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80章 突变

    内室里传来了抽泣之声,张知节叹道道:“你们在海外生活也不容易,若是你们想要回大明的话,本督可以带你们回去。”

    “如今高凤已死,小女子大仇得报,小女子该拜谢提督大人的恩情!”里面传出来了银铃般的声音。

    张知节听到后怔了怔,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就像是以前听到过一样!

    这时跪坐在那里的女子怅然道:“我们小姐漂泊在海上的时候遭遇了危险,以致行动不便!”

    “小女子想要拜谢提督大人的恩情,方能慰父母临终之愿!敢请提督大人移步,小女子行动不便倒是怠慢了大人!”

    “小姐太客气了!”虽然这样说着,张知节还是拉开了门,因为他始终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

    门拉到一半就有一阵香风袭来,香风之中又带着森寒的气息,门开匕现!张知节只是一怔之下,匕首已经抵在了张知节的喉咙下面。

    “大人!大人!”室内不断响起来了惊呼声,这一幕是谁都想不到的,甚至连一只贴身保护张知节的白玉兰都没有想到会出现刺客!

    因为他们来到这里只是偶然,而且经过了这一番问话,他们也确定了这女子确实是来自大明,而且据她们所言的话,张知节应该是她们的恩人才是,所以白玉兰才没有警惕。

    若是在室内有人暴起劫持,白玉兰自忖都能应付的下来,但是万万没内想到的是,这个内室里的行动不方便的小姐,竟然在张知节开门的一瞬间用一把匕首抵在了张知节的颈间。

    这一刻白玉兰后悔的想要吐血,他不该如此大意的!他的目光深深的凝神着这个小姐,她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手上的匕首却十分沉稳,即便是白玉兰的身手也没有自信能救出提督大人。

    因为他再快也快不过那位姑娘抵在提督大人颈间的匕首!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束手无策!

    这时常云也反应了过来,他一把就抓住了身边的老头,将腰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那老头已经吓得快要晕过去了,他怎么也没想会发生这样的一幕!这位家老直接就被吓懵了,这下真的要死了!

    不过白玉兰也不是毫无作为,在常云抓住了那老头之后,白玉兰身影一闪已经扑向了跪坐在那里的女人。

    那女人翻手间已经出现一把匕首,身影暴起。但是白玉兰却不避不让,这一刻的白玉兰发挥出了自己十二分的实力,因为他这一击包含了愤怒、恐惧、后悔等种种情绪。

    如此一击普天之下能接下的人不多,但是这位女人却以娇弱之躯接了下来!这女人竟然硬生生接了下来,白玉兰心中剧震,这一击即便是高勇都接不下来,这个女人竟然接下来了,这女人绝不是等闲之辈。

    虽然接下来了白玉兰一击,但是这女人已经气血翻涌决计接不下来白玉兰的第二击!白玉兰的第二击依然十分暴虐,一记重手拿下了她!

    这一切发生的都如同电光火石,白玉兰重手拿住了跪坐的女人,这才看向手持匕首的姑娘,森寒道:“这位小姐,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你最好放下匕首!要不然整个立花山城将会鸡犬不留!”

    那姑娘看都没看白玉兰一眼,淡淡道:“立花山城?与我何干?”

    白玉兰闻言眉头微皱,沉声道:“那我手上的人呢,你也不在乎吗?”

    那姑娘默然,张知节听着这姑娘的声音有些耳熟,虽然这姑娘蒙着面纱,但是张知节见到眉眼也觉得十分眼熟,终于脑海中浮现出了一袭倩影。

    张知节忍不住叹道:“你好端端的出现在我眼前,真好!”

    那姑娘听了禁不住微微颤抖,张知节叹道:“你们都出去吧!”

    白玉兰和常云听了禁不住一怔,急声道:“大人!”张知节沉声道:“出去!”白玉兰和常云虽然心有不甘,十分担心,但是还是听命退出去了!

    出去之后,常云立即沉声道:“围起来!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过!”白玉兰没有管这些,因为凭他的身手,谁都休想从这里离开!

    和室里的人都退出去了,虽然匕首就在脖子上,但是张知节并没有像白玉兰他们那样担心,他甚至好整以暇的瞄了一眼脖子上的匕首,嗯,距离的自己的咽喉有大约一厘米的距离!

    不知道这个时候念上一句当年星爷的经典台词会不会有用!张知节之所以如此好整以暇是因为他已经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他不相信眼前的人会杀他!

    “你盼着我好端端的活着?”

    “当然,我不止一次的梦见过你,好端端出现在我面前,就如同现在一般,当然,没有这把匕首!”张知节叹道。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为什么要杀我呢?”张知节叹道。

    “因为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张知节看着她的眼睛,沉声道:“我这一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可谓是问心无愧,因为我从没有亏过自己的良心!”

    “咱们两个也算是自幼相识,往事种种你也都清楚了解!人都说人在江湖,人不由己,谁不是这样呢!我在这世上也是挣扎求活,我本无害人之心,怎奈人有杀我之意!”

    “你固然心生痛恨,因为你父母俱亡,可是这世上因为他们的野心,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有多少人命丧黄泉?”

    “这一切不过就是为了一己之私,我当年下南京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而且是自幼就与你,与你母亲相熟。结果呢,我差点喋血秦淮!”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你我自幼相知,最终至此又岂是我所愿?你父母死后,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他们好生安葬了,为了什么?为了你!”

    “若是你真的想要杀了我,为你父母报仇,那你便动手吧!”

    张知节一路说下来,她手中的匕首已经距离张知节的喉咙有十几厘米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