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56章 挥金如土

    对于临清城张知节并不算陌生,他曾经在这里遇见了齐彦名、楚楚,谁也没能想到命运会就此产生了纠葛,最终爆发了一场震动大明的大战。

    往事种种已如过眼烟云,但是当故地重游,往往还是让人唏嘘不已。齐彦名,一个响当当的绿林好汉;楚楚,一个被宠坏的傲娇任性的姑娘;四娘,一个坚强聪明果决的奇女子,他们都已经淹没在命运的洪流中了。

    浩荡的船队陆续停靠在了临清,正德皇帝船上飘扬的龙旗,还有到处飘扬的锦衣卫的旗帜,让码头上所有的人望而却步。密密麻麻的锦衣卫从船上涌了下来,原本熙熙攘攘热闹无比的临清码头变得冷清起来。

    张知节和正德皇帝一身常服悄悄的出现在了码头上,刘姬和紫衣还有被紫衣扶着的一叶叽叽喳喳的跟在后面,白玉兰、高勇带着十几名锦衣卫高手紧紧的跟在后面。

    离开了码头步入了小城,正德皇帝兴奋的四处张望,感叹道:“没想到一个临清小城竟然都这么繁华!”

    “靠着大运河南来北往的客商多了,渐渐的就繁荣起来了!”张知节笑道,“其实这种繁荣有些畸形,多是些商铺饭庄之类的!咱们在船上吃了这么久,想必也吃腻了,走,去吃点别的去!”

    这临清城虽不大也算繁华,上档次的饭庄也有不少,但是能看的上眼的就是临清小筑了,张知节曾经来过两次,虽然比不上京里的名楼,但是也算不错了!

    毕竟是临清城最高档的饭庄,环境清幽,也不算火爆。张知节一行人走进来后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实在是他们这一行人太引人注意了!

    不过张知节无所谓,任是谁也能看出来他们这一行人不好惹!况且这里距离码头并不远,只要一支令箭升空,轻而易举的就能拉来几千人,打下临清小城都能绰绰有余。

    要了个靠窗的包房,张知节带着正在东张西望的正德皇帝当先走了进去!掌柜亲自带着伙计跟了进来,他眼力不浅已经看出来了,这一群人绝对大有来历。

    “几位公子小姐,不知道想吃点什么?小店坐靠大运河,南北各色的美食都有!”掌柜的陪笑道。

    张知节看向正德皇帝,正德皇帝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张知节转头笑道:“有什么拿手的尽管上就是!酒也要最好的!”

    “这位公子,小店虽然不及一些名楼,但是因为靠着大运河照顾南来北往的客商,所以拿手的菜式实在是太多了!不知道公子偏好哪一口儿?”掌柜的陪笑道。

    “不怕多!尽管上就是!”张知节豪气道。

    掌柜的听了之后忍不住咂摸咂摸嘴,南来北往的客商见得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挥金如土的人!

    “公子,全上的话要上百道菜,这都是招牌菜,合计起来差不多要三四千两银子!”掌柜的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啰嗦!让你就上就是了!外面的那两桌让他们自己点!”张知节笑骂道。

    待掌柜的屁颠屁颠去了,紫衣忍不住咂舌,劝道:“知节,咱们就几个人,上百道菜哪能吃的了?何必花那么多银子?”

    三四千两银子吃一顿饭,紫衣听了十分的心疼,现在她已经把自己当做张知节的小媳妇自居了,这花银子就跟花的自己的差不多!

    结果张知节还没说什么,正德皇帝已经笑道:“紫姑娘你放心,知节赚的银子几辈子都花不完,放心就是!区区几千两银子而已!”

    张知节闻言笑道:“皇上,难道这顿饭不报吗?大头可都是让您拿去了,臣家里也家大业大的,一年下来拆了东墙补西墙,根本就剩不下几个银子!”

    正德皇帝听了差点吐血,大头是自己拿走了没错,但是自己才算是真的家大业大好不?

    紫衣听了觉得对啊,虽然张知节可能是挣了不少银子,但是花销也大啊!说不定还真剩不下多少银子!

    正德皇帝郁闷道:“你一年几十万两银子进账轻轻松松,请朕吃个饭都还这么抠啊?”

    紫衣听了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她真的很难想象几十万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看正德皇帝的样子,不像是假的!

    张知节连忙哭穷道:“皇上,夸大了,夸大了!不过皇上您放心,今天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请皇上吃饭!”说到最后张知节拍的胸膛砰砰作响。

    正德皇帝听了有些瞠目结舌,这又没人抢你的银子,至于哭穷吗?旋即又有些怀疑,不会知节真的没攒下家底吧?

    刘姬看着张知节和正德皇帝在那里抬杠,忍不住抿着嘴直乐,她非常喜欢这种氛围,张知节和正德皇帝私下在一起的时候真的不像是君臣,更像是好朋友、好兄弟!

    紫衣就有些疑惑了,不知道两人谁说的真,谁说的假!刘姬见紫衣和一叶有些疑惑的样子,笑着拉着她们两个窃窃私语道:“一叶姐姐,紫姐姐,你们放心吧!听张提督胡诌呢,他的家底厚实着呢,你们过了门儿就是可劲儿得花,别说几辈子,就是几十辈子都花不完!”

    一叶和紫衣听了忍不住脸都羞红了,紫衣更是敏感,还以为自己和张知节的事儿都知道了呢,羞赧的结巴道:“谁,谁要过门儿啊!”

    “哎呀,两个姐姐和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回京就要嫁到豹房了,我也不过是小家小户出来的,认识的朋友也不多,这一路上和两位姐姐甚是投缘,以后还指望着和两位姐姐常常来往呢,也省得我在京里孤单!”刘姬小声笑道。

    正好紫衣和一叶对京里还有些莫名的恐惧,听了刘姬的话心里一喜,三人都是草根出身,性格善良,这一路上确实相处的十分投缘。

    就在三个姑娘窃窃私语的时候,正德皇帝巴望着向外面瞅去,之间不远处的地方看起来十分热闹的样子。

    正德皇帝人不住问道:“知节,那边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好热闹啊!”

    张知节看了眼紫衣她们,见她们都没注意,这才小声道:“皇上,那边都是妓院赌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