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24章 内鬼

    没想到一叶和林三娘竟然在扬州发现了红衣教的踪迹,不得不说真的是蛇有蛇道鼠有鼠道!张知节问道:“你发现的人是谁?”

    “她叫红霓!应该是红衣教里的重要人物!”一叶肯定道。

    “确实是红衣教的重要人物,她是红衣教的左护法!”张知节有些吃惊,没想到一叶发现的竟然是一条大鱼。

    “红衣教人多势众,只凭我们三个敌不过,那时候你已经平掉了宁王之乱准备随驾到南京了!紫姐姐说,这些红衣教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在酝酿什么阴谋在针对你,不如探明她们的阴谋然后告诉你,让你调动人马将她们一网打尽!”一叶解释道。

    “所以我们就一直暗暗跟着红衣教留意她们的动静!后来你就来到了扬州,她们终于有了动静,不过我们也被她们发现了!”一叶继续说道。

    “然后就打起来了,我们寡不敌众,紫姐姐的武功最高,本可以脱身来寻你的,只是,紫姐姐却把机会留给了我,我受了伤差点就没能寻到你!现在紫姐姐和三娘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到最后一叶变得十分担心。

    “放心吧,她们会没事的!你告诉我地点,我带人去看看!”张知节只能安慰道,他心里也十分难受,暗暗祈祷紫衣一定不要有事。

    “一路打一路逃,哪有固定的地点,况且,过去这么久了。”一叶低落道。

    一叶旋即抬头担忧道:“知节,你也要小心,我们怀疑你这里有内鬼!”

    张知节闻言吃了一惊道:“我这里有内鬼?”

    白玉兰本来一直都沉默的站在一边,现在听了一叶的话忍不住眉毛一挑道:“大人,跟着大人的弟兄们都是信得过的!不会有内鬼的!”

    “一叶,你为何会怀疑我这里有内鬼?”张知节沉吟道。

    “自从你们离开扬州之后,红霓曾经多次接近过你们,似乎是在联系什么人,我们就是好奇她到底是干什么,这才被她察觉了!”一叶解释道。

    联系什么人?这么说,这里还真的有红衣教的内鬼了!只是这里可不仅仅是有张知节的人,随驾的人成分十分复杂,有征战的将士,也有随行的太监!

    相较而言,张知节觉得自己的锦衣卫出现内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现在带着的都是自己的嫡系,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锦衣卫!

    “这样啊!大营中不仅仅是我的人,若说出现了红衣教的内鬼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咱们到了清江浦就转乘官船,这事应该已经全都知道了!”

    “也就是说,红衣教也应经知道了,那么说,清江浦将会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若是过了清江浦咱们一路都在运河上,那她们可就没有机会了!”张知节沉吟道。

    清江浦?原来红衣教的阴谋将会在清江浦上演!张知节安慰一叶道:“一叶,你不要担心!你们这样子追查红衣教,她们肯定不会直接就杀了紫衣和三娘的,肯定要活捉问个明白!只要她知道了你们和我的关系,是不会轻易杀了紫衣和三娘的!至少可以拿来要挟我的啊!”

    “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紫衣和三娘救出的!”张知节笑道着安慰道。

    这几年张知节扳倒了刘瑾,两平叛乱,做下了不少大事,盛名扬天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被自己抓住的小鬼头了!所以一叶对张知节十分的信任,闻言安心的点了点头。

    一叶终于安心了,这时御医也亲自将熬好药松了过来。事情已结,夜也深了,白玉兰和御医都退了下去。

    张知节将一叶轻轻扶起来抱在怀里,一手端着药碗,一手喂一叶喝药。

    “好苦啊!”一叶喝了一口,撅着嘴撒娇道。

    “哦,药都是苦的啊!良药苦口嘛!这里没有糖,我叫人去弄点点心!”张知节有些抓耳挠腮道。

    “不要!都大半夜的!”一叶撅嘴道。

    “啊!那怎么办?”张知节傻眼道。

    “嘿嘿,呆子!我就是想看你发急的样子!你喂我喝就觉得不苦了!啊”一叶撅嘴道。

    女人的心思还真不好猜!张知节细心的喂一叶吃了药,又给她倒了茶,一番忙活下来已经三更天了!

    张知节一溜烟爬上床和衣躺在一叶的身边,怜惜的抱着她,此时的张知节心里一点****都没有,只有满心的怜惜和爱怜!这些日子他心里担心坏了,如今一叶终于平安无事了!

    “给你看个东西,你一定会感到惊喜的!”张知节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笑道。

    “什么东西?”一叶也被张知节勾起了好奇心。

    “咚咚咚咚!你看,这是什么?”张知节从身后掏出来了两个瓷娃娃在一叶的眼前晃悠着笑道。

    “啊!我的瓷娃娃!”一叶惊喜的喊道,这两个瓷娃娃她再熟悉不过了,每天夜里睡前她都会把玩一番,对着他们说一番悄悄话诉一诉衷肠,然后再抱着他们睡觉。

    一叶惊喜的将瓷娃娃搂在了怀里,这才有些羞赧,这两个瓷娃娃一个像张知节,一个像自己,现在在张知节手里,张知节一定是已经认出来了!少女怀春总是有些羞赧的!

    “他们怎么会在你这里?你去过我那里了?”一叶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有些羞赧的问道。

    “当然了,我来了江南你却还不出现,我怎么放心的下?还以为我的一叶已经把我忘了另觅情郎了呢!”张知节笑道。

    本来挺让人感动的,但是听了张知节的话,一叶忍不住举起粉拳打在了张知节的胸口,不过受了伤的她拳头已经变得绵软无力了。

    张知节握着她的拳头摊开来把玩着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们一叶才不会这样呢!”

    “哼,你知道就好!”一叶皱着小鼻子撅嘴道。

    说完这个一叶似乎想起了什么,抽出手来在张知节的腰间拧了一把,嗔道:“哼哼!你还说我?是谁和什么南京镇守太监在秦淮河争风吃醋,闹得满城风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