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73章 首告

    看着提举司的大厅门窗全部关了起来,张知节沉声吩咐道:“让锦衣卫围起来,没有本督的命令一个人都不准放出来,门窗也不准打开!”

    白玉兰笑着应了,笑道:“大人真是高明,将薛有料和他的爪牙们都关了起来,这下那些匠户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张知节叹道:“该做的本督都已经做了,如果还是不成功的话!那本督就只能动用铁血手段了!到时候再重建龙江船厂!”

    紫衣脆声道:“不会的,我就不信龙江船厂的人真的一点血性都没有了!”

    张知节笑道:“那就再等一夜看看吧!”

    张知节不知道的是,眼看着黄三贵被砍了头,眼看着薛有料和他的心腹爪牙们被关进了提举司的大厅,龙江船厂一下变得躁动了起来,很多人就像是要爆发的火山一般。

    “没想到黄三贵竟然真的被杀了!看到他的人头在地上翻滚,可真是痛快!这个该杀千刀的干过的丧尽天良的事,又岂止是逼死了宋传后的婆娘!砍了他的脑袋都是便宜了他,就该千刀万剐才是!”婆娘啰啰嗦嗦的说完,却看到自己男人望着门口出神。

    “当家的?怎,怎么了?”

    男人回过神来,幽幽道:“看来这个提督大人不像是以前的那些郎中啊,竟然如此的雷厉风行,直接就干净利落的将那黄三贵砍了脑袋!”

    那婆娘期期艾艾道:“当家的,黄三贵死了咱们拍手称快,但是,咱们可别掺和!薛有料可是铁打的提举!”

    男人摇了摇头,幽幽道:“提督可是说了,无论是谁,只要犯了大罪被查实了,决不轻饶!这铁打的提举也不知道还硬不硬!”

    那婆娘哆哆嗦嗦道:“当家的,咱们过咱们的日子,咱们不掺和好吗?这些年姓薛的坏事做尽,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男人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道:“我见那黄三贵被折磨的不像样子,若是犯了罪,砍头就砍头,为什么要折磨他?我想了很久,终于琢磨出来了,那提督这是想要动姓薛的,所以想要拿他的把柄!可能没从黄三贵的嘴里掏出什么来。”

    “提督、提举,不相容啊!要不然那提督为何样把姓薛的和他爪牙关到了大厅里去了,就是想着让人去告!”

    那婆娘咬着嘴唇道:“当家的,这,这也不关咱们的事儿,咱们手里又没有姓薛的的把柄!”

    那男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还记得大丫头是怎么死的吗?你还记得大小子是怎么死的吗?”

    那婆娘听了眼睛一下红了,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那男人攥了攥拳头,沉声道:“若是再没有银子抓药,二丫头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咱家也算是断后了!”

    那婆娘听了颤声道:“那提督大人不是许诺了,要发饷吗?二丫头就有银钱看病了!”

    男人怒哼一声道:“你也不想想,若是姓薛的和他那些爪牙们还在,你能留下个银子毛吗?”

    那婆娘听了默然无语,男人沉声道:“大小子没了,大丫儿也没了,眼看二丫儿也要没了!就算剩下咱们俩活着,还有什么活头儿?还不如他娘的赌一把,赌赢了,二丫儿就有救了!赌输了,大不了咱们俩陪着二丫儿一起没了!”

    “不管怎么着,那害死大丫儿和大小子畜生会像黄三贵一样被砍了脑袋!咱们九泉之下也有脸面见大丫儿和大小子!”

    那婆娘听到这里擦了擦眼泪,毅然决然道:“当家的,我不拦你,你去吧!眼看二丫儿也要不行了,咱们就赌一把,不能放过害死大丫儿和大小子的畜生,他们死的好惨啊!”

    男人站起身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点点头道:“我去了!”说罢探头看了看里面卧床昏睡的闺女,毅然决然的去了。

    男人出了柴门,外面一个人影也没有,今天也没有人上门来敲打,也没听到薛有料的爪牙在外面活动!男人心里有些兴奋,看来那提督大人说到做到,薛有料和那些爪牙们真的被关到了提举司的大厅里了!

    张知节坐在椅子上本还有点犯困,毕竟昨夜枯等了一个通宵,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有收获!张知节打了个哈气,他觉得就算是有人来,也不会来的这么早。估计也得等到半夜或是下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有人来。

    但是没有想到刚刚坐下没多久,外面就响起来了脚步声,一个锦衣卫快步走了进来抱拳道:“大人,有匠户来了!”

    张知节身上的困意顿时不翼而飞,一下子精神了,笑道:“还不快请进来!”

    就在张知节迎来了第一个匠户的时候,大厅里的被关着的人已经愈发的焦躁了,薛有料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知道张知节说的好听,什么请大家喝茶,他自己连面都不露,把众人聚在这里,门窗都关了,别说茶了,连口凉水都没有见到!张知节根本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看来张知节是铁了心要收拾他们了!

    虽然在属下面前信誓旦旦说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其实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面对张知节这种庞然大物,他真的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哪怕对方不用权势强压,就是讲规矩,也让自己坚于呼吸。

    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总得想个办法,一定要继续敲打那些匠户,要不然一旦他们真的出来密告,那就一切休矣!

    薛有料捣了一下身边的人,低声道:“装晕!”那人心里也正着急着呢,闻言微微一怔立即明白了!

    只见他突然抬起一只手来捂着头,然后一声大声的喘息了几下就向薛有料的身上倒了。薛有料早有准备,一把抱住了他,急声道:“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上百人一下子骚动了,呼啦啦七嘴八舌的围了过来。薛有料大声道:“官爷,官爷,他晕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