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34章 井然有序

    韩平说自己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也不是虚言,他当时确实有过一丝挣扎,但是他不是怕公主府,他怕的是提督大人会为了人情利益而选择妥协。

    不过提督大人最终没有让他失望,不但力挺了他,维护了公正,而且严惩了公主府的管事太监。

    韩平笑道:“下官只是没见过世面,被公主府的名声吓了一跳,不过想到身后有提督大人为下官撑腰,所以下官就没有退让!”

    张知节笑道:“你想的很对,本督一定会站在在你的身后为你撑腰!本督组建的船队在泉州出海,一分税银都没少缴!那船队的背后可是皇上,你说谁还有理由少缴税银?”

    “所以本督就明白的告诉你,只要是你为了公正得罪了任何权贵,本督都能挺的住你!”

    韩平听了拱手道:“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会公正的!”

    张知节满意的回去了,这事在宁波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市舶司的人连公主府的人都怼回去了,不但没少收银子,还收了两千两罚银,而且将公主府的管事太监打了二十大板!

    以后谁还敢在出海的时候弄虚作假?没人敢!很多人哪怕有那么一点小心思的也都烟消云散了。

    张知节对于此事引起的反响也十分满意,他也没将仁和公主府的事放在心上。大不了回京之后去公主府上解释一下陪个不是就是!其实不赔不是也无所谓。

    公主在宫里的时候地位还高一点,招了驸马之后顾忌的就多了。而且大明朝的公主驸马空有地位,也没什么权力。相比外臣而言唯一的威慑就是和宫里关系亲近。

    但是张知节可不怕这个,难道仁和公主还能跑到太后面前告自己的状?还能跑到皇上面前告自己的状?跑到刘皇后面前告自己的状?

    张知节将这事丢到了一边,见到宁波出海的船只都已经出海的差不多了,再往后也就是些走单帮的了,所以张知节就放心的启程回泉州。

    宁波突然发生了这种事,让张知节对泉州也有点不放心了,说不定泉州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所以张知节急着回去看看。

    水师的战船接近了泉州港,这时的泉州港已经没有往昔那么繁忙了,虽然还有陆续出海的船只,也没有往昔那么大的规模了。

    登上泉州的港口,此时虽然还是有很多看热闹的,但是已经不见了人山人海,毕竟新鲜劲儿过去了,人总是要干活吃饭的!

    远远见到水师的战船来了,董昌带着市舶司的人赶紧迎了上来,见提督大人下了战船拱手道:“恭迎提督大人,提督大人一路辛苦!”

    张知节摆手道:“免了,本督不在的这些天,市舶司有没有发现与报备不符的?”

    董昌恭声道:“大人,目前还尚未发现与报备不符的!沿海的豪族都慑于大人的威名,没有敢弄虚作假的。”

    张知节点头道:“这就好!泉州这边有没有京里的权贵组织船队出海的?”虽然现在海船难求,但是也并不是一无所有,那些权贵之家有运气好的也能弄到。

    董昌恭声回道:“大人,现在还没有出现有京里权贵的船。”听到这里,董昌的心里已经开始犯嘀咕了,其实也不难猜,估计宁波市舶司那边有京里的权贵想着弄虚作假少缴税银。

    虽然消息还没有从宁波那边传过来,但是要传过来也是早晚的事,张知节淡淡道:“本督在宁波市舶司正好遇见了仁和公主府的船只出海,船上所载的货物与报备不符!”

    “少报了两千两税银!本督让仁和公主府的管事太监补上了税银,加罚了两千两税银,并打了二十大板!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皆按此例办!”

    董昌听了倒吸一口凉气,他想过提督大人肯定会让公主府的人补上税银,但是没想到提督大人不但这样做,还罚了两千两银子,而且还打了人家二十大板。

    提督大人真是够猛的!董昌一副惊呆了的模样,张知节笑道:“本督也和宁波市舶司提举说了,不用怕,本督会在后面为你们撑腰!你明白吗?”

    “下官明白,定会谨遵提督大人的吩咐行事!”董昌现在心里更有谱了,若是有权贵的船经过泉州港出海,那自己就要按照宁波市舶司的做法来了。

    不过董昌是想多了,虽然随后又陆续有京中权贵的船出海,但是走的都是宁波港,因为宁波港距离京城比较近。

    不过宁波港随后出海的权贵的船只也再也没有出现弄虚作假的现象,也不知道他们是本来就打算守规矩,还是因为仁和公主府的事在宁波闹得沸沸扬扬。

    一切皆都井然有序,市舶司每日间就是忙着收银子,至于张知节并没有什么好忙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市舶司也渐渐的空闲了下来,毕竟该出海的都已经出海了,剩下的就算想出海也没有船出海。

    天气也渐渐的冷了下来,又是一年快要过去了,是时候该回京了。如今市舶司一切都运转正常,而且也没有船只要出海了。张知节派人整理账簿,封存银子准备入京。

    一辆辆沉重的马车从市舶司里驶了出来,驶向了港口停着的水师战船,路过的人纷纷停了下来看着吱呀吱呀沉重的马车,不用想也知道,马车上拉的全是白花花的银子。

    他们可不敢起什么心思,他们只是感慨,朝廷这次放开海禁,不只民间百姓会发财,就连朝廷也发财了,明明是这么好的事为什么朝廷要禁海一百多年呢?

    市舶司征收的税银被费力的搬上了战船,张知节也上了战船带着随从们启程前往宁波,将宁波市舶司收取的税银装上了船之后,船队离开了宁波扬帆北上。

    自从张知节离京南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当初张知节就是为了躲避麻烦才匆匆南下,如今麻烦已经过去了,张知节也回京了!不过张知节回京不只是自己回京,还带着大宗的银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