但是这个时候朝臣们正处在一腔热血的时候,根本就听不进劝告,俗话说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些朝臣们就是水,而他们这些人就是舟!若是他们一个处置不好就会失去人心,失去威信!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杨廷和苦笑道:“走吧,咱们也去午门吧!”

    李东阳踟蹰了一番,叹道:“也罢,事已至此,也能这样了!”李东阳当前上前行去,杨廷和落后半步跟在后边,几位尚书重臣紧跟其后大步向午门行去!

    此时的午门聚集的官员已经越来越多了,当值的不当值的几乎都来了,不止京官来了,甚至回京述职的官员都来了!甚至还有几位已经致仕却还未离京的御史都跑来了!一眼望去乌泱泱的都是朝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