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56章 闺话

    这时依雪挑着帘子进来了,徐佳颍听到帘子的响动声干紧起身,脸色微红的转头整理发髻。

    依雪转到内室笑道:“二爷,水好了!”见到徐佳颍的样子,她也是过来人哪里不懂得,刚刚还被张知节在挺翘之处摸了一把呢。

    所以依雪说完之后就脸色微红吃吃笑了起来。徐佳颍脸色羞红道:“你这个死丫头,越来越没规矩了!”

    张知节起身朝着徐佳颍笑道:“水好了,你不伺候我洗啊?”给伺候张知节洗澡可不是个轻省的差事,徐佳颍也曾经伺候过,伺候伺候着就把自己也折进去了。

    后来徐佳颍就不敢去了,毕竟她是端庄的二奶奶,还真怕了这个。所以都是依雪、娟儿、翠墨她们轮流伺候。

    现在张知节这么一说,徐佳颍就是用头发丝想都明白会发生什么。不过,想到刚才张知节说只是一个天赐还不够继承家业,徐佳颍就心里一热,抿嘴找借口道:“二爷回来了,妾身可得好好检查一下,也不知道伤着没伤着,别老是想瞒着我!”

    依雪她们将水都兑好了,要换的衣裳也都放好了,这才都识趣的退了下去。轻轻的掩上门来,依雪吃吃笑道:“还不知道要洗到什么时候呢,我去吃口茶歇一歇脚先。”

    娟儿笑道:“二爷带回来的家什我还收拾妥呢,我去接着收拾去了,翠墨,这儿就偏劳你守着了。”

    翠墨傻眼道:“啊?你们都走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在这儿啊。”

    依雪吃吃笑道:“说不得一会儿奶奶还需要你进去帮忙伺候呢。”

    翠墨脸红啐道:“去你的!”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这一洗还真是洗了不短的时间,张知节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徐佳颍却是两腿发软。

    依雪和娟儿进去收拾的时候,依雪望着换衣裳的榻上一片水渍脸,红着吃吃笑了起来。

    娟儿见了也有些脸红,掩嘴笑道:“依雪你笑什么?二奶奶又不可能天天都伺候二爷洗,到你伺候的时候,说不定也是这光景!”

    依雪听了啐道:“那也得娟儿姐你先,你可是姐姐呢!到时候我抢着进来收拾,倒是好好瞧瞧。”

    娟儿听了掩嘴笑道:“呦,我记得有次是哪个小浪蹄子伺候二爷洗澡来着,最后腿都软了央求我进来收拾的,哎呦,到处都是水渍……”

    依雪听了脸就红透了的苹果一样,上来就挠娟儿的痒痒,气道:“好啊娟儿姐,你还记得!哼,就像是你没伺候二爷洗过一样,我们还没来侯府你就一直在伺候二爷洗呢!”

    两人闹腾了一会儿,收拾的差不多了,依雪鬼鬼祟祟道:“娟儿姐,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娟儿虽然直觉依雪的问题不是什么好问题,还是抿嘴道:“你问吧,答不答不一定啊!”

    依雪红着脸道:“娟儿姐,二奶奶还没有嫁进府的时候,二爷可是就守着你自己,那你不得天天腿软的走不动路啊!”

    噗,娟儿有些无语的看着依雪,依雪摇着娟儿的手臂小声道:“娟儿姐,说说嘛!”

    娟儿脸红道:“哪有,那时候二爷还小呢!”

    张知节坐着喝了会儿茶,徐佳颍歇息了会儿,这才带着孩子们去上房请安。如今张知节回来了,府里一下子变得热闹了起来,以前徐佳颍带着孩子并丫鬟婆子们去请安,略说几句就回来了。

    如今张知节刚回来,倒是热闹到很晚,直到孩子们睡着了。天赐就直接睡在上房了,那些小的们睡在奶妈怀里倒是都抱回来了。

    回到院子将孩子们都睡的妥当了徐佳颍才回到了内室,小别胜新婚之下,又少不了一番激情云雨。

    云雨初歇,徐佳颍满足的躺在张知节怀里,慵懒道:“爷,外面都传着草原上的哈屯入宫为妃,是真的吗?”

    张知节笑道:“自然是真的。”

    徐佳颍有些不解道:“怎么就入宫了呢?是不是那古实哈屯生的极为美貌?”

    张知节笑道:“极为美貌倒是不假,不过宫里美貌的宫女还少了?所以说不是因为美貌,而是因为这关乎草原的平靖。联姻是为了彻底解决边镇的战事,让草原各部族归顺朝廷。”

    “这是为了江山社稷长治久安,也是为了黎民百姓少受掠边之苦。所以说无论是古实哈屯生的美貌与否,皇上还是太后都会乐意她入宫为妃。”

    徐佳颍笑道:“原来是为了江山社稷,怪不得杨阁老堂堂首辅重臣,竟然还为了皇上纳妃操心。我听一叶和紫衣说,二爷不是起过这个念头吗?”

    张知节笑呵呵道:“对啊,就是我和皇上说的,皇上一听就允了,皇上想让我去说动太后,我才不傻呢,所以我就丢给了杨廷和!”

    徐佳颍听了不禁呆了呆,感情这背后竟然都是张知节在策划的。徐佳颍噗嗤笑道:“你也真够坏的,也不怕最后让皇后娘娘知道了找你算账。”

    张知节无所谓道:“你、紫衣和一叶自然不会对皇后说起,皇上和张用自然也不会说。杨廷和也不会瞎嚷嚷,纵有些流言也无妨!”

    徐佳颍笑道:“估计皇后娘娘心里也有些郁闷,我明日进宫看看皇后娘娘,顺便瞧瞧这位哈屯是怎么样的花容月貌。”

    张知节笑道:“其实啊,这对于皇后来说不见得是件坏事。关键在于皇后心里怎么想。”

    徐佳颍感兴趣道:“哦,怎么说?”

    张知节笑道:“因为古实哈屯的身份,所以她在宫中的地位会十分稳固,正因为她的身份她既上不得又下不得。说白了,她对后位也是最没有威胁的!”

    徐佳颍也顿时明白了,因为古实哈屯的身份,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后还是百官,都不可能让她登上后位。

    “所以说她是最好的盟友,地位稳固又没有威胁。反过来讲,她又是最可怕的对手,因为她的身份就是她最好的保护。”

    徐佳颍听了心里默默的思索,她知道张知节说这些是想让她明日入宫点拨一下皇后。

    (本章完)