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56章 兄弟反目

    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他们这些海盗在海上讨生活,要弄到女人还真不容易,虽然岛上也养着女人,但是也不过是歪瓜裂枣罢了。

    突然有一天大当家的带回来了个女人,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他们一个个看着都馋的流口水,但是馋归馋,那是大当家的的女人。

    大当家的对这女人可是宝贝的很,如今更是有身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压寨夫人。没想到二当家的竟然还色胆包天,对压寨夫人动手动脚,这些人心里不无鄙夷之意,这可不是那些养着的女人,这是压寨夫人。

    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了那贱人竟然还有脸说出来,看来是觉得有了身子心里硬气了!孙二狗明白自己是狡辩不过的,而且当初他也没觉得这是什么事儿,他也不知道大当家的还真把那女人当自己婆娘了。

    孙二狗沉声解释道:“大当家的,不就是个女人吗?先前咱们掳掠了女人回来,大当家的不都是会赏赐给弟兄们吗?”

    “我也没想到大当家的就把她当成压寨夫人了!这事儿是兄弟不对,我跟大当家的赔不是。”

    “但是,大当家的,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也不过是摸了两把而已,又没干别的,而且只那一次!如是因此就做不成兄弟了!那好,我走!我走,可以吗?”

    孙二狗如此痛快的就承认了,但是他那说话的语气让刘良三愈发的愤怒。刘良三气急而笑道:“没干别的?你还想干什么?!就那一次?你还想几次?!”

    孙二狗脸色阴沉道:“大当家的,这些年我跟着你出生入死,忠心耿耿,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既然大当家的已经容不下我了,我带我的人离开,这总可以吧?”

    刘良三听了冷笑道:“我这个大当家的这些年也没亏待你,一直拿你当兄弟看,你却作出了这等猪狗不如的事,你还想走?”

    孙二狗听了心里一寒,抬眼看去才发现老三已经带着人围了过来,他们个个手上都提着长刀,而孙二狗和他的亲信却只随身带着短刀。

    身死攸关的时刻,孙二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沉痛道:“大当家的,我知道错了!念在这些年的情分上,求大当家的放我一条生路吧!大当家的让我滚我就滚,大当家的说投效朝廷,我也绝无二话!”

    说完转身看着老三沉声道:“三弟,这些年咱们跟亲兄弟一样,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二哥惨死在这里吗?大当家的正在气头上,三弟,你劝劝大哥啊!三弟,我求你了!”

    到底是一起生活多年的兄弟,虽然老三更信任刘良三,但是见到孙二狗都跪下了,老三心里不免一软,抬眼看向了刘良三。

    刘良三能成为海盗的大当家的,又岂是心慈手软、优柔寡断之人?刘良三噌的一声拔出了手中的长刀,怒喝道:“猪狗不如的畜生,去死吧!”

    刘良三拔出长刀一刀劈了下去,孙二狗虽然跪在地上,但是其实早有准备,短刀出鞘噌的一声架住了刘良三的长刀,趁势向后一滚,站了起来怒骂道:“好你个刘良三,为了个表子竟然砍起自己兄弟来了!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劳资今天跟你拼了!”

    毕竟刘良三才是大当家的,支持他的人最多,现在刘良三又早有准备,亲信人多势众又个个带着长刀,占据了绝对上风。孙二狗也知道刘良三是铁了心要杀自己,自己也休想逃出去了!

    既然如此也只能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了。其实又岂止是孙二狗要拼了,刘良三心火更盛。

    原本刘良三就对孙二狗存了杀意,因为他对翠娘动手动脚,恨不得剁碎了孙二狗!现在又听到孙二狗骂翠娘表子,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刘良三心里不怒火更盛才怪呢!

    当下两人就凶悍的对砍了起来,两人都是本事出众的当家的,倒是对砍的虎虎生风。

    刘良三其余的亲信本就人多势众,又有长刀之利,很快就三下五除二将孙二狗带来的这些亲信个砍了个干净。

    老三接连砍了三个,一声血污看起来十分的狰狞,但是这却正激起了他的血性,见刘良三和孙二狗相持不下,提着长刀大喊道:“大哥,我来助你!”

    刘良三狠狠的劈了一刀叫道:“好兄弟,且给我压阵,我今天要亲自砍死这个畜生!”刘良三本就在生死之间练就了一副好身手,此时又凭借着长刀之利,已经占据了上风。

    虽然孙二狗有破釜沉舟之气,但是还是被压制住了,身上多出了两道血痕,更加处于劣势。

    没想到自己纵横海上,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竟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孙二狗一脸的惨然绝望之色。一道血花飞溅,好大一颗头颅飞了出去,带着满脸的不甘之色。

    孙二狗的铁杆亲信都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这时别处的普通海盗也都发现了不对,他们也都听到了打杀声、惨嚎声,纷纷提着刀向这边跑来。

    很快所有的海盗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看着倒在血泊里的人不由面面相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二当家还有这些兄弟们被杀了?

    刘良三抬眼给自己的亲信们使了个眼色,那些亲信们提着刀戒备了起来。孙二狗来这里带着的是他的绝对亲信,但是还有一些人是平日间跟着他的。

    虽然几百人聚集在这里,但是却鸦雀无声,只有海风、海浪的声音远远传来。

    刘良三沉声道:“弟兄们,刚刚发生了非常沉痛的事。原本我为兄弟们着想,为弟兄们寻到了好的前程,没想到孙二狗出言不逊,违逆大家的决定。不但如此,这个畜生还曾调戏翠娘,对翠娘动手动脚,如此猪狗不如的东西,配作咱们的弟兄吗?”

    老三和刘良三的铁杆亲信们一同经历了事情的始末,立即高喊道:“不配!不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