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44章 愧疚

    没能想到是这个原因,似乎又不出人意料。当初正德皇帝最开始萌生了易后的念头的时候,张知节曾经对正德皇帝说过,夏皇后没有过失,若易后当善待她!

    正德皇帝也答应了,张知节南下的时候,正德皇帝易后但是也特意下旨夏氏宫中用度同妃嫔。

    回京之后张知节也未曾关注过幽居深宫的夏氏,所以并不知道夏氏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张知节听了夏儒的话,疑惑道:“皇上虽然易后,但是并未苛待夏,夏皇后,为何……”

    夏儒苦笑道:“宫中最善逢高踩低,她幽居冷宫,谁还会在意她这个废后,虽说皇上曾下旨一应用度同妃嫔,但是……”

    “唉,她居冷宫中本就伶仃寂寥,哀怨自伤,若是再短了用度,真不知还能活过几年?人情冷暖啊,如今就算是要打点宫里,普通的宫女太监都能狮子大开口……”

    张知节一声叹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时从里屋传出来了抽泣之声,夏夫人从屋中走了出来,到了张知节面前一脸决然的跪了下来,泣道:“张提督,妾身知道您才智过人,又深受皇上信任,还请张提督可怜可怜我的女儿,她自从入了宫中,一天都没有快乐过,也没有过失,却要落到这等下场,张提督求求你了……”

    张知节吓了一跳,感激搀着她道:“夫人,这使不得,您先起来,您先起来。”

    夏儒看着自己的夫人跪在地上也只是一脸的痛色,夏夫人被搀起来后一脸的期冀之色,张知节沉吟道:“我想想办法吧!”

    夏儒神色极为复杂,当初伯府和侯府关系并不亲厚,没想到张知节竟然愿意插手相助,而那些原本和伯府亲厚的人,早都避之不及了。

    反而张知节和夏家有过恩怨,夏儒感激道:“多谢张提督,夏儒来世愿做牛做马报答张提督的大恩!”毕竟张知节若是愿意出手相助的话,胜过他的百倍努力。

    离了夏家之后,张知节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一直到了侯府都没有缓过来。张知节对夏皇后有种说不出的愧疚感。

    说句实话,夏皇后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她并没有得到正德皇帝的疼爱,在宫里过着孤单寂寥的日子,唯一能慰藉的就是自己高贵的身份。

    所以日常的夏皇后显得有些骄傲,因为那是她唯有拥有的。她在宫中并没有惊人的地方,但也没什么过失。如果没有张知节顺手救了刘姬的话,夏皇后依然会是高高在上的皇后,而不会被废偏居冷宫,最终郁郁而终。

    张知节对她有种愧疚感,所以劝慰过正德皇帝要善待她,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宫里的阴暗。

    以张知节如今的身份有很多帮她的办法,可以嘱托张永、马永成这些大太监,甚至可以嘱托刘姬,甚至拜托太后。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因为人都是善忘的。若是张知节管的多了,反而会生出谣言来。

    进了院门,翠墨笑道:“二爷回来了?”上前几步突然耸了耸小鼻子,疑惑道:“好臭啊?”

    张知节无奈的抬了抬脚,笑道:“还不快去给我拿双鞋子换上!”

    翠墨这才注意到张知节华美的靴子上满是污秽,吃惊道:“二爷,这是怎么了?您这是去哪里了?”

    “随便转了转!”张知节随意道。

    依雪嘟着嘴进去找靴子去了,没一会儿莺莺燕燕的都出来了,娟儿和依雪挺着大肚子,徐佳颖和一叶抱着孩子,紫衣和依雪上来蹲下给张知节换了靴子,将原来的靴子放在了一边。

    进了屋张知节就坐在窗边陷入了沉思,一直等孩子被哄着睡了,徐佳颖这才趴在张知节后面笑道:“今天二爷是去哪了?带回来一脸的愁思。”

    张知节笑了笑道:“去了三水胡同。”

    徐佳颖疑惑道:“二爷去那等污秽之地干什么?”

    张知节叹息道:“你可能也不知道吧?夏家搬到了三水胡同。”

    徐佳颖吃惊道:“不至于吧?!”虽然吃惊,但是张知节既然这样说了,总不会是假的!当初夏家也曾经鼎盛一时,没想到竟然落到了如此田地!

    问题是即便是夏皇后被废,夏家也不至于如此啊,皇帝又没有抄了夏家!面对徐佳颖的疑问,张知节叹息道:“无非就是墙倒众人推的腌臜事儿!夏皇后被废,偏居幽宫,十分凄惨,夏儒变卖家产打点宫里想让女儿能好过一些,所以……”

    徐佳颖也明白了,虽然正德皇帝曾经下旨厚待夏氏,但是对于一个废后来说,只是一道空泛的旨意,估计根本就没法改变夏氏的处境。

    徐佳颖握着张知节的手宽慰道:“爷,这毕竟是皇上的家事!”

    张知节叹道:“我是觉得心有愧疚,如果当初没有我收留了刘姬的话,皇上不会遇到刘姬,就不会有这些后来的事了!夏皇后也不会被废了。”

    徐佳颖宽慰道:“爷,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都是天意!”

    但是张知节知道,这些都是因为自己是穿越而来的,是自己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夏皇后的命运,使得她如此凄惨。

    所以张知节才答应了夏儒和夏夫人,只因为夏皇后真的是一个无辜的人,他只想让自己问心无愧!

    张知节也没有再说什么,宽慰的拍了拍徐佳颖的手。张知节耗费神思的想了很久,终究不是没有毫无所获,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释然的张知节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张知节起来之后就写了几个字让人给夏儒送了过去,而他自己则打算入宫去见正德皇帝。

    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得靠正德皇帝。不过好在当初正德皇帝易后的时候也曾经犹豫过,到底对夏氏还有一丝顾念,易后之后也曾经下旨善待夏氏。

    想必即便是正德皇帝现在也不知道夏氏的处境吧,也是,谁会在正德皇帝面前提起一个被废之人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