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71章 风不止

    满朝文武有能力撼动李东阳的唯有张知节自己,这不仅是张知节自己这样认为的!如若不然的话,张知节的手上也不会出现这张拜帖了!

    张知节知道彭玉臻为什么会送来这张拜帖,也知道他想要什么!张知节也有这个自信,比旁观者更为自信!谦虚点说,就算是张知节没能撼动李东阳,他也有能力将一个人送进内阁!

    况且,张知节真的不能撼动李东阳吗?想到这里,张知节不由笑了笑。

    其实张知节自己也清楚,不止他自己认为自己能撼动李东阳,也不止彭玉臻这样认为,但是却只有彭玉臻一文官送来了拜帖!

    这是为什么呢?不仅仅是因为文武殊途!还因为人们不知道张知节想要什么,还有什么是张知节想要他们又能够给予的!所以彭玉臻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也成了唯一一个吃螃蟹的人!

    但是张知节还有什么想要的?娇妻美妾,大权在握,圣眷之隆无人能比,他还有什么想要的?

    事实上,张知节还真有想要的!恰恰还是需要文官支持的。但是张知节还是将手里的拜帖放到了一边去了!

    现在的京里暗流汹涌越来越激烈,眼看就要爆发了,张知节仍然十分淡定,因为他稳坐钓鱼台!他心里并不着急!

    见到张知节终于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徐佳颍忍不住走上前来,她一早就注意到了张知节的动静!

    刚开始见到张知节有些不耐的翻检着拜帖,眼看就要翻检完了,张知节却突然拿着一本拜帖陷入了沉思,而且是长时间的沉思,这怎么不让徐佳颍惊疑?

    是谁的拜帖竟然让张知节这样的为难?徐佳颍心里仔细的思索了一遍仍然一无所获,她的心里更加的惊疑了,实在是很少见到张知节这样的旁如无人的沉思!

    虽然心里十分的好奇,但是徐佳颍并没有走上前来看那张拜帖到底是谁的,反而等张知节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之后才走上前来。

    “二爷,怎么了?看您一脸沉重的样子!”徐佳颍浅笑着关心问道。

    张知节抬头笑道:“有吗?没事!就是一张拜帖!”说罢将手里的拜帖亮给徐佳颍看。

    见到张知节并不避讳自己,徐佳颍这才放心的看了一眼。这张拜帖十分的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并没有带着官职之类的!

    彭玉臻?徐佳颍微微蹙眉,略一思索就知道了,她现在毕竟已经不只是定国公府旁支的小姐了,而是京里豪门媳妇儿,而且丈夫又是大权在握的重臣,早已走入了大明的顶层圈子,这就注定了她耳濡目染要接触很多东西!

    况且她本来就是个聪慧的女子,即便是和皇亲国戚、勋贵武将圈子不同的文官集团,她也能了解一些,所以她立马就想到了彭玉臻是谁!

    “这是都察院副都御使彭大人的拜帖?”徐佳颍笑道,“这有什么不同吗?我看二爷好像思虑了很久!”

    “这么多拜帖之中,就只有彭玉臻这一张文官的拜帖!你说是不是有些不同?”张知节笑道。

    徐佳颍听了顿时明白了,在她的印象中无论是府上还是张知节都和这位都察院副都御史没有什么来往,那为什么文官之中独独只有他送来了拜帖呢?

    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徐佳颍也想不明白,可是张知节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徐佳颍也知趣的没有再问下去。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问,什么时候不可以问。

    张知节虽然没有解释什么,还是叹息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一声叹息让徐佳颍心里一跳,能让张知节说出这样的话,那风一定不是小风!毕竟以张知节如今的地位,小风小浪的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正在这时,娟儿急匆匆的进来了,急声道:“二爷,刚刚瑞根来信儿,说是府上来了位公公传了口谕,皇上召见您呢!”

    原本就被张知节的一番话惊的心里一跳的徐佳颍听了忍不住脸色微变,张知节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对于皇上传旨让自己入宫,他也并不感到意外,自己都躲在府里三天了!

    张知节伸了个懒腰,这才站起来笑道:“更衣吧!”

    娟儿赶紧去里屋准备朝服去了,张知节这才注意到徐佳颍的脸色有些不好,心里立即明白了几分,笑道:“你别多想!根本就没什么事儿!”

    徐佳颍听了欲言又止,刚才张知节坐在那里沉思了那么久,怎么可能像是一点事儿没有的样子。

    张知节笑道:“最近京里肯定会起波澜,一是呢,因为宁王、兴王谋逆之事,京里怕是有不少人家要倒霉了!这事儿呢,跟咱家关系,咱们也不掺和!”

    这个徐佳颍心里明白,虽说府上也收过宁王的大礼,但是并没有帮过宁王什么,况且张知节还是平乱的功臣,怎么也不会牵连到府上的!

    “再有就是彭泽兵败自杀一事了,这事难免在朝廷中会再起波澜,不过那也是他们文官的事儿!”张知节笑着安慰道。

    这么一说,徐佳颍心里也放心多了,笑道:“二爷才歇了三天,皇上回宫也才三天,也不知道歇过来了没,怎么又召二爷入宫了?”

    张知节一边又娟儿伺候着更衣,一边笑道:“估计是因为封赏的事儿吧!王守仁班师已经过了这么久了,皇上这才回京,估计内阁早就将封赏合计的差不多了,这事儿不宜再拖!”

    娟儿闻言瞬间眼睛就亮了,她早就听说了,这次出征平乱二爷是首功,三败宁王一举将宁王生擒了!

    “二爷这才可是立了大功呢!皇上这次的封赏一定会很重的!”娟儿笑的眼睛都迷了起来。

    张知节笑了笑没说话,徐佳颍脸色一正道:“这种事儿可不能乱说,尤其不能说给外人听!知道吗?”

    在徐佳颍的心里对于这次的封赏倒是没有什么期待,张知节这么年轻就已经身居高位、手握大权,她已经很知足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