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86章 雏儿

    此时的张知节脸上确实是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觉得有些荒谬,自己白天在紫金山遇到了渺渺姑娘被她撩拨了一番,晚上就被正德皇帝拉来听涛阁,这算不算是缘分?

    “不管怎么样朕觉得很不错!额,这听涛阁有没有什么当红的姑娘?”正德皇帝好奇问道。

    既然已经亲口承认对秦淮河的画舫很熟了,徐鹏举自然不好推说不知道,再说了,徐鹏举也不知道今天紫金山上发生的事!

    所以徐鹏举略一思索就回道:”皇上,听涛阁的渺渺姑娘倒是艳名远播,不过这两年倒是名声淡了下来!连带着听涛阁也逊色了不少!”说罢,徐鹏举还看了一眼张知节,渺渺姑娘之所以淡下来了,还跟张知节有关系呢,只是不知道张知节知道不知道!

    正德皇帝听了眼睛大亮,盯着张知节挪揄道:“渺渺姑娘?是那个渺渺姑娘吗?”

    张知节有些尴尬道:“好像是!”

    “那真是太巧了!行,那就听涛阁了!”正德皇帝大手一挥道。

    正德皇帝说完立即下了马车,张知节只能无奈的跟着下来了,徐鹏举则是一头雾水,皇上还认识渺渺姑娘?

    下了马车的正德皇帝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折扇来,啪的一声打开了,极为骚包的摇了摇扇子,看着面前的画舫,越看越满意!

    但是此时的徐鹏举显然还有点懵,他还一直沉浸在皇上怎么会认识渺渺姑娘之中!

    正德皇帝啪的合上折扇来,敲了一下徐鹏举的脑袋道:“快点啊,前头带路啊!”

    徐鹏举连忙哦哦两声,抬步走上前去,张知节旋即跟上了,正德皇帝走在后面,还嘟囔道:“你们记好了啊,我是知节的表弟!”

    徐鹏举带着他们蹬蹬的就上了画舫,徐鹏举确实是秦淮河上的名人,简直是无人不识,还真没有敢拦的!

    一直走了进去,妈妈桑迎了出来,春风满面的笑道:“哎呀,小公爷,真是稀客啊!只是今个儿真是不巧了,听涛阁已经……”

    话还没有说完,妈妈桑就看到了徐鹏举的身后一个俊雅的面孔,嘴角上还噙着温柔的笑意,妈妈桑直接被吓得蹬蹬后退了两步,那温柔的笑容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暖和煦,但是对于妈妈桑来说却仿佛刺骨的严寒,她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下身一热,隐隐一股尿意传来。

    徐鹏举一听妈妈桑的话就脸色很不好看,但是身后是谁啊,是张知节和正德皇帝啊,徐鹏举沉声道:“已经什么?”

    妈妈桑扫了一眼后面的张知节,身子微微一颤赔笑道:“今个儿真是太巧了,听涛阁已经扫榻以待了!”

    徐鹏举脸色好看了一点点头笑道:“那就好!”

    虽然心里害怕,妈妈桑还是上前来福身道:“奴家见过张大人!”

    “你不用害怕,我们今日来只为赏花!”张知节笑道。

    不是来找麻烦的就好,妈妈桑赶紧陪笑道:“张大人,小公爷,还有,这位公子,里面前!”

    自从进来正德皇帝就一直探头探脑的打量画舫的陈设,毕竟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好奇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听到妈妈桑这么称呼自己,正德皇帝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摇着折扇缓缓上前极为骚包道:“什么叫这位公子?我是张知节的表弟,我叫张寿!”

    一个是小公爷,一个是名闻天下的小侯爷,你一个小表弟,这么骚包好吗?不过见小公爷和小侯爷都没什么不满,妈妈桑只好嗲声笑道:“呦,原来是张公子,是奴家有眼不识泰山了!”

    正德皇帝这才满意的收起折扇来,张知节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他!就连徐鹏举都脸色有点发红。

    “咳,那什么,快去没准备美酒美食,记住,要最好的!”徐鹏举吩咐道。

    “小公爷放心,奴家肯定会尽心服侍三位爷的!还请三位爷楼上喝茶赏月!”妈妈桑娇笑道。

    将三人引到了画舫的楼上,画舫缓缓的离开了河畔,楼上俯览秦淮的风光确实让人心旷神怡,河面上传来袅袅的歌声琴声,映着朦胧的月色,好一派迷人的风光!

    正德皇帝坐在那里高兴的东张西望,张知节沾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个“雏”字,朝正德皇帝微微努了努嘴!

    徐鹏举看清了之后,略一思索,立即点头表示明白,笑道:“我去瞧瞧快了没!”说罢快步下楼安排去了!

    没多久,徐鹏举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妈妈桑并一众侍女们端着美酒佳肴!

    将美酒佳肴摆好之后,妈妈桑娇笑道:“姑娘们,还不来给三位爷斟酒!”

    一众姑娘缓缓走了进来一字排开,福身行礼!张知节眼神一扫就知道,这些姑娘们一个个都年龄不大,看起来十分青涩。

    不过正德皇帝看着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些姑娘虽然看起来青涩,但是还是很有风情的,毕竟也是一直被风月场调教的!

    正德皇帝毫不客气的点了两个,那两个姑娘来到正德皇帝面前坐下,张知节正想随便点两个,正德皇帝突然叫道:“等等!哪个是渺渺姑娘?”

    徐鹏举听了心里一惊,他刚才听了张知节的吩咐,一众红牌姑娘都没叫,只叫了几个听涛阁还在培养的雏儿!把正德皇帝知道渺渺姑娘的事情给忘了!

    妈妈桑听了心里也有些埋怨,放着红牌姑娘们不叫,叫些雏儿来,这下好了,直接叫渺渺了,妈妈桑当即陪笑道:“哎呀,张公子,渺渺姑娘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这才没有出来!”

    “不舒服?”正德皇帝有些郁闷,这么不巧啊,“要不,这样吧,就让她出来坐坐吧!”

    妈妈桑有些为难,毕竟刚刚徐鹏举都已经嘱咐了,妈妈桑眼神微微瞄向徐鹏举,徐鹏举也很无奈啊,微微看向张知节!

    张知节微微点头,妈妈桑这才去请渺渺姑娘去了!正德皇帝极为好奇的等着,过了没一会儿,一个婀娜的身姿款款的走了过来,正德皇帝忍不住赞叹,怪不得艳名远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