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53章 各逞心机

    听了刘士养的话,宁王激动的脸色潮红,他觉得刘士养出的这两个主意都极为靠谱!不过宁王还没有来的及说什么,一个将领已经一拍大腿激动道:“顶着门板子冲,哎呀,这个好!这么简单的事情,咱们怎么就没想到呢!丞相终于想出来了个行得通的主意了!”

    他这一打岔,周围的将领们纷纷议论起来,都觉得刘士养想的这个主意好,大家一致认同,丞相终于想出来了个靠谱的主意!

    虽然自己的这个主意被众人一致夸赞,但是刘士养却想要吐血,原来他以前出的那些主意都是不靠谱的啊!那根本都是执行的人出了问题好不!

    宁王也对刘士养的这个主意极为赞赏,最重要的是,这个执行起来比较简单,不就是门板吗?谁家没有个门啊?哪怕就是家徒四壁的人家也有个门遮风挡雨啊!

    只要派大军出去搜集一下,很快就能凑起来很多门板!多么省时省力啊,最重要的是,还挺管用的!

    还有刘士养提出的用大树捅朝廷大军的军阵,宁王觉得这主意真是太妙了!相比门板的策略,这个更妙,更得宁王的心意!

    因为宁王始终觉得,他的大军败就摆在朝廷大军的枪阵上!虽然朝廷大军的火铳也很犀利,杀伤力巨大!但是他的士卒还是能够冲过去的,但是面对朝廷大军的军阵却毫无办法!

    所以他觉得刘士养用大树捅军阵的法子不错,那些士卒也不过是血肉之躯,他就不信捅不出个缺口来,只要有了缺口,就能把军阵冲散了,就能取胜了!

    “丞相所言甚妙,这两个法子可以一试!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宁王站起身来沉声道。

    接下来的宁王开始扫荡九江城附近的村落,挨家挨户的拆人家门,桌子?带走!柜子?带走!

    九江城附近的人家都吓蒙了,宁王的大军已经贪婪成了这个样子!竟然连门板桌子都不放过,真是古今罕有!

    就在宁王的大军开始到处搜刮门板的时候,张知节的大军已经收到了九江城的消息!

    当初张知节就曾经给正德皇帝的信里建言,让彭泽的大军和安庆的守军西上偷袭九江城,彻底切断宁王的退路!

    没想到竟然真的做到了,彭泽和伍文定竟然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拿下了九江城!真是太让人高兴了,只差一点宁王的大军就进入九江城了!

    最有利的情形的出现了,宁王的大军也没有什么异动,而是在九江城附近停驻了下来,开始收拢附近县城的残余兵力,同时到处搜刮!显然宁王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而是想要来一场最后的决战!

    张知节也没有轻举妄动,没有急着攻打宁王的大营,而是等待正德皇帝和王守仁的到来!

    相信很快南昌城就会收到消息的,正德皇帝和王守仁肯定会带领南昌守军前来参战,这样几支大军合围,宁王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宁王的大军到处搜刮门板,声势也十分惊人,身在九江城的彭泽和伍文定也觉察到了宁王大军的动静。

    原来宁王的大军竟然已经到了九江城附近,伍文定心里十分后怕,还好自己制定了夜袭九江城的计策,并一举拿下了九江,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但是彭泽的心里却是懊恼和惊喜并存,惊喜的是原来宁王的大军距离自己竟然这么近,不用费力去寻找了!

    而懊恼的是,没想到宁王的大军距离九江城这么近,若是早知道的话,将斥候派的远一些就能侦查到宁王大军的所在了!那样的话就由不得伍文定了,和宁王大军的一场大战势在必行!

    不过现在知道了这事之后也不算晚,至少对于彭泽来说这是一个机会,一个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虽然宁王的大军已经经历了惨败,但是彭泽仍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大胜,最重要是他已经输不起了!所以他又一次找到了伍文定,不用说他是来借兵的!

    不出意外,伍文定果断的拒绝了,他认为当下最重要的就是守住九江城!而且伍文定知道,张知节的大军一定也在附近,但是大战却并没有发生,很显然,张知节是在等待机会!等待一个一战而定的机会!

    所以伍文定非常认真的劝说彭泽的大军,不要出战,等待战机!但是彭泽怎么可能听的进去!

    好你个伍文定,你有镇守安庆城的功劳,又有攻打九江的功劳,你心里自然有谱了!彭泽将伍文定深恨上了!他也曾经想过凭借自己的身份强行征调伍文定的大军,但是仔细思虑了一番之后,觉得还是不要自取其辱的好!

    就在彭泽考虑要不要孤注一掷,自己带领大军进攻宁王大营的时候,张知节的派来的人绕过宁王的大营,终于赶到了九江城!

    张知节的派人来传话,让九江城的守军不要擅自出战,等待皇帝的大军来到之后,再与宁王的大军决战。

    对于伍文定一部来说,张知节的传话就是命令,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先是霸州平乱之举,然后在江西带领大军两败宁王大军,又身居高位,这就是资历!

    不止伍文定,伍文定麾下的人马也都信服张知节,所以这对于伍文定来说这就是命令,况且这也与伍文定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伍文定干净利落的接受了命令。

    但是彭泽就不一样了,虽然张知节位高权重,在身份上要比他贵重,但是两人又不相统属,对于张知节的传话,彭泽感到十分不满。况且他心里正是敏感的时候,所以听了传令兵传来的话,彭泽久久无语!

    彭泽并未向伍文定那样,非常客气的接受了张知节的传话,并且请传令兵将他的保证带给张提督!彭泽只是沉默了良久之后,淡淡道:“知道了!”

    说罢,也不顾传令兵脸上的愕然之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传令兵下去,显然这事就这样了!传令兵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也不敢质疑什么,只能带着满腹牢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