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17章 临战

    众将听了都笑了起来,众将心事已去,气氛也变得十分轻松起来,齐连武摸摸头打趣道:“听说宁王妃生的极为美艳,还是个出名的才女,想必肯定瞧不上宁王那等草包,提督大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又文武双全、名扬天下,说不定那宁王还以为自己的王妃瞧上了提督大人,这才急不可耐的想要杀回来!哈哈!”

    周围的武将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知道宁王妃已经死了,所以这不过就是笑谈而已。但是他们和张知节做梦都没有想到,虽然他们的打趣笑谈和宁王想的有些出入,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了!

    这不过是将领们的笑谈,张知节在不说正事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架子,虽然众将敬畏张知节的身份,但是毕竟都是跟着他的老人了,偶尔的打趣之语并不过分,还能拉近和张知节的距离,所以张知节也不排斥和将领们说笑。

    不过,对于宁王妃,张知节还是极为尊重的,这是一个值得同情和钦佩的女子!所以张知节带众将都笑完了,这才笑道:“说起宁王妃来,确实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女子,本督对她很钦佩!”

    齐连武闻言心里一惊,心里有些后悔说错话了,仔细的微微打量了一下提督大人,见提督大人好像没有什么不满的神色!不过,提督大人虽然年轻,但是已经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了,所以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这时,张知节也感受到了齐连武的忐忑,笑道:“老齐啊!这话在本督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在王倔驴面前提起,宁王妃和王倔驴颇有渊源!”

    齐连武闻言知道提督大人确实没有着恼,连忙讪笑道:“是末将说话有些孟浪了!以后决计不说了,更不会在王大人面前提及的!”

    宁王的大军一路急行军向南昌,他毕竟在江西经营多年,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最终也终于得到了朝廷大军的消息。

    原来朝廷的大军出了南昌城之后,就行军十分缓慢,现在更是驻扎在了樵舍不动了!宁王听了之后忍不住冷笑道:“没想到正德小儿竟然真的做了缩头乌龟,缩在了南昌城不敢出来!不过这领兵的张知节也不怎么样啊,竟然率领大军驻扎在了樵舍就不敢再行军了!”

    “看来这张知节也不过是名不副实,也就是能打打泥腿子罢了!知道了王爷在安庆城下击败了宁王的大军,他也只能带着大军望而却步了!”有将领凑趣道。

    宁王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话他是极为爱听的!刘士养在一边劝道:“王爷,或许张知节是真的害怕了!不过,这厮阴险狡诈,说不定会有什么阴谋!”

    是朝廷的大军害怕了?还是有什么阴谋?不管怎么样,宁王还是催促大军直扑樵舍!

    在距离樵舍还有五十里的时候,刘士养等人连忙开始规劝宁王,大军急行军而来,不宜仓促接战,应当休整一下,同时探查一下朝廷的大军驻扎在此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按照道理讲,刘士养的这一番话是对的,但是焦灼的宁王并没有听进去,他觉得朝廷的大军不堪一击,就如同安庆城下的彭泽大军一般,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休整!

    就这样,宁王的大军继续挺进,而张知节派出的探子也已经探查到了宁王大军的行踪。张知节立即召集主将,布置作战任务!

    既然是以逸待劳,那就不能让宁王的大军有休整的时间,要不然以逸待劳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在知道了宁王的大军已经接近了之后,张知节就准备整军拔营迎战。

    在刘士养等人的苦心劝说之下,宁王终于答应,大军在进攻之前休整一番!所以宁王决定在距离朝廷的大营十里的时候,大军停下休整一番。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朝廷的大军并没有如同预料的一样,一直按兵不动,反而拔营出战了!

    就这样,朝廷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宁王的大军逼来。两军相间的距离已经成为了战场,两军的探子正在亡命搏杀!

    而两军也正在急速接近,宁王也收到了探子送回来的消息,既然朝廷的大军已经逼来了,那让大军休整的意图也就无法实施了!

    烟尘滚滚,鼓角声鸣,一股凝重的气氛笼罩了整个樵舍,似乎连空气都被凝结,连飞鸟都不愿低垂。

    大军逐渐临近,虽然还看不清具体情形,但是茫茫的黑影已经让问感到十分压抑。

    朝廷的大军已经开始慢慢减慢了速度,张知节不断的传达军令,大军开始变阵!

    神机营立即以战斗队形向前列靠拢,三千营和五军营的骑兵居后,张知节亲率步卒列队于后压阵。

    前锋要疏,后队要密,锋疏则达,阵密则固!神机营的阵营相对要疏一些,而张知节亲自坐镇的后军则是刀枪如林,整齐严密。

    对面的宁王大军也开始变阵,变为了不规则锥型阵,为什么是不规则呢,因为宁王的大军散兵打起来比较厉害,但是真的列阵迎战就不擅长了!宁王的大军也没有演练过锥型阵,此刻被刘士养按照兵书上仓促排阵,自然看起来歪歪扭扭。

    但是宁王对着这个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朝廷的大军的阵形也不怎么样,你看那前锋,那么疏散,岂不是被自己的大军一冲就散了。

    两军逐渐接近,气氛更加紧张,很多士卒已经气喘如牛了,宁王的大军逐渐有些脱节,有的人已经眼红了,紧张的握着兵器就要冲杀,大军不自然的就加快了速度,因为在这种气氛之下,宁王的大军疏于操练,根本就压不住阵脚。

    甚至连宁王自己都沉不住气了,不停的喘着粗气,眼睛都有些红了!不停的问刘士养,是不是该冲锋了?刘士养只能无奈的解释,距离还太远,不能冲,大军还没有冲上去就没劲了!

    张知节却十分沉得住气,一直压着军阵,不断的发布军令调整阵型!有一营是初次被征调出战的五军营兵马,由于太过紧张,屡屡脱节,张知节毫不犹豫的当即斩杀了几名百户小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