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99章 依依不舍

    听了张知节的话,正德皇帝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沉声道:“高凤?”

    张知节点头道:“是的,皇上,刚刚高公公也来了!”

    正德皇帝深深的吸了口气,冷哼道:“他也来了?还真是没冤枉他!他来干什么?”

    张知节沉声道:“是来赔礼的!说他侄子是从小地方来的,不懂礼数!最后问及皇上是不是在这里,臣说皇上不在这里,高公公就告辞离开了!”

    正德皇帝冷哼道:“高凤!朕还以为他在南京兢兢业业为朕镇守南京呢!”

    张知节笑道:“高公公爱侄心切也是有的!”

    正德皇帝摆手道:“知节,你不必为他辩解!他爱侄心切归爱侄心切,但是一点小冲突他就调兵前来,他心里对朕还有一点敬畏吗?上亲卫营是朕的亲卫,不是他高凤的私兵!”

    “皇上不用生气,事情没到那种地步,可能高公公镇守南京时间久了,所以做事也随意了一些,其实本心还是忠于皇上的!”张知节笑道。

    正德皇帝冷哼道:“本来咱来出来一起乐呵乐呵挺好的,竟然碰上了这种窝心事儿,时候也不早了,还是回宫吧!”

    “臣已经让妈妈桑准备了吃食,皇上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起驾?”张知节笑问道。

    只顾着生气了,经张知节这一提醒,正德皇帝才发现自己真的有些饿了!经过这一打岔,正德皇帝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点头道:“也好,只是别太迟了,若是让刘姬发现了什么就不妙了!”

    张知节笑道:“皇上放心,臣这就去催一催!”

    见到张知节迟迟没有回来,渺渺姑娘早就穿戴整齐了。张知节回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妈妈桑,妈妈桑见了张知节立即慌不迭的行礼,张知节笑道:“吃食准备的怎么样了?”

    “小侯爷放心,马上就好了!奴家这就去厨房看看!”妈妈桑说完就急匆匆去了。

    张知节进了房间见到渺渺正站在桌子旁,笑道:“你起来了啊?”

    渺渺姑娘听了脸色一红,羞道:“奴家见大人迟迟没有回来,心里放心不下,既然大人回来了,那奴家听大人的吩咐!”

    咳,误会了!张知节本身也不是沉迷女色的人,刚才只是随口一问,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经过了昨夜的折腾,张知节把自己的存货全都释放了个干净,此时早已神清气爽,心平气和了!

    “一会吃点东西吧,还真有点饿了!”张知节笑道。

    “那就听大人的,先吃东西!”渺渺娇羞的看了一眼张知节,红着脸娇声道。

    得,越解释越误会!张知节上前来搂着渺渺姑娘的纤腰,笑道:“吃点东西,我就要回宫去了!”

    渺渺姑娘听了脸色微微一白,咬着嘴唇一副十分不舍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如今天还没亮,即便是眠花宿柳的人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渺渺想到了刚刚妈妈桑来说,南京镇守太监高公公来了!

    虽然妈妈桑刚刚兴奋的说张大人是多么的威风,连高公公都给张大人鞠躬致歉,但是渺渺想到张知节这么早早的就离开回宫去,会不会是和高公公有关?

    渺渺急声道:“大人,听妈妈说,刚刚高公公来过了,这事竟然都惊动了个高公公,高公公会不会回宫去向皇上告状?”

    怎么可能去向皇上去告状?皇上在这里的好吧!高公公高凤巴不得皇上不知道这件事!高凤都得想着怎么去向皇上解释今天的事情!

    张知节笑道:“不会的!高公公是不会向皇上告状的!”

    看到张知节十分自信的样子,渺渺还是不放心道:“大人不要掉以轻心,虽然高公公给大人服软了,但是并不见得他的心里是真的这样想的!他曾经将自己的女人送来给大人侍寝,大人却拒绝了,他的心里说不定会恼羞成怒!”

    说到这里渺渺有些低落道:“大人来听涛阁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如今被高公公抓住了,说不定会拿来做文章,大人还是警醒一些的好!”

    看来渺渺是真的很担心,张知节还真不好解释为什么自己一副高枕无忧,稳坐钓鱼台的样子,总不能告诉渺渺,皇上就在这里,其实皇上拉着他来逛青楼的吧?

    虽然自己明确表示皇上并不在这里,但是高凤有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相信?他才不会傻到拿自己逛青楼这事到皇上面前去做文章,这不是打皇上的脸吗?

    张知节倒是巴不得他这样做,张知节笑着安慰道:“在怎么说,我也刚刚随皇上平掉了宁王之乱,出征几个月出来放松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如果高公公真的告到皇上那里去,皇上也会体谅的!”

    对啊!还把这事给忘了!张知节可是此次平乱的大功臣,皇上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寒了功臣之心啊!

    见到渺渺终于放心了,张知节笑道:“至于听涛阁,你就放心吧!听涛阁不会有事的,高公公也不会事后算账的!”

    终于作别了依依不舍的渺渺姑娘,张知节和正德皇帝悄悄的回到了皇宫。刘姬劳累了一天,睡的十分香甜,再加上是住在乾清宫的偏殿里,所以竟是对正德皇帝夜出的事情一无所察。

    神清气爽的张知节回到了住处竟是又倒头就睡,但是其余的人可就没有这个享受了!一夜未曾安眠的徐鹏举回到了府里,老爷子竟还没有安歇。

    “爷爷,还没睡呢?”徐鹏举笑道,虽然出去眠花宿柳彻夜未回,但是徐鹏举从来没有这么理直气壮过!

    “你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说说吧!今天貌似很热闹啊!”老国公淡淡道。

    “额,就是张知节来寻我,拖着我去了秦淮河!”徐鹏举赔笑道。

    “我虽只见过张知节一次,但是他的行事为人我还是能摸得上几分的,以他的谨慎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夜里离宫拉着你去秦淮河消遣?”老爷子淡淡道。

    “爷爷您真是料事如神啊!”徐鹏举笑着道,说罢凑上来小声道:“不只是知节,还有皇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