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66章 闹鬼

    虽然算不上是一家之主,毕竟家里还有老爷子,也算不上妻妾成群,目前为止也只有一妻两个通房丫鬟,但是张知节仍然做梦也没能想到回家第一晚会是独守空房!

    所以张知节的背影是凄凉的,心里是有些沮丧的,他故意走的有些慢,想要看看娟儿或是依雪谁会跟上来,结果让他失望了,娟儿和依雪谁都没有跟上来,她们回了房间之后就没有再出来的意思了!

    张知节只能凄凉的来到了书房,书房黑暗一片,连个人影都没有!这是张知节自己的专属书房,估计除了依雪、娟儿等几个贴身丫鬟来打扫下,别人是不允许进来的!

    自己都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门还开着没有,张知节信步上前,门竟然没有上锁,张知节有些皱眉,徐佳颍她们未免也有些太大意了。毕竟这里是他的书房,里面有些重要的东西,虽然府里周围长年埋伏着暗桩守护,但是徐佳颍她们也不该如此大意的!

    张知节顺手推开了门,里面一片黑暗,不过自己的书房张知节自然十分的熟悉,相信自己不在的时候,徐佳颍她们也不会轻易变动。所以张知节就信步走了进去,火折子在哪里他知道。

    “二爷,您来了!”一个幽幽的女声响了起来。

    张知节原本迈出的步伐,一下子就僵住了,感觉整个人都木了!那会儿他还故意低沉的吓唬徐佳颍,现在一片黑暗的书房里突然传出来了这么一出儿,怎么可能不吓人?

    是人还是鬼?如果是人的话,谁能大半夜的躲到这里来?如果是鬼的话……

    怎么可能是鬼?!这些年来,他见过的死人不知有多少,若是能碰见鬼的话,那他早不知道碰到多少了!

    张知节长吸一口气沉声道:“谁?”

    噗嗤一下,屋里亮起了火折子,火折子映着一副红润的面孔,张知节身子一松,有些无奈道:“翠墨啊!你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书房里很快亮了起来,翠墨羞答答的低着头,有些扭捏的站在那里,听到张知节的问话,也只是飞快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旋即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飞快的低下了头。

    好吧,这是个胆小的姑娘,张知节柔声道:“翠墨,我回府怎么就没有见到你?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啊!”翠墨嘤声道。

    张知节有些头疼,虽然原本翠墨就有些胆小,但是也不至于胆小到这种程度啊,这完全就没法交流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翠墨变成了这个样子?

    翠墨和娟儿一样,都跟了他好些年了,张知节慢慢走了过去,柔声道:“翠墨,是不是发生了事儿?有人欺负你了?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没有啊!”翠墨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张知节小声道,说完又飞快的低下了头。

    “那你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休息?不会是累着了吧?”张知节有些无奈道。

    “没有啊!是奶奶让我来……”翠墨红着脸小声道,说到最后已经几不可闻!

    张知节无奈道:“说话大点声,都在我房里这么多年了,跟我说话还用得着吓得说不出来吗?这还是以前的翠墨吗?怎么?我出去了大半年回来就不是我了?你们奶奶到底让你怎么着了?”

    翠墨咬了咬嘴唇,声音终于大了点道:“奶奶让我,今晚来伺候二爷!”

    张知节一听傻了眼,这是什么意思?这好像没有别的意思,让翠墨今晚伺候自己只有一个意思,就是让翠墨来侍寝!

    这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他都已经做好了今晚独守空房的打算了!况且,就算是徐佳颍让人来侍寝,他心里也想的是依雪或者娟儿,毕竟她们俩都已经是通房丫鬟了!

    没想到徐佳颍竟然安排了翠墨过来!张知节旋即也就明白了徐佳颍的打算,终究还是因为张知节在南京的时候去了秦淮河,所以徐佳颍就安排了翠墨来侍寝了。张知节仔细打量了一番翠墨,发现她经过了一番精致的打扮!

    翠墨说完之后就扭捏的捏着衣角,时不时的偷偷打量着张知节的表情。张知节终于明白了翠墨为什么会大半夜的呆在这里了,为什么呆在这里还没有掌灯了!

    依翠墨本来就胆小的性子,肯定会分外的羞涩,但是张知节心里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真的是翠墨想要的吗?

    或许在徐佳颍的眼里这不算什么,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在张知节的眼里,这绝对不能勉强!

    “我说你怎么大半夜的还在书房里呢,原来是你们奶奶让你来的,翠墨,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张知节沉吟道。

    翠墨听了呆了呆,旋即油然而生出了惶恐之情,二爷为什么会这么问呢?是因为二爷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吗?根本就不稀罕自己?

    想到这里翠墨的眼泪吧嗒吧嗒就下来了,张知节一看吓了一跳,多亏自己问了一下,这样是没问的话,还不得委屈死翠墨?

    张知节赶紧劝道:“别哭!别哭!我不会勉强你的!你先回去,明儿我会和你们奶奶解释清楚的!没事的!”

    “二爷就这么讨厌我吗?就这么不想要我吗?”翠墨抽泣道。

    张知节这时已经明白了,很可能是自己或是翠墨误会了,张知节忍不住扶额道:“怎么会呢?人皆有爱美之心,我们翠墨长得漂亮水灵,谁见了不喜欢?谁见了不想要啊?”

    翠墨听了心里一甜,还是有些委屈道:“那,那二爷还要赶我走!”

    我那时要赶你走吗?我是那个意思吗?我那是在尊重你!但是这事儿还真有些说不清,也许在她们眼里,既然奶奶应安排了她来侍寝了,那二爷只要不嫌弃肯定就直接接受了!至于她们自己,她们自己怎么会不同意呢?怎么会不欢喜呢?

    张知节故作板着脸道:“还站在那里哭什么?还不快过来伺候我宽衣解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