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93章 试探

    画舫剧烈的摇动,连张知节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正德被惊醒了也不稀奇!不过正德皇帝捂着头是怎么了?

    “皇上,您没事儿吧?”张知节小声关心道。

    “没事儿!就是撞了一下头,没大碍!发生什么事了?”正德皇帝揉着脑袋道。

    “刚刚应该是撞船了!我看外面好像有官兵将画舫围了起来!昨夜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冲突,可能是因为这个的缘故吧!”张知节解释道。

    “昨夜发生了何事?好像有人来闹事!”正德皇帝这才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当时他正在紧要关头,所以也没出来瞧瞧,后来吵吵嚷嚷的动静很快就平息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所以正德皇帝就没出来,接着在房间里快活了!

    “昨夜是有人来闹事,我就叫人把他扔到河里去了!后来才知道那人叫高大林,原来他是高公公的侄子!”张知节笑着解释道。

    昨夜那种时候被人打搅了他和张知节的好事,将人扔到了河里都算是轻的。别说是高凤的侄子,那个时候来打搅好事,就是高凤也得把他扔进河里清醒清醒。

    正德皇帝哼道:“还调兵?那高,高什么,朕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调兵之权?谁给的他调兵之权?”

    其实正德皇帝心里也清楚,这都是假高凤之名,若没有高凤的纵容,那个高什么绝对不可能调得出兵来!正德哼完之后皱眉道:“高凤也是糊涂了!”

    张知节对此不置可否,小声笑道:“我去瞧瞧,高大林调来的是兵估计是上直亲军卫,徐鹏举不见得能镇得住场子!皇上暂且歇一歇!”

    上直亲军卫是他自己的私兵,现在竟然被调来兵围他这个皇帝,正德皇帝也有几分尴尬,他知道张知节这是打算自爆身份了,嘱咐道:“你去看看也好,不必委屈自己,对这些不长眼的不必留手!”

    张知节点头应是,正德皇帝这才捂着头回了房间,张知节暴露了还没什么大事,顶多会被大表嫂埋怨一通,会被言官弹劾几句,这个他可以将奏折全部留中,至于大表嫂那里,就只能委屈知节了!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大事,男人嘛,逛个青楼尝个鲜有什么?

    反正正德皇帝自己是绝对不好暴露的,要不然那些言官们非得疯了不可,不止言官,满朝的文官都得疯了不可,想想那个画面,正德皇帝就不只是头疼了,很想晕过去。

    虽然不想得罪徐鹏举,但是对于徐鹏举的威胁贾振朝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们上直卫乃是皇上的亲军,受镇守太监的管辖,又不受都督府的管辖,自然还是巴结高大林来的实在。

    “小公爷,他们私带弓弩这可是重罪,本官现在怀疑他们都是不轨之徒,所以小公爷还是袖手旁观的好!万一一会儿抓捕起来误伤了小公爷就过意不去了!”贾振朝皮笑肉不笑道。

    对于这赤裸裸的威胁,徐鹏举脸色很难看,他就是没带人来,若是带了人来,就冲正德皇帝在画舫上,他就敢让人去求老爷子调兵来硬怼!

    见到徐鹏举的脸色铁青,高大林摸了摸自己的满头包,狠声道:“误伤?误伤也是常有的事儿!只要不是误杀就行,汤药费劳资十倍赔付!”

    虽然不学无术、蛮横骄狂,但是高大林也知道伤了徐鹏举没什么事儿,但是若是残了死了那事情就大条了,他也兜不住。

    就这样对峙下去总不是个事儿,就在高勇犹豫着要不要显露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后面传来了这一阵脚步声。

    高勇立刻回头,是张知节和白玉兰正在缓步走来。高勇有些惭愧,提督大人还是出来了!

    “还是把你给惊醒了!”徐鹏举有些不好意思道。

    见到徐鹏举脸色有些难看,张知节知道徐鹏举是没占到什么便宜,说起来也怪张知节,昨夜只顾着拉着徐鹏举就走,以至于徐鹏举根本就没带着随从,要不然徐鹏举也不至于如此狼狈。谁也没能料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儿不是!

    “鹏举兄,没事吧?”张知节关心的问道。

    徐鹏举还没来得及说话,高大林已经嚷嚷起来了,他看到张知节竟然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一副十分从容不迫的样子,还关心起徐鹏举来了,不禁肺都快气炸了!

    “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以为徐鹏举就能保得住你吗?劳资不管你是谁,来到了南京的地盘,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给我趴着!”高大林叫嚷道。

    “贾振朝,就是这小子,就是这小子把劳资扔到了河里去了,快把这小子抓起来,我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让他知道秦淮高大少的名声为何会这样响亮!”高大林大呼小叫道。

    但是贾振朝看着张知节却有些皱眉,因为他不像高大林那样无知,人都说居其位养其气,对面的这个年轻人虽然只是站在那里,竟然让贾振朝觉得有一种压迫感。

    贾振朝觉得有些荒谬,那种压迫感是上位者的气息,高大林虽然贵为高公公的侄子,但是一身的暴发户气息,这个暂且不说,即便是国公府出身的徐鹏举也只是一身富贵气度,却没有这种上位者的气度。

    而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不仅一身富贵气度,竟然还有让他都感到压迫的上位者气度。所以贾振朝感觉有些荒谬,是他感觉错了,还是这人真的不简单?

    “这位公子,高公子乃是南京镇守太监高公公的侄子,身份贵重,公子无故将高公子扔进了河里,这总不妥当吧?”贾振朝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对面年轻人的脸色,他发现对面的年轻人听到南京镇守太监高公公这几个字竟然毫无反应!

    贾振朝心里一惊,试探道:“这都是你的人吧?弓弩那是朝廷管制之物,私带弓弩可是重罪!”

    高大林不满的嚷嚷道:“贾振朝,你跟他啰嗦什么,快把他们抓起来!若是胆敢放箭就是谋反,全部杀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