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80章 鼓动

    无怪乎他们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因为他们亲身经历了京里的乱象,觉得提督大人回京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那些人。

    锦衣卫跟京城里的官员百姓一样,都觉得张知节回京肯定会掀起无数波澜,不过,张知节还真没这么想过。

    如果他知道了这些人的心思,一定会十分诧异。张知节扪心自问,他吃过亏吗?没有啊!那些人上蹿下跳,结果最后还是灰头土脸。现在听到他回京的消息更是吓的两股战战。

    所以张知节出了侯府见到这副大阵仗,还十分惊讶,不过想到自己离京这么久,锦衣卫的这帮子手下都来了,也是在情理之中。

    “恭迎提督大人回京!”宋存见到张知节出来了,领着锦衣卫轰然跪地齐声道。

    张知节笑道:“倒是有些日子不见了,都起来吧!”说罢笑着径直上了马车。

    宋存上前小声道:“大人,去哪儿?”

    张知节笑道:“先去豹房吧!”

    浩浩荡荡上百锦衣卫簇拥着马车向豹房行去,这一路上着实惊爆了一地眼球,很久都没有见到锦衣卫这么大的阵仗了。

    很多人还不曾知道锦衣卫的提督大人回京了,但是见到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也猜了出来。在权贵遍地的京里能摆出这么大阵仗的,好像也就锦衣卫那位提督大人了。

    这副阵仗落在有心人的眼里,更是证实了张知节确实回京了。消息飞快的流传,张知节正在带领大队的锦衣卫赶往豹房,杀气腾腾。

    这些锦衣卫确实看起来杀气腾腾,但是张知节心里并没有杀气腾腾。他如此低调的回京,也没想到自己已经万众瞩目了。

    豹房今天倒是热闹了许多,张永和马永成、谷大用等人也是一大早就来了。他们听到张知节突然回京了,也十分震惊,所以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张知节来到豹房的时候,就已经听守卫的锦衣卫汇报过了。此时他们几个人正在围着正德皇帝拍马屁呢,如今正德皇帝本就心情大好,被他们几个这么马屁一拍更是乐的不行。

    马永成正在鼓动正德皇帝呢,只听他慷慨陈词道:“皇上,小侯爷突然这么马不停蹄的急着回京了,这固然是好事,但是奴婢想着小侯爷肯定也听说了京里的乱象,心里有些着急有些委屈。”

    “那些文官为了袒护夏家,不分青红皂白只知道冤枉攻讦小侯爷,所以小侯爷才急着回京了,肯定是心里觉得委屈生气!”

    正德皇帝听了果然面色一沉,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当初京里的乱象确实十分让人烦心。张知节远在千里之外,他坐镇京城却发生了这样的事,特别是明明是张知节在理,那些文官还危言耸听,胡搅蛮缠。

    见到正德皇帝变了脸色,马永成再接再厉道:“皇上,小侯爷虽然回京了,但是肯定不好意思和皇上提。皇上,这些官员自己也有违法之事,却还在污蔑小侯爷,也该杀杀他们的威风。”

    正德皇帝听了点了点头沉吟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不要闹得太大,毕竟朕答应杨阁老不再追究了!”

    马永成听了一脸的欣喜之色,连忙赔笑道:“皇上放心,奴婢有分寸!”

    当初张知节被文官们弹劾的时候,张永、马永成他们也曾经为张知节说过话,但是立马就被文官喷的不要不要的。

    当时实在是太波涛汹涌了,即便是张永、马永成他也怂了,搞得灰头土脸,因为张知节不在京里,他们还真是有些没底气。

    如今的司礼监和东厂确实是怂的一比,因为他们上面还有张知节压着,使得的他们始终膨胀不起来。张知节又不是一个弄权的人,所以长此以往使得司礼监和东厂都十分的安静。

    特别是东厂,现在锦衣卫强势崛起,有张知节这位提督大人坐镇,东厂和锦衣卫的地位完全颠倒了。

    如今张知节回京了,张永这位司礼监内相还没什么想法,马永成就有了想法。是时候让东厂活动一下了,要不然京里百官都不知道还有东厂这个衙门了。

    而且现在正好有了这个机会,能获得正德皇帝的首肯,也是讨好张知节的举动,而且能报自己灰头土脸的仇。

    而且还十分的安全,有正德皇帝首肯,有张知节回京保驾护航,怎么看这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于是这事儿就在张知节不知情的情形下敲定了,等到张知节赶过来的时候,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

    待张知节见过礼之后,张永他们纷纷对张知节嘘寒问暖,热闹了一番之后,他们就散去了,因为他们知道正德皇帝和张知节肯定有话要说。

    “这次南下你辛苦了,京里还这般乱象,让你受委屈了!”正德皇帝叹道。

    “江南气候宜人倒是没觉得辛苦,至于京里,臣远在江南还真没什么感觉!就是从锦衣卫的消息里看了看,倒是皇上那些日子被烦的不轻吧?”张知节笑道。

    正德皇帝笑道:“那些奏折朕连看都没看,也没觉得有什么烦的!反正朕在豹房里,他们爱蹦跶蹦跶去,要不是内阁的大学士拦着,朕非得收拾收拾他们不可。”

    张知节笑道:“这样说来,那些文官们也不容易,整日间上蹿下跳跟个大马猴似的,费劲心神的写奏折愁的头发都白了,结果皇上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吐血,现在指不定都在家里益气补血呢!”

    正德皇帝听了禁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这样一想,这些文官倒是也确实挺悲催的。

    笑完之后正德皇帝这才问道:“你在福建靖海,出海剿匪到底是怎么个样子?朕还从没有经历过海战呢!快给朕讲一讲。”

    张知节笑着将海战的前前后后讲了起来,这两次海战其实打的都十分简单,也十分顺利。但是张知节讲的绘声绘色,引人入胜,正德皇帝听的激动不已,海战全然与陆战不同,貌似也很有趣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