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08章 回信

    只是一瞬间,张知节的心里就转过了很多的念头,对于自己所猜测的几个可能,张知节又很快就进行了细致的思考。

    要说宁王布下了什么圈套等待朝廷的大军入毂,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张知节和王守仁自从打下了南昌之后,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大战,曾经对南昌和九江之间的地形全面论证过,没有很好的埋伏的地形!

    况且现在南昌布满了锦衣卫的密探,宁王仓促回转江西,根本就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设下什么圈套。

    至于宁王打算调开南昌的守军,准备趁机派兵攻打南昌的话,那只能说明宁王的脑子已经秀逗了!以宁王带领大军一个月都没有攻下安庆城的辉煌战绩,想要攻打南昌城,这不是秀逗是什么?难不成还认为朝廷的大军会在外面瞎逛游一个月?

    那也就是说,宁王打败了彭泽带领的大军之后,真的认为自己的大军已经野战无敌了,可以和朝廷的大军证明硬憾而且能取得胜利。

    对此张知节只能无语,就算是你的大军真的野战无敌了,你不在九江休整,等待朝廷的大军前去攻打,占据地利守城,就这么着急决战?

    张知节当然猜不到,宁王会认为他和正德皇帝会糟蹋宁王妃!若是张知节知道了,肯定会吐血,他张知节还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来!宁王这绝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见若是宁王这样的人俘获了一个绝世佳人的话,肯定会趁人之危的!

    心思电转之后,张知节沉吟道:“宁王竟然想着两军野战!这还真出乎了臣的意料!难道是宁王自从击败了彭泽带领的大军之后就已经膨胀如斯了?”

    “他这种小人,得志便猖狂,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朕的大军是百炼精兵,岂会怕了他那些乌合之众?”正德皇帝不屑道。

    “如今两军相隔,各自占据了大城,我们若是想要攻下九江城也会损失惨重,而宁王的大军有了安庆城的前车之鉴,肯定也不敢来攻城的!”张知节沉吟道。

    “所以,最可能的就是一直僵持着,这样的话,两军野战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先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最后再攻取对方的城池,这样的话损失要小一些!”

    “不错,就是这个道理,朕要亲率大军大败宁王,将他生擒活捉!”正德皇帝一拍桌子,慷慨道。

    “额,这个嘛!”张知节言辞闪烁道。

    “怎么?”正德皇帝斜瞄了一眼张知节道。

    “额,皇上乃是三军之定海神针,当坐镇南昌以定军心才是!”张知节委婉劝道。

    正德皇帝听了这话,目视张知节良久,把张知节看的都有些脸红了!毕竟张知节是不愿正德皇帝领兵出战的,虽然据他心里分析,宁王应当是没有什么阴谋,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看了一会儿,见张知节毫不退让,正德皇帝有些悻悻道:“就知道你不会同意朕领兵出战!”

    张知节干笑了一声,劝慰道:“虽说臣估摸着宁王没那么多歪点子,就是想着两军野战,但是他就是想着将大军调开,趁机攻城也说不定,到时候就是皇上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那他真是傻透了!”正德皇帝不信道。

    “臣觉得吧,宁王也聪明不到哪里去,要不然也不会被庄流云耍的团团转!说不定他见皇上的大军半天就攻下了南昌城,也想来试试呢!”张知节开启了忽悠模式!

    这样一想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其实张知节不知道的是,若是朝廷的大军不出城野战的话,宁王还真铁了心会领兵攻打南昌城!

    只是可惜的是,张知节虽然也算是智谋过人,但是也猜不透宁王的内心!若是张知节能猜得透的话,肯定会仰天大笑,然后阴险的让人送两件宁王妃的亵衣过去,估计宁王肯定会被刺激的发狂,然后急不可耐的带领大军来攻打南昌!

    “额,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点道理!也罢,朕就镇守南昌吧!”正德皇帝勉为其难道。

    “皇上圣明,王大人毕竟还有政事要处理,正好协助皇上守城,至于领军出战的事,就交给臣吧!臣就带领三万大军去会一会宁王的大军!”张知节笑道。

    “好!就这么办!一定要打他个落花流水,打他个丢盔弃甲,打他个心胆俱裂!”正德皇帝恨恨道。

    “皇上,那是不是就不杀那个什么酒楼的伙计了?让他带个信儿回去?”张知节试探道。

    “他又不是宁王的人,朕还杀他干嘛?杀他也出不了气!让他带个信回去就是!哼,宁王给朕写了信,朕也要回一封才好!”正德皇帝皱眉道。

    “回信?”张知节立即明白了,正德皇帝这是被人骂了一顿,不愿吃亏,这与泼妇何异?

    “自然是要回信的!额,这个朕不擅长啊!知节,你的学问也有限,要不,还是让王守仁来吧?”正德皇帝迟疑道。

    “王守仁那是进士,遵圣人之道,让他骂人估计他也不擅长!况且,就算是他骂了,那也是引经据典,宁王学问有限,估计都看不出来是在骂他!”张知节解释道,他是真不看好王守仁这个闷葫芦会写信骂人!

    正德皇帝一听,觉得也对,王守仁做学问估计没问题,让他骂人还真不在行!这下正德皇帝有些犯愁了!

    张知节迟疑道:“要不,臣试试?虽然臣对这个也不擅长!”

    “那还是你来吧!”正德皇帝说罢,亲自给张知节研墨。

    张知节捉着毛笔有点犯愁,他对这个还真不擅长,沉思良久,大笔一挥写道:傻/逼,要战就战,别比比!

    写完之后,张知节心满意足的放下了毛笔,正在研墨的正德皇帝张了张嘴,道:“这就,完事儿了?”

    “完事了啊!这多简单明了啊!一针见血!”张知节总结道。

    “额!一针见血倒是一针见血,就是觉得还缺点啥!也罢,就这样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