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44章 诳

    其木格得到了侍卫的通传,一路向大厅走来,路上她还遇到了很多草原上的部族头领,他们啧啧赞叹着大宁城的互市。

    大宁城的互市十分繁华,其木格和塔娜平日间最喜欢去互市闲逛,但是此时的其木格却无心关注这些。她心里十分挣扎,十分纠结。

    其木格进来大堂,张知节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狠厉和杀气都收敛了起来,此时的张知节更像是温尔文雅的贵人,而不是横扫草原的将军。

    “其木格,你这些日子做的不错,大宁卫也很安稳。本督很欣慰啊,你脸色看上去不大好,可是遇上了什么难事?”张知节笑问道。

    其木格的内心突然平静了下来,手里紧紧攥着的瓷瓶也松开了,将手放在胸前摊了开来,露出了手里的瓷瓶。

    张知节有些疑惑的看着其木格手里的瓷瓶,问道:“这是什么?”

    其木格坦然道:“毒药,无色无味的毒药!”

    张知节听了眼神一凝,笑道:“毒药?有人指使你对本督下毒?是谁?”

    其木格坦然道:“花当!”

    其实张知节已经有所猜测,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花当。如果说张知节的草原之行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没有弄死花当和达延汗了。

    没想到花当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张知节笑道:“花当?他在哪里?他是怎么指使你的?”

    其木格闻言神色微黯道:“花当说把儿孙被达延汗扣押了,要他回来刺杀大人,要不然达延汗就会杀了把儿孙。所以花当就找到了我,想让我毒杀大人。”

    张知节目光复杂的看着其木格,问道:“你为何要将毒药交出来?”

    其木格有些怅然道:“往事种种俱已随风而去,我和把儿孙的夫妻情分已尽,我也不欠他什么,我只想让塔娜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

    张知节听了沉声道:“你能放开最好,其实本督正要找你,想告诉你个消息!把儿孙,已经死了!在汗庭之战中战死了!”

    其木格听了张大了嘴巴,吃惊道:“什么?把儿孙已经死了?!那为什么花当说达延汗扣押了把儿孙?”

    张知节摇头道:“你听花当胡扯,把儿孙确实已经死了,这是脱火赤和安出确认了的,门都也死了。”

    其木格也不傻,她转眼就想明白了,花当这是在诳她毒杀张知节,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她们母女的生死。

    其木格咬牙道:“花当!”原本其木格就对花当心中有些怨恨,现在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张知节起身道:“告诉本督,花当在哪里?”

    其木格咬牙道:“在我家里!”

    张知节听了点头笑道:“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本督带兵追杀他都没有得手,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其木格突然想到了什么担忧道:“总督大人,塔娜还在家里。”

    张知节听了讶异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毕竟是花当的孙女。”

    其木格听了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担心,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塔娜毕竟是他的孙女。

    “老白,带上亲卫,去抓花当去!这次花当自投罗网,可别让他给跑了,不然可就丢人丢大发了!”张知节笑道。

    张知节带着上百亲卫,很快就来到了其木格的住处,密密麻麻的亲卫直接就将其木格的住处围得密不透风。

    张知节笑道:“让弟兄们上弩,若是花当想溜直接乱箭怼死!”如今的花当差不多已经成为了孤家寡人了,就算活捉他也没有什么用出。

    虽然花当对其木格说什么是达延汗让他来的,但是这话纯属胡扯,花当若是还跟着达延汗,早就被达延汗一刀砍死了!

    花当如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没有了部族,没有了兵马,就连一家老小都没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了,所以才孤注一掷出现在大宁城想要再次谋杀张知节。

    数百亲卫将其木格的住处围得密不透风,花当本就极为警惕,立即就觉察出了一丝不对!他自忖没有人能认出他来,但是外面却出现了什么动静。

    花当立即猜到了一个可能,阴声道:“这个臭婊子,不会是被张知节睡了就死心塌地了吧?!一个什么狗屁忠顺夫人而已,竟然就让这个臭婊子背叛了!”

    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是花当也只是猜测而已,他心中未尝没有期待这都是他的错觉。

    但是还是要小心一些,花当阴冷的看了一眼缩在一边的塔娜,上前一步一把将塔娜抓了过来。塔娜吓得一声尖叫,花当用力一抓恶狠狠道:“再叫我就杀了你!”

    说罢一把小刀抵在了塔娜的脖子上,塔娜吓得立即就不敢出声了。花当左手抱着塔娜在怀里,右手握着短刀慢慢的向外走去。他要出去看看动静,只是可惜这座庭院并没有小门、后门什么的,只有一个前门。

    花当刚刚走出大堂,前面已经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花当警惕的停下了脚步。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就涌进来了密密麻麻的锦衣卫。

    花当一眼就看到了一脸笑意的张知节,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花当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短刀,架在了塔娜的脖子上。

    塔娜吓得小脸雪白,带着哭腔道:“额吉!”

    花当听到塔娜的喊声这才注意到张知节身后的其木格,花当愤怒道:“其木格,你个臭婊子,竟敢去告密!”

    花当一边骂着一边后退,张知节笑道:“花当,好久不见了,本督可是找了你很久,难得你来到大宁,不要这么暴躁嘛!”

    其木格担忧的看着塔娜,她没有想到花当竟然将刀架在了塔娜的脖子上,这可是他的亲孙女。

    花当脸色阴沉道:“谁都不要上前,谁要上前我就杀了她!”

    张知节笑道:“花当,你虽然刺杀过本督,但是好歹也算是个草原上响当当的汉子,现下你抓着个小女孩算什么草原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