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00章 最可疑

    听了宁王妃的话,张知节真的觉得自己真的是傻的!自己竟然真的从未向这方面想过!历史上的正德皇帝确实是离奇身亡,无子,而最终的受益人,登基为帝的是嘉靖皇帝朱厚熜,朱厚照的堂弟!

    当然了,现在的朱厚熜还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屁孩儿!那么,朱厚熜的父亲,兴王朱祐杬真的就很可疑了!

    正德皇帝的祖父宪宗皇帝妃子很多,非常多,当然了没有受封为妃子的女人就更多了!所以宪宗皇帝的儿子很多,女儿也不少!

    老大、老二很小就挂了,先帝是老三,而兴王就是老四!那么也就是说,当年的刺杀太子真的成功了的话,而先帝无子也不可能再生下皇子,先帝驾崩之后兴王很有可能会继承帝位!

    毫无疑问,这位兴王真的比宁王这快要八竿子打不着的王爷要更可能登上皇位!可怜宁王,竟然真的信了庄流云的鬼话!

    戳破了这层窗户纸,一切就变得豁然开朗了!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张知节觉得非常惭愧啊!不过,朱厚熜估计现在才刚出生没多久,所以张知节根本就没有向他身上想!

    而兴王,兴王实在是低调了,低调到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估计朝野之中如果没有人刻意提起他,可能都不会有人意识到还有一个兴王!

    那些藩王身上常有的恶习兴王身上根本就没有,他反而是一个热衷于文学艺术的人,不过他也不搞什么文学艺术集会,只是每日间在自己的王府看看书写写诗画个画写个字,搞点艺术创作自娱自乐!

    他又没有什么劣迹,不像是其他亲王一般没事就干点缺德事儿,致使弹章一封封的让朝廷十分头疼,兴王又没有什么弹章,他自己也十分安分,不会没事上个奏折刷存在感!所以他这个先帝的亲弟弟,自先帝朝的时候就是一个小透明,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

    那么现在想想,也许这些都只是兴王的伪装,其实他的心里充满了野心,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兴王确实已经成为了张知节心中的头号可疑人物。

    见到张知节一副恍然大悟又十分懊恼的表情,宁王妃禁不住嘴角微翘,似是十分快意,淡笑道:“看来小侯爷已经想到了!庄流云啊庄流云,你害了宁王府,我还回去了!也许,他是你最爱的人吧,所以你才游离在各种阴谋算计之中,不停的为他奔走,只为完成他的梦想!但是你害的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害的多少人失去了自己最美好的东西!有一天你也会体验这种感觉的,而且这一天不会来的太迟,是吗,小侯爷?”

    这时候张知节已近看出来了,宁王妃的情绪有些不对,张知节笑道:“自然不会太迟!既然皇上已经赦免了王妃,王妃会亲眼看到那一天的!”

    “王爷还在安庆吗?”宁王妃听到皇上已经赦免了她,仍然不为所动。

    “宁王在安庆城下大败前去驰援安庆的大军,然后率舟师西上,现在估计已经临近江西了!”张知节也没隐瞒,坦然相告。

    “这么说,是彭泽带领安徽、江苏的征调军驰援安庆了!现在南昌城中的大军是小侯爷从京里带出的精锐之师了!”宁王妃听到宁王在安庆城下大败援军,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喜色!

    “不错,多数都是随我征战霸州的精兵!”张知节点头道。

    “无怪乎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攻进了南昌城!王爷的大军连安庆都打不下来,更不用说天下重城南京了!而现在小侯爷的大军又攻下了南昌,王爷现在前无进路后无退路!虽然不知道小侯爷的能力,但是想到小侯爷能够顺利平定霸州之乱肯定有过人之处!”宁王妃平静的思索道。

    “王妃过奖了!自古以来,以藩王起兵者不知凡几,成功者唯有太宗皇帝一人,太宗皇帝之雄韬伟略古今罕有,宁王比之不过是萤虫比之皓月!宁王是成不了气候的!”张知节平静道。

    “我自一开始就知道!况且我深知王倔驴的本事,十个王爷和他的那些酒囊饭袋加起来也不是王倔驴的对手!”宁王妃淡淡道。

    是了,宁王妃的祖父是王守仁的启蒙恩师,那时宁王妃也不小了,以她的聪慧又怎么会不了解这个闷葫芦一样的倔驴呢!

    “所以说,那一天,很快就要来到了,不是吗?”宁王妃淡淡笑道。

    张知节知道宁王妃的意思,宁王兵败被擒的那一天已经快要来临了!张知节越来越觉得宁王妃的状态有些不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才发现宁王妃的脸色十分娇艳!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张知节就觉得宁王妃的脸色十分娇艳,但是那时并没有往心里去,但是现在发现她的脸色竟然越来越娇艳了,显然这不正常!

    张知节狐疑道:“王妃,你……”

    这时白玉兰身影一闪到了张知节的身边,皱眉道:“王妃,像是中毒了!”

    张知节无奈道:“那你还愣着干嘛?”

    宁王妃笑道:“已经迟了!况且,有什么良药能够救起一颗求死的心呢?”

    “皇上既然赦免了王妃,王妃你这是何苦呢?”张知节叹息道。

    宁王妃笑道:“虽然王爷走了歧途,但是他对我极好,我既为人妇,当不负他!”张知节回头吩咐道:“去,将王守仁请来!”

    宁王妃听了这话,原本一直淡然平静的眼神变得微微亮起,眼神中似有期待,又有迟疑!

    后面的侍卫听了张知节的话,立即转身去了,刚刚走出了没多久,一个面色黝黑的汉子带着十几个兵士大步向这边走来。

    他转过几道曲折,前面终于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临水的小亭子里,一道月华群的身影亭亭而立,时光如水,已经十数年没见了,她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不再是古灵精怪而是雍容华贵,不再是弱柳袅袅,而是玲珑有致。但是为什么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