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19章 演义小说看多了

    那人的卖力表演张知节虽然听不到什么,但是都看在了眼里。阵前发生这种事,无非两种情况,一呢是上前骂阵,二呢就是阵前劝降!

    虽然听不到什么,但是看那人的肢体语言不像是骂阵,那就只可能是阵前劝降了!

    张知节猜到了这些,但是其余的将领却都一头雾水,不明白宁王这是搞什么鬼!难不成还要战阵之前跳大神?

    宋春实在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那人到底是在干什么,见到提督大人脸上并没有什么疑惑的神色,知道提督大人足智多谋,一定看穿了宁王的诡计。

    宋春疑惑问道:“提督大人,宁王这是搞什么呢?跳大神吗?”

    “怎么可能是跳大神!宁王这是派人阵前劝降呢!”张知节哂笑道。

    劝降?宋春听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在宋春他们看来,宁王造反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眼看就要到了穷途末路了,宁王竟然还自信满满的阵前劝降,是他自己傻,还是以为别人傻?

    “宁王和他的谋士真是,真是,太自以为是了,竟然还想着劝说提督大人投降,这不是闹出笑话吗?”宋春一脸讥讽道。

    “说不定是在劝降你呢?要封你为王爷也说不定!”张知节打趣道。

    宋春听了噗一声喷了,连忙道:“提督大人莫要打趣末将,他就是封末将为天皇老子,末将也不可能答应啊!”

    宋春又不傻,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点张知节还是笃定的!别说是封王爷了,你就是封为玉皇大帝有个卵用?马上宁王就被剿灭了,跟着他的人都的嗝屁,封什么都是过眼烟云。

    “其实他也知道,劝降是不可能成功的!不过,可能是想着以此来削弱大军的士气吧!”张知节沉吟道。

    宋春一听顿时急了,连声道:“大人,原来宁王是行的这诡计,提督大人,不可不防啊,大人赶紧派人义正言辞的驳斥了他!”

    张知节摆手道:“那倒也不必,不用小题大做!这根本就没什么用!”

    宋春一听急了,连声道:“大人,不可不防啊!不能真让他削弱了大军的士气!”

    张知节笑道:“你能听的到吗?两军相聚这么远,就算他喊破了嗓子,谁能听得到?”这个时代又没有喇叭扩音器什么的,在这空旷的原野里,相距那么远,能听得到才是见鬼了!

    宋春听了一琢磨,可不是这么回事嘛!宋春一拍大腿道:“对啊!谁能听的到啊?宁王这不是多次一举吗?就算那人喊破了喉咙,别人也根本听不到,这有什么用?宁王是真的傻了!”

    张知节笑道:“估计是,演义看多了吧!”

    既然洞悉了宁王此举的阴谋,张知节也不在意了,立即传下军令,大军开始进攻!

    喊完之后,宁王的那名亲卫也有些不确定能不能被朝廷大军的人听到,所以他一直都在留意朝廷大军的反应!但是朝廷大军毫无反应!

    这让他有些纠结,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就这样回去复命呢,还是再试一次?他还真有些怕了,只这一次他的嗓子都快要冒烟了,若是再试一次的话会不会喊着喊着,嘴里真的开始冒烟了?

    但是他也没能纠结多久,因为朝廷的大军终于有动静了,大军开始前进了!想象中的骚乱并没有发生,朝廷的大军直接开始进军了!

    那名宁王的亲卫直接吓得惊慌失措,简直要了命了,一个人面对数万大军的进击,那种压力真的比山还要重,让人坚于呼吸!

    这个时候,只会产生一个念头,那就是调转马头,落荒而逃!事实上,他就是这么做的,看到朝廷的大军开始前进之后,他就立即调转了马头落荒而逃,哪怕是朝廷的大军行进的依然十分缓慢,他也吓得不停的催马飞奔!

    身处大军之中的宁王和刘士养脸色都十分不好看!事已至此,他们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他们太想当然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人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多远!

    特别是身处旷野之中,四周本就空旷再加上数万大军人声马嘶,更不可能让人听见了!所以他们这一计策完全失败了,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不但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还贻笑大方!

    这让宁王有些羞恼,现在想想这个计策实在是太弱智了!估计张知节那厮还不知道在怎么嘲笑呢?

    宁王只是有些羞恼,那刘士养就是尴尬的几乎要吐血了!本以为是一个好计策,没成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缺陷!演义害死人啊!

    本来在宁王心中建立的形象要受到影响了,本想更进一步,没成想反倒是后退了一大步!

    刘士养连忙承认错误道:“这都是臣的错,臣一时恍惚,只想着为王爷节约兵力,没想到这计策竟然有这么大的漏洞!”

    “罢了!好在也没有什么损失!战阵之上,向来都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一些阴谋诡计是行不通的!”宁王淡淡道,再也不提什么丞相堪比诸葛孔明了!

    刚才听得比谁都上心,现在倒是教训起来了!不过,刘士养也只能在心里诽谤,嘴上诚恳道:“王爷教训的是!”

    那名宁王的亲卫终于狂奔回了本阵,一直来到了宁王的跟前,下马跪下请罪道:“王爷,小的无能,误了王爷的大事!”

    “哼!算了,此计成功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没成功也没有什么!既然朝廷的大军又开始进击了,本王的大军又岂会惧了!传本王将令,大军继续出击!”宁王慷慨激昂的下令道。

    宁王的大军也开始缓缓动了起来,虽然阵型还是成不规则锥形,但是比之那会儿好多了,现在至少能认出来是个锥型阵!宁王对此已经很满意了,总算没有太丢人!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两军之间缩短到了一定的距离,到时候,什么阵型不阵型的就不重要了!直接下令冲锋就完事了!

    大军开始进击了,宁王本有些郁闷的心又重新变得火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