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02章 点醒

    听了张知节到的话,正德皇帝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王守仁和宁王妃还有这层关系,当然张知节关于宁王妃和王守仁可能还有故事的猜测就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但是张知节能理解王守仁的心情,所以张知节听了正德皇帝的吩咐,果断将宁王妃后事交给了王守仁处理。张知节相信这一定是王守仁心里期盼的,也是宁王妃心里期盼的!

    事实上确实如同张知节所想,王守仁听了张知节的话十分领情,躬身道:“臣一定妥善处理好王妃的后事!”

    张知节过来拍了拍王守仁的肩膀,低声道:“节哀!”说罢向正德皇帝走了几步道:“皇上,咱们先出去吧!”

    正德皇帝点头带着人都出去了!出了花园,气氛这才没有那么压抑了,刘姬感叹道:“我生活在南昌城中,打小就是听着宁王妃的故事长大的!她是那么的完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善良仁德,温柔贤淑,才艺双绝,艳冠群芳,贵为王妃而且王爷对她还特别的好!没想到……”

    正德皇帝笑道:“确实是一个奇女子。不过,你也不用羡慕她,你以后会比她还要完美的!”

    其实刘姬很想说,那么完美有什么用,还不是……

    正德皇帝不知道刘姬在想什么,他非常好奇张知节去了后花园和宁王妃一起待了那么久到底都说了些什么!

    所以正德皇帝好奇的开口问道:“我和刘姬去了宝库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知节,你和王妃这么长时间都聊了些什么?”

    听了正德皇帝的问话,刘姬也不再想三想四了,注意力完全被这个问题吸引了过去,说实话她比正德皇帝还要好奇,但是她还真不好意思问出来。

    张知节苦笑道:“皇上,我是真的有事情要请教王妃!”

    “朕知道啊,到底什么事情啊?”正德皇帝好奇道。

    “是关于红衣教的事情!皇上也知道,现在红衣教在江西已经销声匿迹了!关于红衣教的案子又变得扑朔迷离!王妃毕竟是王爷身边的人,而且王妃冰雪聪明,应该不会对红衣教一无所察才是!”张知节解释道。

    正德皇帝对红衣教也极为上心,毕竟红衣教屡屡针对他!正德皇帝和刘姬这才知道,原来张知节是真的找王妃有事!

    所以正德皇帝急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张知节脸色凝重道:“收获极大!”

    “快说说!”正德皇帝正色道。

    “其实当年庄流云,哦,红衣教的教主本名叫庄流云,就是闲云道姑,她是蛊惑宁王造反的最大的功臣,最开始的时候王妃就怀疑她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奈何宁王始终对她十分信任!”张知节开始娓娓道来。

    “现在已经彻底证明了,她确实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宁王造反之前,庄流云称要离开江西去给宁王扫清障碍,让宁王的大军所到之处城门大开!”

    “但是事实证明,这根本就是骗人的,从此红衣教就再无消息了!宁王被安庆阻了整整一个月,庄流云的红衣教根本就没有出手相帮!也就是说,庄流云把宁王给耍了!”

    “那庄流云到底有什么阴谋呢?她不是一直都在帮宁王吗?她为什么耍宁王?”正德皇帝有些疑惑道。

    “她到底有什么阴谋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毫无疑问,宁王不过是她手上的一枚的棋子,她背后真正的东家并不是宁王!当年刺杀皇上的大案就是庄流云蛊惑宁王借助宁王的势力完成的!可见宁王只是她的一个工具而已!”张知节解释道。

    正德皇帝仔细思索了一番,疑惑道:“她是如何蛊惑的宁王?宁王怎么会相信她的?”

    “据王妃所说,当年庄流云是搭上了长宁伯府,蛊惑王爷说一旦事成,最终先帝无子,将会由长宁伯府出面劝说太后娘娘力荐宁王!”张知节解释道。

    “原来如此,长宁伯府!父皇至孝,一直感激皇祖母的抚育之恩,对长宁伯府恩赏有加,好以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正德皇帝愤愤不平道。

    “皇上,这不过是庄流云的忽悠之词而已,长宁伯府到底如何还有待调查!”张知节连忙解释道。

    “哦,何以见得?”正德皇帝有些吃惊道。

    “皇上,臣冒昧的问一句,真的如同庄流云所说的那样,有了太后娘娘的力荐,宁王会有可能吗?”张知节问道。

    正德皇帝身为皇家人,这点政治敏感度还是有的,仔细思考了一番摇头道:“断无可能!宁王虽然是太祖皇帝血脉,但是他既非太宗皇帝一脉,又非懿文太子一脉,怎么可能会继承皇位?这不可能!”

    “对啊,也就是宁王被野心蒙了心智才会信她的鬼话!庄流云可不是简单的女人,她岂会想不明白这个?那费尽心力的蛊惑宁王,又亲自策划布置了行刺方案,到底是图什么?”张知节解释道。

    “说起来惭愧,臣一直都被红衣教牵着鼻子走,还是宁王妃冰雪聪明,彻底点醒了臣!”张知节感慨道。

    “宁王妃点醒了你什么?”正德皇帝关切道。

    “臣斗胆问一下,假如,当年的刺杀案如果真的成功了的话,皇上认为最终的受益人会是谁?”张知节问道。

    受益人?正德皇帝知道,张知节的意思是,如果当年他真的被刺杀身亡了的话,谁最有可能会在父皇驾崩之后登上皇位!

    正德皇帝仔细的思索了起来,脸色变得十分阴沉,沉声道:“知节,你觉得会是谁?”

    张知节一脸凝重道:“臣觉得,最可能的是兴王!”

    正德皇帝听了张知节的话,并没有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是和张知节想到了一块去了!

    “你这么一说,朕倒是想起来了,当年发生了刺杀案,父皇头一个怀疑的也是兴王!但是父皇并未声张,而是让王岳、范亭查探了一番,但是最终并没有什么结果!”正德皇帝沉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