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48章 终于回来了

    大典过后,哈屯就被太后派人请到了后宫,太后和皇后将在后宫单独设宴。

    宫中的御膳和琼浆玉液让这些部族头领们大开眼界,张知节倒是有些头疼,正德皇帝派张永来打了招呼,张知节就不好溜走了。

    张知节离宫的时候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酒意,出了宫被微风一吹更是酒意上涌。上了马车之后,张知节竟是直接睡过去了。

    接下来张知节似睡似醒,模模糊糊知道身边人来人去,等完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张知节斜倚在榻上,这才恍然自己已经回家了。

    徐佳颖端着醒酒汤走过来笑道:“我的爷哎,您就不能少喝点!头疼吗?”

    款款而来的徐佳颖明艳动人,半年多没见张知节倒是觉得甚是想念,待徐佳颖走到跟前,张知节顺手就将手搭在了她的纤腰上笑道:“我不想多喝啊,草原上那帮子人一个个就跟酒缸似的,战场上打不过,这是打算在酒上召回场子!”

    虽然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徐佳颖还是脸色微红,打掉了张知节的手,嗔道:“一会儿孩子们就要来请安了!”

    果不其然,过来一会儿大的小的一股脑儿的都进来了,在天赐的带领下七扭八歪的给张知节请安,有的还在奶妈怀里抱着。

    不过显然这些孩子对他有些陌生,唯有天赐大了一些懂事。请安完之后跑到张知节塌前天真的问道:“爹爹,是去草原打仗了吗?”

    张知节笑道:“是啊,是去草原打鞑子了!”

    “我以后也要像爹爹一样,去草原打鞑子,做大将军!”天赐奶声奶气道。

    张知节听了哈哈笑道:“那你可没机会了,爹爹一次就把鞑子打完了,以后你想打也没的打了!”

    天赐闻言傻眼了,他显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在府上见人人都夸赞爹爹打仗如何如何厉害,所以才萌生了这个小小的梦想。

    徐佳颖闻言嗔道:“以后才不和爹爹一样出去打仗呢,每次出去都得冒险!”说完之后抬头看着张知节道:“爷也是,这次出征也太吓人了,若不是一叶和紫衣跟着……”

    即便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徐佳颖每每想起来都还是十分后怕。为此紫衣那么好的身手都挨了一刀,若不是紫衣拼命挡住了刺客让一叶带着张知节顺利逃了出去,那后果简直不可设想。

    徐佳颖对紫衣和一叶十分感激,也非常庆幸自己当初坚持让她俩入了府。别说徐佳颖,就是夫人也极为庆幸。紫衣和一叶回府,夫人和徐佳颖十分关心,延请御医关怀备至。

    虽然紫衣已经大好了,但是背上的伤疤依然有些狰狞,看的徐佳颖和夫人险些落泪。好在御医给了祛除疤痕的方子,以后倒也不至于留下太过明显的疤痕。

    张知节对此也一直耿耿于怀,闻言叹道:“是我大意了,当时因为紫衣和一叶都在身边,所以警惕性有所下降,就连老白他们的警惕心都降低了很多!”

    徐佳颖劝道:“爷,如今四海升平……”一众妻妾都是一副关心的模样,有些幽怨的眼神看的张知节有些发毛。

    听徐佳颖一开口,张知节就知道她要说什么,笑道:“是啊,如今四海升平,就是想打仗也没得打去啊!海上也平靖了,草原也归顺了,你们啊,就将心放到肚子里吧!”

    带着孩子去给夫人和老爷请安,少不得又得挨夫人的一顿唠叨。这次遇刺也着实凶险,连紫衣和一叶都受伤了,也无怪乎夫人生气。

    张知节只好涎着脸表示以后不会领兵,在家里好好的待着,总算是过关了。之所以这么容易过关,还是因为张永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等着张知节入宫。

    正德皇帝一大早就嚷嚷着让张知节快点进宫,还是皇后娘娘劝了几句,说张知节指不定还宿醉未醒呢,正德皇帝这才消停了一点。

    但是过了没多久就把张永派了出来,张永可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如今又干上跑腿的活计了。不过他也没什么怨言,还有与有荣焉的感觉。

    昨天虽然就见到了正德皇帝,但是并没有空闲说什么。不过张知节都是挺欣慰的,因为昨天的正德皇帝看起来十分庄重,让张知节有种看着正德皇帝长大了的感觉。

    入了乾清宫,张知节还没等站稳,已经有一个人影像个大马猴一般跳了出来,唬了张知节一跳。没错,这人就是正德皇帝,见到正德皇帝这副样子,什么长大了,都是错觉!错觉!

    正德皇帝可不管这些,上来就给张知节来了个熊抱,哈哈笑道:“知节,好样的!朕没想到你去宣府竟然能一鼓作气打下整个草原!”

    面对正德皇帝的热情,张知节还真觉得有些别扭,笑道:“这都是托皇上洪福!皇上,您这个样子,会被言官弹劾的!”

    正德皇帝听了也放开了张知节,笑道:“管他呢,朕是太惊喜了!原本你去总督宣大,朕就指望你打击一下草原的嚣张气焰,没想到你竟然把整个草原都打下来了!这可是洪武朝和永乐朝都没能完成的壮举!”

    张知节摸了摸鼻子,笑道:“皇上,臣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臣可不敢跟那些名将相比,臣不过是借了新式火器的光而已。没想到这新式火器这么好用,顺手就把草原打下来了!”

    旁边的张永听了咋舌,顺手就把草原打下来了,好一个顺手!正德皇帝听了笑道:“这新式火器不也是你鼓捣出来的吗?所以说功劳还是你的!”

    这么说倒也没错,若是没有开海通商使得国库丰足,朝廷也没有这个底气对草原动兵,这些说是张知节的攻来倒也没错。

    张知节笑道:“这都是皇上英明,大力支持之下才有了新式火器,说到底这都是皇上的功劳!”

    正德皇帝听了点头笑道:“你这么一说,朕倒是觉得倒还真有朕的一份功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