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78章 近家情怯

    说句实话,两人还真觉得有点惊悚,以翠墨的性子绝对不会连床铺都没收拾就离开了。不过这可是侯府,而且是堂堂锦衣卫提督的府邸,就算有什么采花贼也不敢光顾侯府啊。

    但是翠墨就这样突然消失不见了,而且房间就这样凌乱着,这完全不合常理啊!除非是翠墨遇到了什么急事,可是大清早的能有什么急事啊!

    两人脸色微白的出了翠墨的房间,问了一圈小丫鬟,都没有见到翠墨。娟儿脸色更白了,沉声道:“咱们还是跟二奶奶说一声吧!”

    两人进了正屋,徐佳颍也是刚刚起来半躺着,小家伙儿刚刚醒了正在迷糊着。

    两人走到床前将帐子顺到两边,依雪这才小声道:“奶奶,翠墨不见了。”

    徐佳颍有些诧异道:“不见了?什么叫不见了?”

    娟儿解释道:“奶奶,我和依雪起的也算是早的了,但是一直都没有见到翠墨,问了小丫鬟也都说没有看到。”

    “我和依雪就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不在房间里,床铺也没有收拾。我摸了下被窝,冰凉冰凉的,估摸着已经起来很久了。”

    “我和依雪就已经起的够早的了,翠墨也不能起的太早啊,而且依翠墨的性子,也不能起来连床铺都不收拾啊!”

    徐佳颍听了眉头微蹙,这还真是颇多疑点,但是府里头一向太平的紧,总不可能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丢了吧!况且,昨夜也安静的很呢。

    徐佳颍蹙眉道:“这几天你们有没有听她说起什么事儿来?”娟儿和依雪俱都摇头,娟儿低声道:“没听她说什么啊,都很正常啊!”

    徐佳颍小声道:“一个大活人还能丢了不成?你们出去打听打听看看,这死丫头大清早的去哪里了!”

    出来正屋,娟儿蹙着眉头在沉思,依雪已经径直出了小院。娟儿正回想着,突然外面传来依雪的惊叫声。娟儿被唬了一跳,着急忙慌的就出了小院,就见到依雪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前面。

    娟儿转头看去,不由也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二,二爷?我莫不是眼花了吧?”

    正是一大早行来的张知节和依雪,张知节走到发愣的依雪和娟儿身前,伸出手来在两人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道:“你们俩发什么愣呢?”

    两人闷哼一声,惊喜道:“二爷,您您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知节笑道:“昨夜回来的!回来的很晚了就没有声张,去书房凑合了一晚。”

    娟儿和依雪看着一脸笑意的翠墨,气道:“翠墨,亏我们担心了你一早晨!”翠墨闻言不禁有些心虚的吐了吐香舌。

    看着面前熟悉的院子,一种家的感觉油然而生,也不知道小家伙长到什么样了。还真有种近家情怯的感觉,将这种思绪甩开,张知节径直进来小院向正屋走去。

    徐佳颍也听到了外面依雪的尖叫声,心里正疑惑着呢,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扬声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刚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内室,徐佳颍立即吃惊的小嘴微张,有些呆了。虽然天天盼着,夜夜梦着,但是当张知节突然这样出现在了眼前,徐佳颍还真有种仿佛在梦中的感觉。

    张知节笑道:“我回来了。”

    徐佳颍情不自禁的起身惊喜道:“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不是,怎么没提前给家里传个信?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夜回来的,回府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了,就谁也没惊动,去书房凑合了一晚。”张知节笑呵呵道。

    徐佳颍听了不由嗔道:“真是的,有什么不惊动不惊动的。我们半夜起来伺候你还能怎么着?你自己去书房,也没个端茶倒水伺候的,我们知道了能放心啊?”

    这时依雪她们也跟着进来了,徐佳颍见到大早晨就失踪了的翠墨,恍然道:“翠墨你是去伺候二爷去了?怪不得大早晨就不见你了,唬人一跳。”

    依雪纳闷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翠墨笑道:“昨夜二爷回府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了,二爷叫开了二门,不让声张,打算自己去书房伺候一晚。”

    “二爷让汤婆子她们准备热水,汤婆子想到二爷不让声张,但是又担心二爷没人照顾,想到我今天没有值夜就来寻我了。”

    “我一听也急了,起来也顾不上收拾,就着急忙慌的去了书房,就那样二爷都已经累的在椅子上睡着了。”

    徐佳颍听了嗔道:“以后不许这样啊!回家哪能不让人伺候啊,那要我们干什么?我们不担心啊?怕吵着孩子,你也叫依雪她们伺候着。”

    张知节只能无奈点头,这时一声嘹亮的哭声响了起来。原来这小家伙儿平日间都是别人围着他转,现在突然见到都没人理他了,连娘亲都不理了,顿时开始放大招了。

    这一声嘹亮的哭声,把众人吓了一跳。刚刚这一会儿大家还真把这小家伙儿给忘记了。徐佳颍赶紧将这小家伙儿抱了起来,笑着哄道:“娘亲在这里呢,哎呦小天赐真是好大的脾气呢!”

    小家伙儿被徐佳颍抱着哄了哄,止住了哭声,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陌生人,徐佳颍笑道:“看看是谁来了,是爹爹来了,爹爹!”

    只是可惜小家伙儿现在还不会说话,只是叫了两声,也不知道叫的什么。不过张知节还是觉得心都化了,当初他离京的时候小家伙儿还那么小小,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

    当初看上去就像是个瓷娃娃,吓得张知节抱都不敢抱,现在倒是看上去硬朗了很多。张知节伸手笑道:“小家伙儿,还记不记得爹爹啊?”

    小家伙儿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的茫然,徐佳颍笑道:“来,让爹爹抱抱好不好!”

    张知节小心翼翼的接过来,好在小家伙倒是很给面子,没哭也没闹,十分安然的趴在张知节的肩头。

    张知节抱着他在屋里走了两步,笑道:“行,你先梳洗吧,我带着他去上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