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31章 泪如雨下

    最近几天正德皇帝过的还是很开心的,张知节在樵舍大败宁王的大军,虽然正德皇帝也有羡慕,很想跟张知节去并肩作战,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

    不过,他倒也不是很无聊,因为有刘姬陪着他!来到了刘姬的家乡南昌,刘姬自然好好陪着正德皇帝游览一番南昌。

    刘姬甚至带着正德皇帝来到了她在南昌的家,南昌城里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小院,处在深深的胡同里面!但是正德皇帝却对这里很感兴趣,一直在这里问东问西。

    刘姬阔别了小院许久,当初她逃离南昌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心远赴京城的,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回到故里,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小院还是以前的样子,并不曾变过,只是落满了灰尘!刘姬仔细的打扫了一番,还在这里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招待正德皇帝,也许这是她此生最后一次在这个小院里吃饭了。

    一直到了太阳西沉,刘姬这才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小院,和正德皇帝双双步出了小门,随着小院喀的一声上了锁,刘姬禁不住泪如雨下!

    正德皇帝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劝慰道:“不哭,不哭,等以后有机会朕会再陪你来的!”

    虽然正德皇帝这样说,但是刘姬知道,这个可能性太小了!看到刘姬还在掉眼泪,正德皇帝连忙许诺道:“等回了京城,朕一定为你在豹房里建一座一模一样的小院!”

    但是刘姬心里留恋的不是小院本身,而是小院所承载的感情,不过正德皇帝这样的关心她,还是让她破涕为笑。

    巷子里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侍卫,这样的情景让这条小巷的人家大门紧闭,不过紧邻刘姬家的小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走出来了一个白发老头。

    “四喜,真的是你回来了?”那白发老头吃惊的看着刘姬。似乎难以置信。

    “福伯,是我回来了!”刘姬甜甜笑道,这是她的邻居,她和她哥哥相依为命,没少得了左邻右舍的照顾。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唉,当初突然发生了那种事,你也不见了,我们还以为……”福伯颇为激动道。

    “让您挂心了,我是去京城为我哥哥伸冤去了!”刘姬解释道。

    “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跑到京城去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如今听说朝廷就要平定叛乱了,以后咱们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你回来也好,咱们这些左邻右舍的也能照料你!”福伯感慨道。

    “福伯,我,以后不就不在南昌了,我,要嫁到京城去了!”刘姬脸色微红道。

    “啊?要嫁到京城?”福伯有些吃惊,看着刘姬身边的年轻人,疑惑道:“这,这位是?”

    刘姬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正德皇帝笑道:“福伯你好,我叫朱厚照,是刘姬的未婚夫婿!”

    “啊?原来,四喜要嫁的人就是你啊!小伙子,四喜可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待她才是!”福伯一脸笑意道。

    正德皇帝点头道:“福伯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福伯听了笑着频频点头,对刘姬嘱咐道:“嫁人好!嫁人好!以后一定要好好过日子!”

    刘姬脆声答应了,告别了福伯渐行渐远,福伯站在小院门前,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觉得十分般配。

    只是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这小伙子的名字有些耳熟,总觉得在哪里听说过?在哪里听说过呢?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侍卫,看来这小丫头也是有福气的人,那小伙子一定身份尊贵!身份尊贵,朱厚照?那不是当今皇上的名讳吗?

    听错了吗?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可还没有耳背!皇帝确实是驾临南昌了,再加上刚才那密密麻麻的侍卫,我的个天啊,那人真的是当今皇帝吗?

    福伯用有些茫然的眼神扫了一眼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巷子,难道就在这种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小巷子中还飞出了一只凤凰?主要是,也没见老刘家的祖坟拉着青烟啊!

    正德皇帝带着刘姬坐着马车正在往回赶的是时候,正好周成严派来的心腹进入了南昌城。

    如今的宁王府已经被正德皇帝征做临时行宫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来到了南昌城的周成严心腹略一打听就直奔宁王府来了。

    如今的宁王府被重兵把守,周成严的心腹刚刚来到了宁王府前就发现了,想要混进去就是想也别想的,只能光明正大的表明身份了!

    周成严的心腹立即朝着守卫的士卒走了过来,那些守卫立即注意到了他,噌噌的声音响起来,已然是长刀出鞘,沉声问道:“干什么的?这里是你能乱闯的吗?”

    “我是宁王派来的使臣,要面见皇帝!”宁王的心腹努力挺直腰杆大声道。

    这些守卫听了面面相觑,他们也都知道提督大人在樵舍打了大胜仗,将宁王的大军打的落花流水,丢盔弃甲而逃!难道是宁王终于知道厉害了,想要投降了吗?

    这些事可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他们赶紧派人报了上去。正德皇帝刚好和刘姬回到王府,结果就听到了来人禀报,宁王的使臣来了,要面见他!

    正德皇帝当即冷笑了起来:“两国才能称使臣,他一个造反的藩王,还称什么使臣?真是笑话!”

    上次宁王派人来将他气了个半死,他至今还记忆犹新,不过宁王不是求战吗?现如今已经被张知节打了个落花流水,正德皇帝也觉得深深的出了口气!

    不过宁王既然派人来了,倒是不妨听听宁王又想玩什么花样?不会是来投降的吧?哈哈,那倒是让宁王失望了,他是不会接受宁王的投降的,他要在战场上活捉宁王,要好好的羞辱他!

    正德皇帝面露冷笑之色看着进来的所为宁王的使臣,但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那所谓使臣竟然一进来就跪下了!

    正德皇帝冷笑道:“你就是宁王派来的所谓使臣?”正德皇帝特地在“使臣”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