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59章 流水的郎中,铁打的提举

    三人听了只觉的心里一跳,张知节的名声他们也曾听说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距离会如此的近!锦衣卫的十八般酷刑他们也曾听说过,只是听听都能吓人睡不着觉,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加在他们的身上。

    若不是腿已经僵了,他们现在一定已经瘫坐在了地上,千刀万剐啊!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他们家里哪有人得了重病啊,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借口而已!而且这借口肯本瞒不过去!

    此时的那两人心里十分的悔恨和怨恨,怨恨第一个人找的什么破借口,现在到了死胡同了吧!悔恨自己怎么就轻而易举的就跟着前面那人来了呢!

    张知节笑道:“本督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现在说出来,本督还会既往不咎,如果等本督查出来的话那可就晚了!本督平生最恨有人欺骗了!”

    “本督也知道你们都是穷苦人,或许为了生计有什么不得已。如果你们选择撒谎的话,那你们肯定是自掘坟墓!”

    “都是小的不该,都是小的不该!小的不该骗大人,小的其实是因为心里太害怕了,所以才会逃走!刚刚也是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才说错了话!”其中一人赶紧改口道,另外两人跟着附和道。

    张知节笑道:“你们怕什么?”

    “小的从小就胆小,从没有见过锦衣卫抓人,突然被围了起来,心里就害怕了!”

    “害怕?本督怎么觉得你是胆大?胆大了才敢逃走啊!”张知节笑道。

    “本督也不跟你们废话了!既然你们一再的不说实话,那本督不妨明言了,你们之中谁把逃走的原因说出来的最迟,谁就会死!”张知节笑道。

    三人听了一怔,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猛然抬头道:“官爷,是提举大人要我出去传信儿的!”

    有一个开口了,另外两个也不甘落后道:“小的也是出去传递消息的!”不过还是有一个反应慢了一拍,眼神有些闪烁。

    张知节笑着转头问身边的副千户道:“听到哪一个说的最迟了吗?”

    副千户躬身指着其中一个人回道:“大人,是他说的最迟!”

    张知节点头道:“那还不拉到那边去砍了!”副千户闻言立即挥手,几个锦衣卫上前将那人按住了!

    那人没想到竟然说杀就杀,人一下子就懵掉了,瘫坐在地上嚎叫道:“官爷饶命啊!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什么都说!小的什么都愿意说,官爷饶命啊!”

    啊!一声惨叫传来!那边已经惨叫着扑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这边的两人见到那边场景已经骇的面无人色!竟然真的杀人了!直接就杀了!真的是好险啊!只差一点死的就是自己了!

    张知节对此毫无感觉,笑着看着他们两人道:“他的结局你们也看到了,你们最好好好考虑一下,要不然你们一定会步他的后尘的!”

    “官,官爷,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官爷尽管问就是!”两人争着结巴道。

    张知节笑道:“刚刚你们说传信儿?信儿呢?不会是被你们吃到肚子里去了吧?那本督还得刨开你们的肚子,挺恶心的!”

    两人听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果然不愧是锦衣卫,真是太残忍太变态了!两人争先恐后的答道:“官爷,是口信!是口信!没有吃到肚子里!”

    张知节笑道:“那还不快说!什么信儿?谁让你们传的?传给谁的?”

    “回官爷,是薛提举让我们去传的,传给当铺的掌柜的郭三,说是锦衣卫封了船厂,让他赶紧去报信!”两人争先恐后道。

    “郭三?”张知节喃喃道,示意了一下白玉兰,白玉兰立即安排人去当铺抓捕这个叫做郭三的人,不过,张知节心里清楚,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这个郭三肯定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张知节笑道:“还有呢?”

    两人听了脑门急出了冷汗,还有?还有什么?没了啊!两人期期艾艾道:“官,官爷,没了!小的都说了!”

    张知节皱眉道:“没了?!本督废了半天功夫,你们就告诉本督这点屁事儿啊?”

    两人都快急哭了,可怜巴巴道:“官,官爷,真没了!小的知道的都说了!”

    张知节皱眉道:“那本督问你,薛提举为什么要让你们冒险逃出去报信儿?”

    “这,这小的也不知道啊!小的只是听命行事!这不管小的的事儿!官爷明鉴啊!”

    “那本督再问你们,你们为何听薛提举的话,甘愿冒险?”张知节皱眉问道。

    两人身子一哆嗦,战战兢兢道:“因为,因为,薛提举是提举!”

    张知节听了一怔,提举?提举又怎么了?提举上面还有工部主事,主事上面还有员外郎,员外郎上面还有郎中!提举不过是一个八品芝麻官罢了!

    “就只是因为他是提举?让你们干这掉脑袋的伙计你们就干?当本督那么好骗?”张知节沉声道。

    “还,薛提举还答应给小的五百两银子,让小的做厢长!”两人战战兢兢道。

    张知节哂笑道:“原来如此?真是,区区五百两银子就把你们的命买了啊?你们也不怕有命拿,没命花!本督问你们,这龙江船厂可有什么贪赃枉法之事?”

    两人齐齐摇头道:“没,没有!小的不知道!”

    张知节定定的看着他们,他们的身子抖成了筛子竟然趴在那里就是不吭声,张知节挥手道:“先把他们押回去吧!什么时候想出来了,再出来吧!”

    两人被押着向那个臭气熏天的小房子走去,其中一个磨磨蹭蹭的,等前面那人已经进去了,那人回头小声道:“官爷,这龙江船厂一直流传着一句话,流水的郎中,铁打的提举!”说罢踉跄着进了那个臭气熏天的房子。

    张知节听到最后那人小声说出来的话不仅眯起了眼睛,流水的郎中,铁打的提举!龙江船厂一直流传着这句话,什么意思?

    铁打的提举?张知节不仅笑了笑,本督倒要看看这铁打的提举有多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