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87章 打发叫花子

    其实门外的声响张知节早就已经注意到了,但是他并没有在意!张知节不只是一个钦差,还是一个能将一个都察院的副都御使碰上大学士的人物!若是有人知道了消息来求见自己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张知节又不是没有遇见过。

    不过张知节对这些腹内空空,只想着拍马屁向上钻营的人半点好感也无,所以一向都是懒得见的!所以对于外面突然有人来求见,张知节没有丝毫想见的念头。

    虽然房间内有丝竹有可歌舞,但是环境还是偏向清幽的,门外的动静也能听的到,张知节听了外面的话禁不住眉头微挑,竟然有人上门来送上线索?

    即便是有人有线索也应该是去找杭州府衙才是,怎么来这里找自己这个钦差?现在杭州城知道自己这个钦差的应该不多才是?

    张知节扬声道:“请他进来吧!”

    门外的锦衣卫听到这位公子自称知道城外的血案的线索,就知道他肯定能如愿面见提督大人!果不其然,锦衣卫沉声道:“大人请你进去,请吧!”

    张知节静静的打量着进来的人,儒雅风流气度不凡,不像是小门小户的人!这样的人会知道血案的线索?

    夏公子进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张知节,立即拱手笑道:“在下福建泉州夏轩,拜见钦差大人!”

    这夏轩进来的时候噙着淡然和煦的笑意,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显得极为自信,拜见张知节的时候也只是拱手罢了。

    张知节还没有说什么,白玉兰已经冷冷道:“见到钦差大人就是这副样子?”

    夏轩听了淡然笑道:“学生有举人身份可以见官不跪!”

    张知节摆了摆手,歌舞丝竹都戛然而止,这些姑娘们都福身退到了一旁,心里头极为诧异,这位小公子竟然是钦差?有这么小的钦差吗?最近没听说有钦差来杭城啊!

    “城外的血案你知道线索?如果是真的,本督定会重赏的!”张知节淡淡道。

    “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儿罢了!区区几个毛贼而已,想要揪出来容易的很!其实学生这次来拜见提督大人,其实是想和钦差大人谈笔生意!”夏轩笑道,口气大的很。

    张知节听了微微皱眉,来自福建泉州,见了自己又说什么谈生意,张知节若是还猜不出来就可以去撞豆腐了!

    听到这里张知节心里已经冷笑了起来,怪不得信誓旦旦的说知道城外血案的线索,肯定就是面前这人策划的,现在想着随便扔出几个替死鬼完结了此事!

    张知节淡淡道:“本督是官场中人,不做生意!”

    夏轩听了微微笑道:“大人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全江南都知道大人蒙皇上准许要造船出海!这可不就是生意吗?”

    “海上利润丰厚即便是顽童都知道,大人手握这出海之权,可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只是大人可能有所不知,海上多风雨险阻,大海茫茫,风险极大!”

    “一个不慎,整支船队都会葬送在海里,自古以来,葬送在海里的累累白骨不知有多少了!”

    张知节只是不动声色的听着,夏轩笑道:“相信大人对海上应该也有所理解,所以学生窃以为,大人需要做一笔生意!”

    张知节笑道:“哦,是什么样的生意?”

    夏轩听了自信的笑道:“钦差大人可以将出海权授予学生,学生自行组织船队出海,风险由学生自行承担,大人只需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张知节笑道:“还有这种好事儿?看来你对出海极为自信啊,莫不是你出过海?”

    夏轩听了眼皮一跳,笑道:“大人说笑了,太祖皇帝曾有祖训,片板不得下海,学生怎么可能会出海?不过学生倒是认识祖上有出过海的人,所以想要豪赌一番!”

    张知节淡淡道:“豪赌?”

    夏轩听了笑道:“只是学生豪赌罢了,风险都在学生身上,大人可以规避掉所有的风险!只要钦差大人答应,学生即可奉上白银五十万两!无论出海成败,学生每年奉上白银三十万两!大人以为如何?”说完之后,夏轩一脸自信的看着张知节。

    房间里尽是吸气的声音,那些姑娘们听的两眼放光,心里震惊不已,什么时候银子这么不当银子了,动不动就是几十万两!这两人都是什么人啊?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夏轩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放出这等豪言,怎的从未在这杭州听说过这般阔绰的一位儒雅公子!

    但是更让这些姑娘们放光的还是坐在主位上的这位少年钦差,真的是生的好生俊俏啊!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钦差大人!还不是一般的钦差,看来权柄还不小呢!

    这些姑娘们本来就对张知节看的挺对眼的,心里想着这位小公子只要出得起银子要她们相陪的话,她们就答应了!

    现在知道这小公子竟然是前途无量的钦差,心里更是情愿了,能和这样的人物春风一度也是极好的,若是因此被相中了赎身的话,那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就连一叶和紫衣都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已经有了一百万两银子的震撼,不像这些楼里的姑娘们那么震惊,她们还是有些吃惊的!毕竟那一百万两银子是一锤子买卖。

    但是这个却不一样,第一年就是八十万两银子,以后每年都有三十万两银子啊!这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啊!从此就再也不用愁银子了!

    但是张知节听了却禁不住笑了,笑的有些讥讽,摇头道:“你看本督像是叫花子吗?”

    此言一出,满室皆静,满室皆惊!张知节当然不像叫花子,他是钦差大人,是侯府贵公子,是朝廷一品重臣!

    但是张知节的意思很明显,夏轩这是将张知节当做叫花子打发了!

    原本极为从容自信的夏轩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莫不是自己听错了?

    而那些姑娘们更是一个个小口微张,三五十万两银子是打发叫花子?如果是,请把我当成叫花子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