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30章 惊喜

    待正德皇帝和刘姬离开了之后,场面冷了下来,张知节一直紧紧的盯着李兴,李兴显得更加惶恐不安。

    “本督十分好奇,红衣教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能让你甘心做内鬼!”张知节淡淡问道。

    “小侯爷,没有的事儿!奴婢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红衣教!更不可能和红衣教有什么牵扯!真的!小侯爷,您一定要相信奴婢,那只是一个巧合而已!”李兴哭丧着脸道。

    这时高勇快步走了过来,禀道:“大人,人都已经控制起来了!”张知节点头道:“好,去瞧瞧!”

    说罢张知节就带人着去了,锦衣卫押着李兴跟在后面。总共十几个杂役太监被锦衣卫团团围了起来!

    这些杂役太监一个个的面露惶恐之色,突然被锦衣卫围了起来,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别现在看着李兴竟然是被押着来的,更加惶恐!

    张知节看着他们冷声道:“李兴,通匪作乱,意图谋刺皇上,罪不容诛!你们都将受到株连!”

    此话一出,在场的杂役太监直接瘫了一半,张知节接着道:“不过,本督心善,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只要你们能指出李兴这一段时间的一些鬼祟的行为,本督就饶他不死!”

    这些杂役太监听了都眼前一亮,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能活着自然是最好的!只是,怎么才算是鬼祟的行为,这个他们心里也没谱啊!

    张知节看着突然想到了一点,这一切不可能是李兴策划的,但是李兴却在这里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庄流云就这么放心李兴?

    “你们这之间有没有生面孔?”张知节突然问道。

    这下那些杂役太监们不再茫然了,而是一起看向了其中的两人,并且飞快的拉开了距离!

    张知节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被疏远开的两人,这应该就是红衣教安插到李兴身边的人了!张知节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李兴,发现李兴已经面无人色的瘫在了地上!

    “怎么会出现了两个生面孔呢?李兴,你能不能给本督解释一下?”张知节饶有趣味的笑道。

    “他,他们是,奴婢的远房亲戚!”李兴哆哆嗦嗦道。

    “所以你就将他们阉了,带了进来吗?”张知节笑问道。

    李兴哆哆嗦嗦的点头,又摇头,此时他的心理已经接近崩溃了!张知节笑道:“他们是不是红衣教的人?”

    “不,不是!不是!”李兴否定道,虽然已经死到临头了,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期冀!

    虽然李兴死鸭子嘴硬,但是张知节心里已经笃定这就是红衣教的人,而且一定是红衣教的重要人物!但是令张知节没有想到的是,惊喜还在后面!

    “两位,怎么称呼?”张知节淡笑道。此时锦衣卫早就将这里围得密不透风了,白玉兰更是寸步不离张知节的左右,就连张知节身后两边的锦衣卫也一个个的都按刀凝神而立。

    “小侯爷,真是健忘,竟然这么快就将我忘了,小侯爷不是在苦苦的寻我吗?怎么反而见了面认不出来了?”一个柔和的女声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让张知节觉得十分耳熟,仿佛在哪里听到过,还不只一次!张知节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一身太监服饰的人,大脑飞快的旋转起来。

    张知节眉毛一挑,嘴角忍不住微微翘了起来,他终于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本以为只是红衣教的重要人物,没想到竟然还有更大的惊喜!

    “原来竟然是道长亲临,真是有失远迎!”张知节笑道,虽然面前是一张平淡无奇的面孔,张知节还是凭声音猜出来了,这人就是闲云道长庄流云!

    不知是不是自知无法逃脱了,庄流云竟然坦然的除去了伪装,露出了张知节熟悉的艳丽面容!

    竟然是庄流云!竟然是锦衣卫大索天下苦苦寻觅而不可得的庄流云!锦衣卫瞬间紧张了起来,长刀出鞘声不绝于耳,全都指向了庄流云!

    “怎么?故人相见,小侯爷就是这般待客的?”庄流云浅笑道。

    “虽是故人,却已是陌路!庄流云你祸乱众生,作恶多端,本督以前从未想过,你竟然是这种人!这故人两字不提也罢!”张知节淡淡道。

    “我又何曾想过小侯爷竟然是这样的人!我曾无数次出入侯府,也曾见过小侯爷很多次,却也从未想过大业竟然毁在了小侯爷的手里!若是早知如此……”庄流云由衷的感叹道。

    “要是早知如此,怎样?”张知节眉毛一挑问道。

    听了张知节的问话,庄流云笑靥如花道:“小侯爷真是明知故问,当然是杀了,一了百了!”

    “哦?对于一个无辜的孩子你也能痛下杀手?庄流云,你已经灭绝人性了吧!”张知节淡淡道。

    庄流云一怔,笑道:“一切,都是为了大业!”

    “大业?你嘴中口口声声的大业,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业?不妨说来听听!”张知节嗤笑道。

    “成王败寇,不说也罢!”庄流云神色一黯道。

    “说的多么冠冕堂皇,无非就是为了改朝换代!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你们也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罢了!如今江西战事一起,不知多少百姓死于战乱,又不知多少百姓流离失所!造反就直说自己造反,别扯上什么大业,膈应!”张知节不屑道。

    “没看出来,小侯爷竟然心怀天下苍生,真是了不起!”听了张知节的嘲讽,庄流云不到没有生气,反而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张知节。

    “小侯爷,不如屏退左右,咱们故人相见清谈几句,如何?”庄流云浅笑道,“小侯爷放心,我不过是个弱女子,根本就不会武功,如果小侯爷还不放心,尽可以留下白玉兰!”

    张知节眯着眼睛看着庄流云,虽然没有直接庄流云打过交道,但是这几年下来见招拆招,他也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