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64章 南京旧事

    将手放在徐佳颍高高鼓起的肚子上,张知节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一个崭新的生命在酝酿!张知节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激动、兴奋、沉重、压力,也许这就是将为人父的感觉!

    “紧赶慢赶,总算没有来迟!”张知节笑着感慨道。

    “瞧爷说的,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和您有什么关系!”徐佳颍笑道,原本她都不抱张知节能赶回来的希望了,没想到张知节还是赶回来了!

    “那可不行!女人生孩子就是走一趟鬼门关,我一定要陪在你身边才好!”张知节握着徐佳颍的手笑道。

    徐佳颍听了十分的感动,如果说她的心里没有害怕是假的!其实她心里真的有些害怕,虽然有太后从宫里派来的稳婆,但是生孩子真的是一道鬼门关!她此生是幸运又幸福的,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有一个通情达理的婆婆!

    她心里还有点的忐忑是怕自己生下的是闺女,侯府子嗣单薄只有二爷一个男丁,老爷和夫人都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投注了太大的希望!虽然即便是生了闺女,以后也还可以接着生,但是她还是会绝对的愧对大家!

    带着感动和忐忑徐佳颍轻轻依偎在了张知节的怀里,这些日子她也折腾的够呛,心里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丈夫出征在外又难免担心不已。

    就在徐佳颍动情禁不住依偎在张知节怀里的时候,依雪在一边笑道:“知道二爷和奶奶恩爱,等我们收拾完着再恩爱也不迟!”

    清醒过来的徐佳颍禁不住面色绯红啐道:“你个小蹄子,还不快准备洗澡水伺候二爷沐浴!”

    “早就准备好了!看二爷和奶奶正恩爱着,所以没来打扰!”依雪笑嘻嘻道。

    没多久张知节就舒坦的躺在了浴桶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感慨道:“还是家里舒坦啊!”

    “那是自然的!二爷,您下次再出门就带上我们之中的哪个呗,这样爷也能有个人伺候!”依雪嘟嘴道。

    张知节笑呵呵的捏了把依雪笑道:“是不是想我了?”

    依雪脸色一红羞答答的低下了小脑袋,埋头给张知节搓着后背,张知节故作叹息道:“亏我还整天想着你们,没想到你们根本就不想我!”

    “怎么不想了?奶奶整天想着二爷,娟儿姐姐做梦都还喊着二爷呢!”依雪红着脸小声道。

    “那你有没有想我?”张知节调笑道。

    依雪闻言有些扭捏嘤声道:“想的!”

    “什么?没听到!看来是不想!唉,可惜了我天天想着依雪的……”张知节摇头道。

    依雪一听红着脸急道:“想的!想的!我想死二爷了!”

    张知节嘿嘿笑道:“那就好,爷平日里没白疼你!来,让爷看看又长了没?”

    依雪一听红着脸握住了张知节的手,小声问道:“二爷你还没说完呢,您后面到底说的是什么啊?想我的什么啊?”

    “想我们依雪的小****,那滋味,回味无穷啊!”张知节摇头状似陶醉道。

    依雪一听顿时俏脸红到了耳后根,身子一软就松开了张知节的大手,张知节摸索了一通,惊喜道:“是不是长了?大了不少啊!”

    “人家还在长身体,长了也正常啊!”依雪红着脸小声道。

    正在说着外面突然响起来了敲门声,依雪听了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飞快的把张知节的手拿了出来,然后整理了下衣裳。

    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向里张望,娟儿似笑非笑道:“我是来加热水的,没打扰到你们吧?”

    依雪红着脸有些结巴道:“有,有什么打扰的?”

    娟儿提着热水有些笑嘻嘻的进来了,看着衣服上全是水渍的依雪,似笑非笑道:“不打扰就好!不打扰就好!”

    依雪被娟儿这样的眼神一看,原本有些羞红的小脸更红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些说不过去,脸红道:“我,我不小心把衣裳湿透了,我去换件衣裳,娟儿姐你来洗吧!”说罢红着脸跑出去了。

    娟儿噗嗤一声笑道:“坏了,打扰了二爷的好事!”

    “打扰了我的好事?那你就自己来赔吧!”张知节嘿嘿笑着。

    “二爷,就安安稳稳洗个澡好不好?二奶奶的还在等着呢,您洗上一两个时辰,怕是明天阖府都在传呢!”娟儿娇笑道。

    “怎么可能洗一两个时辰?”张知节满不在乎的将娟儿向前拉了拉将手伸了过来。

    “嗯,真是熟悉的感觉!”张知节叹息道,摸了好几年了,确实十分的熟悉。

    娟儿看着自己已经被弄湿了衣裳有些无奈了,刚刚换的衣裳一会儿还得换,既然已经湿了也就不在乎了,任由张知节的手作怪,开始认真的给张知节搓着身子。

    等到张知节和娟儿出去的时候,依雪见了忍不住笑道:“咦,娟儿姐,你的衣裳怎么也湿了?湿的比我还多!”

    张知节笑道:“你们啊,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还能是怎么湿的!”娟儿和依雪听了都红了脸,忍不住同时瞪了张知节一眼。

    回到了房间,和徐佳颍、依雪她们说笑了一会儿,等到都收拾妥当了,张知节就死乞白赖的爬到床上不走了,徐佳颍挺着大肚子有些无奈道:“二爷,妾身现在可不能伺候您!您还是睡书房吧!”

    “我又没让你伺候,再说了,哪有头一晚回来就让睡书房的!亏我还天天想着你!”张知节笑道。

    “不用妾身伺候?我看爷是巴不得睡书房吧?洗个澡都洗了大半夜!”徐佳颍娇笑道。

    “哪有大半夜?这不是一路上风尘仆仆的,一时半会儿洗不干净嘛!今天哪里都不去,就老老实实的陪着你!”张知节讪笑着解释道。

    “那可不行,府里的丫鬟都是现成的,又不像在南京,若是让爷憋不住再去什么醉花楼之类的,那可就是妾身的不是了!”徐佳颍笑语盈盈道。

    看到徐佳颍笑语盈盈的样子,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看来秦淮河那场风波不仅在南方闹得沸沸扬扬,都传到京城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