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51章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远处传来一声惨叫,显然那个前来报信的人已经人头落地了!这结局显然是他不曾想到的!但是世事总是这样出人意料,就像是宁王和他的将领们满怀期望的回转九江,结果快到门口了,却突然被告知九江已经陷落了!

    “如今该怎么办?”宁王阴沉着脸问道。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转身去和张知节的大军打一仗吗?两场大战已经证明了,打是打不过的!

    攻打九江城吗?有攻打安庆城的例子在,现在损兵折将士气低落还后有追兵,怎么去攻打九江城?

    所以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宁王将目光转向了刘士养,刘士养是他的丞相,是他的谋士,这个时候是他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但是刘士养现在也一脑袋浆糊呢,他也被九江陷落的消息震惊蒙了!但是看到宁王发红的双眼正在盯着自己,刘士养知道自己不说点什么是不行的!

    “额,王爷,现在情形不明,不宜进军九江!现在先寻个合适的地形安营扎寨,派出哨探弄清楚九江城到底是什么情形再做决定不迟!”刘士养沉吟道。

    现在的宁王一脸疲色,心力交瘁,一点主意都没有了,闻言点头道:“那就暂且安营扎寨吧!赶紧派哨探去九江查探一番!”

    宁王的大军安营扎寨,派出哨探前往九江查探。九江城的彭泽十分高调,所以查探起来也不难,这些哨探很快就探查明白了,是彭泽的大军攻占了九江。至于伍文定所部被忽略了,因为他们太低调了!彭泽更是刻意的忽略他们,最好能让他们隐形消失才好呢!

    等大军安营扎寨安顿之后,派出去的哨探也陆续回来了!众将汇聚到宁王的大帐里,一起听到了哨探的回报!

    “什么!竟然是彭泽的大军!唐纪德个该杀的!彭泽不过是本王的手下败将而已,唐纪德守城竟然还让彭泽一夜攻下了九江城!真是,真是气煞本王了!”宁王等着充血的双眼,呼哧呼哧道。

    他做梦也想不到竟然是彭泽攻下了九江城,当日他在安庆城下轻易的击败了彭泽的大军,对于这个手下败将不屑一顾!

    没想到竟然就是这个手下败将带着他的败兵截住了自己的退路!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击败彭泽的大军之后就直接回转江西,应该将彭泽的大军全部撵到大江里喂鱼才是!

    虽说宁王心里极为憋屈,但是知道是彭泽的大军之后,宁王心里反而生出了一丝想法!实在是他心底里有些瞧不起彭泽!

    “竟然是彭泽的大军打下了九江,他可是本王的手下败将,若是本王率领大军攻城的话,能否短时间之内攻下九江?”宁王满怀期待道。

    要攻打九江,就必须要快,因为他的大军回转九江根本就瞒不过张知节,他就不信张知节会坐视他攻打九江!更重要的是张知节有骑兵!

    “王爷,咱们已经将攻城之具全部扔在了安庆城下,现在大军根本就没有任何攻城之具!咱们光是造攻城之具就要不短的时间啊!”刘士养嘴里有些发苦道。

    宁王听了只能偃旗息鼓,大帐里又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唐纪德肯定是去落草为寇了!既然咱们打不过张知节的大军,也回不了九江城,那何必拘泥于江西呢,咱们也可以离开这里啊!”

    众将听了一个个的目光闪动,这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其实他们心里也都是这么想的!他们本来多数就都是些土匪强盗,对这个营生也不排斥,既然打不过,那就逃了重新找个地方落草为寇呗!

    但是宁王听了这话却立即变了脸色,他是谁?太祖皇帝的子孙,身上流淌着龙血,是天下尊贵的亲王!他去落草为寇,那不是笑掉天下人的大牙吗?

    对于宁王来说这些绝对的侮辱!宁王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开口的人,阴冷道:“胆敢动摇本王的军心,本王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将他拉下去砍了!”

    此言一出满帐皆惊,没想到竟然因为一段话就杀人,而且是杀一位大将!众人心里十分惊恐,都想出言相劝,但是抬头看见的是宁王发红的双眼中那充满怒火的阴冷眼神!

    众人心里一阵发怵,本该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了下去!刘士养张了张嘴,很想劝一下,毕竟在现在这个紧张时刻,因为一言就擅杀大将,人心就真的会散了,但是碰到了宁王那阴冷的眼神,刘士养的到了嘴边的话又都咽了下去,反而低下了头!

    两边的亲卫听了宁王那阴冷的话,不敢怠慢,见根本就没人敢开口替他求情,赶紧上来将他按住了就要往外拖!

    这个时候,那名将领这才如梦初醒,就因为他说了一句话,宁王竟然就要杀了他!他说错了吗?他没有说错,他敢肯定大帐里的将领们,九成九都是这么想的!

    他剧烈的挣扎道:“王爷,末将说错了,末将知罪,还望王爷看在末将跟着王爷鞍前马后的份上饶了末将吧!”

    但是宁王听了根本就毫不在意,冷声道:“砍了!拉下去砍了!”

    事已至此,这名将死的将领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忍不住惨笑道:“好你个朱宸濠!你也不过是穷途末路而已,劳资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劳资虽然比你早死几天,但是劳资可不像你一样,连王妃都被被人玩了个够!”

    这下子一下子戳中了宁王的所有痛处!宁王听了哆嗦道:“杀了他!杀了他!不,就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将他五马分尸!”

    那名将领被拖了下去,毫无疑问他会死的极惨,大帐里的众人都有兔死狐悲之感,也许就像他说的那样,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多活几天!

    宁王阴冷的扫视着大帐里的众人,冷声道:“事到如今,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别想着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