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08章 短刀出鞘刀光寒

    虽然两个小姑娘身材纤细,肤如凝脂,但是张知节刚划了没几下就被一叶和紫衣嫌弃了,然后张知节就被一叶给赶开了。

    张知节虽然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但是想到自己两只手、两只脚加起来都不是一叶和紫衣一只手的对手,也就释然了,不,是习惯了。

    自己还是安静的做个美男子吧!张知节迎面吹着清风,望着这怡人的风景,后面还有两个美人陪着,简直夫复何求啊!

    张知节正在享受着遗世而独立的感觉,紫衣在后面笑道:“知节,你这样站在船头,小心一头栽进湖里去!”

    一叶促狭笑道:“没关系,我和紫姐姐水性好的很!”

    张知节笑道:“我站在船头有种御风而行,飘飘乎如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紫衣听了扑哧一声笑道:“莫非提督大人还有赋诗一首的雅兴?”她和一叶可知道张知节实在没什么文采,所以在这里打趣他。

    张知节听了有些脸红,作为一个穿越人士,竟然连剽窃诗词都做不到,确实有些丢脸了,奈何他肚子里实在是没什么墨水。

    张知节眼珠子一转,笑道:“作诗多没意思,本督突然想高歌一曲!”

    此言一出,紫衣和一叶顿时小嘴微张,这可比张知节突然赋诗一首要来的震撼!张知节可是小侯爷,是朝廷重臣,两平叛乱的大将军,位高权重,张知节竟然要唱曲?

    这可是真是太新鲜了!对于一叶和紫衣来说,这可比赋诗一首要有意思的多了!

    一叶当即激动拍手笑道:“好啊!好啊!”

    紫衣也抿着嘴笑嘻嘻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你可不能反悔!”

    张知节闻言立即拉开架势,右手四十五度伸向天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只见张知节深情唱道:“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呐。”

    张知节虽然生了一副好皮囊,但是生了一副五音不全的嗓子,只见张知节手舞足蹈,五音不全的歌声立即就唱了出来。

    这时白玉兰他们的船离的挺远的,只有一条船离得他们挺近的,而且那船上只有一个消瘦的中年人,反正张知节又不认识,张知节难得的抛下了包袱唱的倒是挺投入的。

    不过张知节是唱的投入了,但是这曲子本就不合这个时代,况且张知节又五音不全。所以张知节唱的十分的难听,在加上张知节手舞足蹈的样子,显得十分的滑稽。

    只一句,一叶和紫衣就差点笑喷了,但是她们还是生生的忍住了,若是打断了的话,那就听不到了,也再也见不到这么好玩的张知节了!真是太可爱了,她们两个使劲的憋着就是不让自己笑出来,憋的小脸通红艳若桃李。

    但是张知节自己倒是自我感觉良好,自己这跨越时空的歌曲一定惊艳了她们,惊艳了时光。

    所以张知节沉浸在了自己的歌声中,继续唱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听张知节继续唱下去,一叶和紫衣已经笑不出来了,两双眼睛都红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白首同心在眼前,这几句环绕在她们的耳边,让她们听的痴了。

    这简直就是唱出了她们自己的心声,看着张知节手舞足蹈的唱着,唱的还十分的难听,但是听在她们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滋味,这代表了张知节的心意吧!

    这比世上最好听的情话还要动听,一叶和紫衣一下子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两人眼睛都湿了,张知节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像一个拙劣的戏子一般在她们面前为她们唱曲,她们怎么能不痴心,不感动?

    张知节唱完之后看着眼睛有些发红的一叶和紫衣,不由有些得意,这一首穿越时空的歌曲果然威力无穷,将两个一叶和紫衣感动的一塌糊涂。

    张知节得意洋洋的笑道:“怎么样?本督唱的好不好?”

    虽然被张知节感动的稀里哗啦,十分的喜爱歌词里的意境,但是要说张知节唱的怎么样,那真是一塌糊涂,一叶和紫衣忍不住红着眼睛抿嘴轻笑。

    就在三人沉浸在甜情蜜意之中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旁边的轻舟距离他们已经愈发的近了。只见舟上消瘦汉子眼神微眯看了一眼船上正在沉浸的浓情中的三人,眉头微挑,身手一勾身上的蓑衣落在了船上,露出了腰间的短刀。

    短刀出鞘刀光寒,消瘦汉子脚尖一点,人已经闪电一般掠向了张知节。可怜此时的张知节仍然一无所觉,一叶和紫衣也因为被张知节感动的一塌糊涂而忽视了四周。

    反而一直跟在远处的白玉兰他们已经发现了不对,只是已经有些鞭长莫及,此时的白玉兰他们心里不由懊悔不已。

    就在这危机的时刻,一直沉浸在浓情蜜意中的紫衣眼角突然被短刀上的反光闪烁了一下,原本一脸甜甜笑意的紫衣瞬间变色,从一个娇媚的小姑娘一下子变成了凶猛的雌豹。

    只见紫衣重重的一顿,人已经在空中向张知节扑了过来,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这一举动可把张知节吓了一跳。

    张知节倒是不会认为紫衣是想要害自己,如果紫衣想要害自己的话,那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张知节一瞬间就明白了,是有刺客。

    张知节豁然转头,瞳中立即出现了一点雪亮的刀光,刀意沁人,张知节直接木了!虽然他一直勤于练拳,但是碰上了这种高手全力一击,竟然是丝毫主意都没有。

    刀光逐渐在瞳孔中放大,这时张知节突然感到身子一轻,人已经向船的那一头飞去,紫衣的秀发从他的鼻尖划过,留下一抹熟悉的幽香。

    “一叶,护好知节!”紫衣刚刚喊完,短刀已经带着森寒的刀意砍了过来,两刃相交,紫衣身子一震退了两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