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75章 踌躇

    封赏就这样定下来了,因为兴王一家终于被押解进京了,张知节亲自带着高勇他们将兴王一家押进了北镇抚司的大牢里!

    随后张知节就开始赴宴,徐光祚、张仑、张永等等,这些人的宴席终究是推不开的!但是张知节并不是一直就是整日间吃喝玩乐,因为即便是喝酒他也从不喝多,几乎都是浅尝辄止,当然了,也没有人会在酒桌上难为他!

    因为他心里一直都在想着事情,战乱已经平定了,红衣教也已经挖出来了,连兴王都已经被押解进京了,未来的嘉靖皇帝正被奶妈抱着待在北镇抚司的大牢里呢,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登基为帝的机会了!而正德皇帝的危机已经解除了,这也意味着自己家族未来的危机也已经解除了!

    似乎一切都变得完美了,自己有钱有权,似乎只要继续和正德皇帝搞好关系就可以富贵一生混吃等死,做一辈子的富贵闲人了!

    但是真的就这样子了吗?当然不,人都是有梦想的!想来每一个人都曾想过,如果有一天回到了古代会有什么的梦想!而现在张知节却真实的回到了明朝!

    如果以前的奋斗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家族亲人不会陷入到未来的危机之中,现在他做到了!那,以后呢,他是不是可以尝试着触摸一下自己的梦想?

    就在张知节还在想着自己的梦想的时候,彭玉臻却在自己的家里独酌!这不过是一座两进的小宅院,在京里十分的不起眼,凡是在京的文官多是这样,鲜有像勋贵之家的那样奢华的。虽然很多文官家里是地方大族,但是依然在京里十分低调。

    彭玉臻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儿,看起来十分儒雅一脸正气,不过此时的脸上倒是眉头紧缩,似有一丝愁苦之意!

    这时门外进来了一个窈窕的身影,十八九岁年纪,瓜子脸,水蛇腰,看起来十分娇媚!

    “老爷,这是妾身刚刚煨的鸡汤,妾身加了点人参,妾身看老爷有些神思不属,特地给老爷补补!”那女子娇媚道。

    这是彭玉臻这两年新得的小妾如烟,对她一直十的宠溺,但是这些日子来彭玉臻整日间都想着官场上的事,哪里还有心思花在女人的肚皮上?

    如烟见这些日子老爷根本就不碰她了,这让她不免有些着急,毕竟虽然这两年一直都蒙老爷辛勤耕耘,但是肚子却一直都没动静,没儿子傍身她终究心里没底!

    心里也有些担心老爷年纪大了,有些不顶事了!现在老爷直接就不碰她了,如烟心里以为老爷更加不顶事了,所以就想着给老爷补补。

    这时候彭玉臻心里正在烦着呢,哪里会理会她这小心思,就连平日间痴迷的水蛇腰都视而不见,不耐烦的挥手道:“行了,出去吧!”

    如烟放下之后就扭着水蛇腰出去了,心里忍不住埋怨,老爷也不知道又看上哪个狐媚了?哼,也不掂量掂量自己那把老骨头,折腾的了吗?

    彭玉臻可没有心思喝鸡汤,张知节回来也有段时间了,但是却丝毫没有消息传来!虽然本来就不报什么太大的希望,但是当这条路真的行不通了的时候,他还是十分沮丧的!

    因为他仔细分析过,满朝文武最有可能能撼动李东阳的只有张知节了!哪怕是这次有了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但是只凭借他们这些有想法的文官,真的很难成事!

    而且彭玉臻也清楚,虽然他混到了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的位置,但是毕竟不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只是都察院的三号人物罢了,这还不算上六部九卿呢,即便是真的将李东阳撼动了,他想要入阁的愿望也十分渺茫。

    轮圣眷,估计皇上也就只是知道有他这么个人,论资历威望,那更是轮不到他!他真的没有什么优势,但是他有一颗躁动的心啊!试问哪个大明的文官不想着有一天能够入阁?

    所以彭玉臻才死马当作活马医,给张知节送去了拜帖,彭玉臻一方面想着能够获得张知节的支持,毕竟如果获得了张知节的支持,以张知节的圣眷只要在自己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自己绝对能够青云直上,实现自己的梦想!

    但是彭玉臻另一方面还有着文人的酸腐,给张知节递拜帖的时候,他还想着既要做女表子,还想着立牌坊,所以他把自己的官职给去了,只是写了个名字。

    彭玉臻一方面觉得获得张知节的支持的希望比较小,另一方面又深切的盼望着自己的拜帖能够引得张知节的注意!

    但是事实让彭玉臻深深的失望了,张知节都回京几天了,却丝毫没有要见他的意思!张知节整天都赴宴,但是偏偏就是没有自己事儿!

    看看张知节赴宴的都是谁?定国公府,英国公府,张永,马永成……

    此时的彭玉臻呷了一口闷酒,忍不住苦笑,或许张知节看到自己的拜帖根本就没有记起来彭玉臻是谁吧?也许看了一眼就当做垃圾一样扔到了一边去了吧!或许现在那张拜帖正在侯府的某一处废纸篓子里等着当柴火烧!

    彭玉臻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把官职写上,这样机会也要大一些!

    再呷了一口闷酒,彭玉臻心里头愈发的火热,自己要不要再次给张知节送个拜帖呢?这次将自己的官职也写上!但是彭玉臻又觉得抹不开脸面,若是这一张拜帖递过去张知节见自己了,那自然皆大欢喜,自己所有的付出都物超所值!

    但是这一张拜帖若是还是石沉大海呢,那自己这张老脸该往哪搁?自己好歹也是堂堂正三品高官,以后又如何面对张知节?更可怕的是,若是有朝一日传出去了,那自己还有脸没脸?还能在京里的官场立足吗?

    毕竟不是没有可能传出去,若是自己写上官职的话,门房上肯定就认出来了!

    想到这里,彭玉臻忍不住又呷了一口酒,长长的吐出了一口酒气,十分的踌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