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16章 失踪

    那一晚恍若一梦,黛儿姑娘已经离开了,张知节让锦衣卫将她送出了南京,从此山高水长各走一方,此生怕是不会再相见了!

    张知节来到乾清宫的时候,一个矮胖的身影已经在乾清宫前候着了,见到张知节来了,连忙几步上前点头哈腰赔笑道:“小侯爷早,小侯爷早!”

    他叫周新,新任的南京镇守太监,一个被屡遭高凤打压踩踏的太监,原本应该高新是南京镇守太监,只是因为高凤被刘瑾挤出京城安在了南京,周新这才大权旁落。

    对于一脚将高凤踩在泥里的小侯爷,可想而知周新心里是有多么敬畏!连高凤这种正德皇帝的东宫旧人都轻而易举的被张知节打落尘埃,更何况周新这种和正德皇帝没有旧情的人。

    虽然周新重新做回了南京镇守太监,但是他也只是被临时抓帮,到底能不能安稳的做下去,而还未可知呢!

    “周公公,早啊!皇上起来了吗?”张知节点头笑道。

    “奴婢在小侯爷面前哪有称公公的份啊!小侯爷称呼奴婢小周子就是!刚刚刘娘娘进去了,皇上应该是要起了!”周新陪笑道。

    看着周新脸上那厚厚的皱纹,这个小周子他怎么能叫的出口?张知节感到十分无语!

    在周新的尽心安排下,张知节陪着正德皇帝在南京游玩了几天,渐渐厌倦了的正德皇帝决定离开南京。

    终于要启程回转京师了,张知节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但是张知节心情欠佳,因为尕紫和一叶都没有来南京!尕紫浪迹天涯行踪不定,但是一叶呢,为什么一叶也没有来呢?

    宁王之乱轰动天下,自己平定了宁王之乱,随后自己就随驾到了南京,这样的大事整个南方谁不知晓?为什么一叶竟然没有来南京?

    离开南京之后,正德皇帝肯定不会错过扬州的,但是张知节却已经有些不耐了,他心中的一叶是不会在知道了他在南京而不来寻他的!

    正德皇帝的仪驾终于离开了南京,浩浩荡荡的数千大军沿途护卫前往镇江,金山寺是正德皇帝和刘姬都向往的地方!离开南京,张知节终于忍不住下令锦衣卫留意扬州有没有一叶的踪迹。

    金山寺始建于东晋,布局依山就势,使山与寺融为一体,殿宇栉比,亭台相连,遍山布满金碧辉煌的建筑,十分的壮观。

    不说已经被深深震撼的刘姬,就连正德皇帝都不得不感叹,天下名寺,闻名遐迩,名不虚传。

    但是张知节却全无游玩的心情,高勇皱着眉头快步拾阶而上,到了张知节的旁边抱拳行礼道:“大人!扬州传来消息了!”

    高勇的话里一点欢快的意味都没有,张知节眉头微皱道:“说!”

    “大人,一叶姑娘已经不见了!”高勇沉声道。

    “不见了?怎么叫不见了?”张知节皱眉道。

    “一叶姑娘的居所已经落满了灰尘,和她在一起的林三娘也已经不见了,只有林三娘的孩子还在,被托付给了别人!”高勇沉声回道。

    听完高勇的话张知节心里一沉,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栏杆,怔怔的看着山下陷入了沉思。

    已经落满了灰尘,那就说明已经离开很久了!张知节先是否定了一叶去了江西的可能,那个时候江西兵荒马乱的,一叶即便是去了江西也不便。

    再者说了,林三娘也一起不见了!林三娘失去了丈夫,与儿子相依为命,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扔下自己的孩子呢!

    那有什么能让林三娘和一叶离开扬州呢?肯定不是为了生计,且不说当初自己留下了那么多银票,一叶和林三娘本来就不愁生计。

    能然林三娘抛下孩子离开的,只能是仇恨!当年林三娘和一叶自京城逃回南方之后,就曾经一直追查当年的事,只是最后一无所获。现在当年得事情已经明朗了,都是红衣教在搞鬼!

    那也就是说,红衣教在扬州露出了马脚,一叶和林三娘为了当年的仇恨肯定不愿就此罢休!

    虽然只是一点猜测,但是张知节心里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从宁王之乱里可以看出来,红衣教怂恿宁王造反就是为了要引正德皇帝南下,所以红衣教这么做一定有阴谋,现在皇上已经离开南京启程回京了!

    如果红衣教准备了什么阴谋的话,那一定就是在回京的路上!是扬州吗?可以肯定正德皇帝一定会驾临扬州的!

    扬州!一叶,你一定要活着啊!

    周围都是壮观优美的风景,张知节却感到十分心很重,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一叶的心思,他带着人马直奔南京,直到途径扬州,一叶翩翩而来,她先是去了南京,错过了自己之后才又回到了扬州。

    她衣袂纷飞踏空而至的飒爽英姿仿佛就在眼前,她的清冷的娇声细语仿佛就在耳边,张知节从来没有感到这样思念过!

    啪!一只手拍在了张知节的肩膀上,把张知节吓了一个哆嗦!

    “知节,你怎么了?好像神思不属,连游玩都没了心情!”正德皇帝有些关切道。

    “臣在想红衣教的事情!一直都觉得红衣教在酝酿一个大阴谋,但是却毫无头绪!如今皇上回京,将是红衣教最后的机会,所以臣才有些惶恐!”张知节沉吟道。

    正德皇帝和张知节一起站到了栏杆边,俯视着山下的壮丽风景,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带着数千大军呢,他们可都是上过战场的精锐之师,你还有好担心的?宁王的几万大军都打不垮他们,红衣教的一群乌合之众还能击溃朕的大军不成?”

    “况且,你不是推算出来了,兴王是背后的罪魁祸首吗?一旦锦衣卫查探出来了证据,朕绝对不会手软的!到时候即便是红衣教藏的再深又如何,他们终究成了无根之木罢了!”正德皇帝安慰道。

    “皇上说的是!”张知节笑着应道,锦衣卫已经潜伏到了安陆不短的时间了,也该有消息传回来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