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98章 审问

    既然抓到了陈长青,那张知节自然就带着锦衣卫告辞了。出了庆阳伯府,张知节有些皱眉道:“没想到竟然真的牵连到了庆阳伯府,只是,看庆阳伯不像是知情的样子,这倒是有些奇怪。”

    高勇听了点头道:“大人,庆阳伯确实看起来不像是知情的样子。可是如果不是庆阳伯谋划,那伯府谁还敢谋划这等大案?这确实让人感到奇怪。”

    确实很奇怪,如果没有庆阳伯掌舵,宫里的那位皇后娘娘可没有那个能力成事!至于庆阳伯府其余的人,皇后的长兄夏臣因为惹到自己而双腿尽断,倒是怨恨自己!

    但是夏臣有那个脑子吗?夏臣若是有那个脑子的话,就不至于到了双腿尽断的地步了!

    张知节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失笑,回去审一审就明白了,还用的着在这里苦苦思索吗?

    带着陈长青刚刚回到锦衣卫,张永就来了,原来是正德皇帝关心案子的进展,所以命令张永前来问一问。

    张知节笑道:“张公公,豹房和宫里查的怎么样了?”

    张永摇头道:“并没有什么进展,无论是皇后娘娘还是另外两位娘娘,都没有查出有牵涉此案的蛛丝马迹!”

    “虽然她们在宫里有能力获得刘娘娘想吃侯府桂花糕的事,但是要她们指挥豹房的人调包,暂时还没能查到她们有这个门路!”

    “小侯爷,外面查的怎么样了?皇上心里十分的焦急!”张永期待的问道。

    张知节笑道:“外面散播纸条的人已经抓到了,是太仆寺主薄王原。仿制侯府桂花糕模子的人也抓到了,是庆阳伯府的下人,名叫陈长青!”

    张永听了振奋道:“太好了,果然是庆阳伯府!没想到竟然真的是皇后娘娘!”包括正德皇帝在内,张永他们都把目光瞄向了皇后娘娘,他们都认为皇后娘娘十分可疑!

    所以张永对于查到了庆阳伯府身上一点都不觉得诧异。张知节却摇头道:“还没审呢,还得审完再说!张公公,也一起来审审看吧!”

    张永犹豫了一下,毕竟正德皇帝催促的厉害,但是张永还是答应了,他也很想知道审问的结果。

    将陈长青打入了大牢,张知节笑道:“张公公,你觉得先审哪个人好?”

    张永迫不及待道:“还是先审庆阳伯府的下人陈长青吧!”

    张知节笑道:“好,那就审陈长青!”

    此时的陈长青被押入了牢房,但是进了牢房还没来得及打量清楚就被提走了,直接被押到了刑房。

    原本陈长青就已经快要被吓破胆了,现在进了刑房看到这些吓人的刑具,哪里还经受的住,竟是直接就吓尿了。

    等到张知节和张永带着锦衣卫进了刑房,陈长青已经濒临崩溃了!他哭叫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我根本就没干过什么坏事!你们一定抓错人了,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这还没开始审问呢,陈长青竟然就已经开始求饶起来了。高勇怒斥道:“住嘴!听大人问话!”

    陈长青听了立即紧紧的闭上了嘴巴,脸上满是眼泪鼻涕,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可怜。

    张知节沉声问道:“你曾经找人制作了这样一副点心模子,是不是?”张知节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来了一副模子给他看。

    陈长青见到这副模子,点头道:“大人,小的是找人制作了这样一副模子,就在几天前。但是大人,这,这,不犯法吧?”

    竟然这么痛快的就承认了,甚至都出乎了张知节的意料!虽然这人看起来是个软蛋,但是涉及这种大罪,竟然这么痛快的就招了!除非,这人根本就不知情,只是以为这只是制作一副普通的模子。

    张永在一边见了心里十分振奋,竟然这么顺利,连用刑都不用就招供了,这下肯定是夏家没跑了。

    张知节沉声道:“是谁吩咐你去制作这副模子的?”

    陈长青小心回道:“是,府上大爷吩咐的!小的也是按照大爷的吩咐做事,若是这模子有什么事,那也是和大爷有关,和小的没什么关系的!”

    虽然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制作一副模子竟然还会犯事!但是这确实是府上大爷吩咐的,推到大爷身上准没错,毕竟大爷可是皇后娘娘的胞兄。可不像他一样不过是个低贱的下人。

    竟然是夏臣!张知节沉声道:“你可知道这副模子是干什么的?”

    陈长青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模子是用来制作桂花糕的!”

    张知节和张永等人听了都神情一凛,张知节沉声问道:“桂花糕?什么样的桂花糕?”

    陈长青小声道:“就是桂花糕啊!”

    张知节皱着眉头道:“这桂花糕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特殊的地方?陈长青想了想道:“还真有个特殊的地方,大爷让在桂花糕里搀上红花,说是这样的的桂花糕吃了对他的腿好!不过,大爷不让将这事外传!”

    掺有红花的桂花糕就这样不经意间的出现了,这么简单就问出来了!张永的眼中满是兴奋的神色,皇上可还一直牵挂着案子的进展呢!

    夏臣有这个脑子吗?对此张知节心里还是有些怀疑的,张知节接着问道:“你说是夏臣吩咐你的,那你可知道,这副模子是不是与你们老爷有什么关系?”

    陈长青听了有些愕然道:“我们老爷?我们老爷怎么会关心一副桂花糕的模子?”

    张知节皱眉道:“你可知道这掺了红花的桂花糕是用来干什么的?”

    陈长青小声道:“是吃的啊!大爷说这样吃对他的腿好!不过,做了一次就没再做过,想来是不管用!”

    张知节笑道:“你可亲眼见过夏臣吃过这种掺了红花的桂花糕?”

    陈长青摇头道:“这倒没有,大爷吃桂花糕也该是房里的丫鬟伺候大爷吃才是!”

    看来这陈长青也就知道这么多了,而且他应该是一个不知情的人,不觉得这桂花糕有什么犯法的地方,所以说的十分痛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